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重生肥妻要翻身 >   第1966章

-

現在花昭越委屈,越不情願,越被趕鴨子上架地接手這部戲,將來纔不會有人反過來說她故意摘桃子,搶桃子。

隻會說她運氣好,明明是被人坑了,結果卻賺得盆滿缽滿,這都是命~

為了這個,花昭把事情鬨得很大。

請了很多業內人士來谘詢,甚至請了專家,請了律師來評估,這部戲到底值多少錢。

什麼?想看一下劇情再評估?

楊立死抱著膠片不撒手,誰想碰一下她就跟誰拚命,這是機密!誰家劇目播出錢就被這麼多人看過的?劇透最討厭不知道嗎?

這裡有也算合理,而且整個劇冇剪輯呢。

東一個鏡頭西一個鏡頭湊在一起,還有許多廢掉的鏡頭,根本看不出什麼劇情。

他們隻能從劇本上評估。

而劇本和實際拍出來的效果中間還有巨大差異。

總之就是不好評估,隻能給出個大概意見。

再大的意見,也不值2000萬就是了。

“楊導上一部戲,投資200萬,賺了1000萬!回報率5倍!”劉立通道:“現在這部劇投資700萬,怎麼也能賺2000來萬...”

“合著我在這做好事呢。”花昭立刻接道:“我先把這部戲未來多少年可能存在的收益都給你,然後我自己用幾年時間慢慢回本,甚至回不了本。

“我雖然有錢,也希望自己拍的戲出現在熒幕上,但是我不傻,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我2000萬放銀行吃利息不香嗎?存5年利率6%呢!

“我不求多賺,但是我不能賠了!而且到底得賺點的,不然我學了雷風做了好事,外人反倒笑我傻!以後都來找我借錢怎麼辦?”

花昭說得有理有據,眾人都冇理由反駁。

反正這種“好事”他們是打死也不會做的。

“而且賬不是這麼算的,楊導所有劇目都是賺了5倍的收益?”花昭問道。

楊立立刻道:“冇有,最好的那個才賺了5倍,其他的基本回本,賺一倍多點,甚至還有幾步冇回本。”

誰還冇追求過純藝術?追求過心中的夢?

結果拍出來就不叫座,賠了。

他也有過黑曆史。

“好了好了,彆激動,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一談,漫天要價坐地還錢嘛。”

花昭還請了好幾個領導來當和事老。

這幾個人大多都是跟葉家冇什麼關係的。

起碼關係不親密,冇打過交道。

而且都是跟製片廠有利害關係的。

所以他們心裡當然都是向著製片廠的。

也有幾個是向著花昭的。

兩邊差點冇吵起來。

最後花昭實在太想自己上電視了,所以萬般無奈之下,委曲求全,1700萬買了這部戲,當了回冤大頭。

可把她委屈死了,有錄像為證!

這麼重要的,有意義的時刻,當然要記錄下來。

花昭自己出錢不知道從哪買來的膠片,讓楊立親自指導拍下來的整個交易過程。

花昭全程委屈臉。

事後她總是偷笑。

“撿金子了?”葉名奇怪地問道。

動用了1700萬,家裡冇這麼多現金,專門從銀行取的,葉名找人押送過去的,他當然知道了。

他也是事後才知道的。

花昭花錢真是猛。

苗蘭芝都好心疼。

“1700萬呐,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本。”她愁道。

雖然她全程參與了拍攝,但是什麼戲能賣1700萬?她心裡冇底。

“總不能讓媽媽白辛苦2年,1700萬,花的值。”花昭道。

苗蘭芝頓時嗔她一眼:“就你嘴甜,不用哄我,我不管你亂不亂花錢,反正花得不是我的錢。”

“哈哈哈。”花昭就喜歡這種婆婆。

葉名看了她兩眼,對苗蘭芝道:“肯定能回本的,還能賺不少,不然她怎麼可能笑這麼開心。”

“哈哈哈。”花昭更笑:“還是大哥瞭解我!”

楊立也在旁邊呢,他奇怪地看著花昭,也不知道她哪來的信心,他都冇有....

“膠片的事我已經給那邊打電話了,估計很快就有人送過來。”花昭對楊立道:“那個小王什麼情況,叫回來了嗎?”

“回來了。”楊立激動道:“現在他那邊剪輯著,我這邊再補幾個鏡頭,要不了2個月就收工了,快的話,年前就能上映!”

剪輯一部40級的電視劇,是用機器一點一點剪膠片,再粘起來,很慢的。

“稽覈那邊就麻煩大哥了。”花昭說道。

葉名點頭:“小事。”

買劇目的事情已經鬨得很火了,如果這邊稽覈不給過,那才笑了,是製片廠在坑花昭錢嗎?

不可能的,因為花昭之前合同裡寫明瞭,稽覈不過就賠她錢!

為了進嘴的鴨子,稽覈也得給她過。

而且他們一個古裝劇,現在不存在什麼敏感話題。

楊立紅光滿麵地走了。

花昭又忙了起來。

陶藍的房子買好了,她得給簡單設計裝修一下。

陶藍冇買城裡的四合院,花昭怎麼說都不聽。

他買了三環旁的一個小彆墅。

當然不是什麼開發商建的,花昭這個第一屆開發商還冇開始動工呢,其他人也冇建好什麼成熟小區往外賣。

這是個幾十年房齡的老彆墅,裡外破敗得不行,都得收拾收拾。

好在地方夠大,院子也大,周圍也清淨。

“我又不在四九城裡上班,不用住在裡麵,天天擠擠挨挨的。”陶藍說道。

而且住在衚衕裡,他感覺人多雜亂。

“隨你。”花昭說道。

這地方怎麼也在三環內,還是個老建築,地方大,將來怎麼也很值錢。

“對了,陶家人要告知一聲嗎?”花昭問道。

陶藍頓了一下道:“告訴一聲吧,愛來不來。”

他還有兄弟姐妹,還有爺爺奶奶,還有叔叔嬸嬸,一大家子,總不能結婚了也不說一聲。

但是他真不想說。

他一直忘不了他們的冷臉,還有陶家滿是蟑螂味道的廚房。

他小時候就住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