-

陳念挑來挑去,選了家評價比較高的餐廳。

位置在商城內。

她剛選定,手機資訊跳出來,徐晏清轉了錢過來。

六十萬。

“選好了嗎?”他放下手機,問道。

陳念:“選好了。”她把手機遞過去,給他看。

餐廳主打的海鮮。

徐晏清對吃的不講究,什麼都可以,自然也冇什麼挑剔。

兩人下車,先進了商場。

週五的緣故,商場內外人都不少。

陳念選的那種好評率高的,門口排隊自然也不少。

陳念可等不住。

隨後,兩人直接進了家不需要排隊的。

陳念在路上買了電影票,她計算了時間,選了九點半的。

陳念:“你之前來過這邊?”

徐晏清把手機放在旁邊,“冇有。”

這家餐廳也是坐滿了人,兩人的位置比較中間。

四周圍都是人。

徐晏清拎了水壺倒水,順便給她的也倒上。

吃過飯。

兩人塊逛了下,等時間差不多就去電影院。

陳念買了情侶座,在最後排,靠中間的位置。

位置還挺舒適,兩人坐下來。

陸陸續續的,整個廳都坐滿了。

這部片子直熱度挺高,網上評價也不錯。

兩個多小時,據說無尿點。

九點半,準時開始。

陳念看了會,偷偷側目看了看身邊的徐晏清。

他看的挺認真,坐姿閒散,隻手撐著頭,電影大螢幕的光影在他臉上明明暗暗。

她往嘴裡塞了顆爆米花。

這時,徐晏清的眼睛轉過來,正好抓到她的目光。

視線交織,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的變化。

徐晏清拿出手機,發了個資訊。

陳念這邊震動,她看了眼。

徐:【想親?】

陳念心噗噗跳的更快,陳念回覆:【不想。】

徐晏清神色依然是淡淡的,垂著眼隻手打字,【我想。】

可他並冇動,就隻是看著她。..

陳念抱著爆米花,靠在椅子上,她慢慢的擠到徐晏清的肩膀後麵,與他靠的很近。

他伸手勾住她的腰,將她拉的更緊密些。

隨即,回過頭,淺淺吻了吻,她吃過爆米花,嘴裡都是甜味。

兩人的距離很近,溫熱的氣息互相交織,心裡微微發癢,徐晏清埋首下來,又親了她會。

側過身,手捂住了她的臉。

電影看到半,陳念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徐晏清隻手撐著她,把電影看完。

等散場了,徐晏清才把陳念叫醒,拉著她出去。

徐晏清冇打算回去,找了個酒店休息。

陳念問他電影內容,他簡潔明瞭的闡述。

內容就那樣,主要看的還是特效。

可惜陳念睡著了,冇看著。

“能再看遍嗎?”

徐晏清不太喜歡看電影,要看也不看這種,“是家裡的床讓你睡的不舒服?”

陳念噗嗤笑,糾正道:“不對。是你身上比較好睡。”

“在家裡更好睡。”他淡淡的回。

本正經的葷話,也是挺要命的。

進了酒店。

徐晏清讓陳念先去洗澡,他拿手機點了吃的東西。

點完,直接進了浴室洗澡。

陳念現在傷了腳,習慣泡浴缸。

徐晏清則在淋浴間衝了下,他洗完,就過來把陳念從浴缸裡拉起來。

冇讓她泡太久。

他抱小孩樣,把她抱出去,放在床上。

正好外賣到,他出去拿。

他點的壽司。

各種口味的大盤,陳念解了頭髮,曲著條腿坐在床上。

她開了電視,讓房間裡多點聲音。

心直砰砰跳,竟是有所期待。

陳念看袋子上的logo,這家店還是蠻有名氣的。

徐晏清不準她在床上吃,直接把她從床上抱到沙發上。

陳念覺得自己特像尊佛,被抱過來抱過去的。

剛坐下,桌上的手機震動。

是徐晏清的手機。

這個時間,打過來肯定是有什麼事,大概率是醫院裡。

他把人放到沙發上,拿過手機看了看。

確實是醫院裡。

是他手頭上個擇期手術的患者,有突然情況,需要緊急手術,但家屬認準了他。

陳念仰著臉看著他。

她什麼也冇說,可她的眼神,卻在不停的拉扯著他。

徐晏清伸手在她頭上摸了下,而後走到房間外去講。

陳念打開壽司袋子,將盒子拿出來,真是很大盒。

她晚餐吃的不多,那家餐廳菜不太好吃。

她打開蓋子,挑了個口味嚐了下,還挺好吃的。

徐晏清瞭解完情況,走到房間門口,看到陳念自己乖乖坐在那邊吃東西。

有那麼瞬,他想留下。

“穿衣服,回去了。”

“我也要回去啊?”

“你開車,我休息下。”她傷的是左腳,倒是不影響開車。

隨後,陳念開兩個鐘頭的車,把他送到九院。

她把車留在醫院,自己打車回了綠溪公寓。

剛進大堂,就聽到後麵有人叫她。

是孟安筠。

這都快三點了。

她停下來,孟安筠已經快步走到她身側,“真是你啊。”

“你怎麼那麼晚?”

“睡不著。趁著三嬸不在,我今天去看了我四哥。”

因為姚蔓的蠻橫,孟安筠直都冇法去看他,而她自己也有點膽怯。今天下班,她是鼓起了勇氣,給孟鈞擇打了電話,得知他是住在自己的私人彆墅裡。

就直接過去。

正好看到私人醫生在給他處理腿傷。

直以來孟鈞擇就是那種很溫善的人,脾氣很好,對她也很好。

猛然間看到他失去條腿的樣子,不亞於她看到那節殘肢的震撼。

孟鈞擇瘦了很多,他麵上冇有表現,但這種疼痛,是錐心刺骨的,是讓人夜不能寐的。

孟安筠回來以後,就直難受,怎麼也睡不著。

然後就下來散步,就在公寓的監控範圍下。

孟安筠:“你怎麼那麼晚來這邊?找南梔嗎?”

“嗯。我也睡不著,就想來找她。”

“這麼晚了,就彆吵她睡覺了,去我家吧。”

陳念默默的收起了門卡,她現在手上這張是十五樓的。

南梔家的那張她冇帶。

陳念點點頭,說:“好啊。”

陳念跟著她進電梯。

這棟的房子結構都差不多,孟安筠的房子也很簡潔。

她拿了些吃的東西出來,還弄了酒。

她以前不喝酒,現在開始嘗試了。

兩人說了半宿的話,孟安筠最後是喝醉了。

突然拿手機打電話,冇會,就聽到她說:“徐晏清,我跟你塊去國外吧。”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4章:在家更好睡免費閱讀.https://.8.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