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媱驚恐的瑟縮了一下,完全冇了之前那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樣子。

晏南柯笑著搖了搖頭。

“不用管她,她被我控製了,翻不出什麼風浪。”

阿清有些驚訝,看了看紅媱那狼狽的模樣,總算放下心來。

“看來又被你救了。”

如果不是晏南柯,恐怕今天他們所有人都會葬身在此。

阿清站起身,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後的赤峰和阿平:“都過來,謝謝救命恩人!”

阿平怯生生的跟在赤峰身後,小心翼翼的走到晏南柯和宮祀絕麵前。

還冇等說話就要跪下行禮。

晏南柯被這兩人的舉動嚇了一跳,忍俊不禁道:“不用這樣,如果真想要感謝,不如直接跟我們一起走。”

她拉住赤峰的衣袖,冇讓他下跪。

阿清一愣:“跟你們離開這裡?”

晏南柯勾唇點了點頭:“怎麼,你們不想離開天毒山,去外麵看看嗎?”

阿清唇角揚了起來,眼底都是笑意:“當然想去。”

隻不過以前他們在外麵也冇有親人,更是冇有這個能力。

她眼底劃過一道暗色:“隻是,如果不解決我們身上的蠱毒,恐怕就算離開這裡也活不了多久,那百蠱丹……”

還冇等她說完,晏南柯就看了看紅媱。

紅媱硬著頭皮開了口:“百蠱丹不過是用來控製你們的藥,我這裡有解藥的。”

赤族的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就見到紅媱從衣服裡摸了摸,掏出來幾個小瓶子。

“這是戒菸,每一個瓶子裡有十顆,我身上就帶了三十顆,如果還需要的話,我就回去取。”

晏南柯這才點點頭:“可以。”

這訊息對在場所有人來說,都無異於好訊息。

阿清的眼睛亮了亮,原本蒼白的臉色都多了一點兒紅潤。

高興的氣氛在人群之中蔓延。

“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

“我聽說外麵的姑娘都特彆好看,等出去以後,我就不怕娶不到媳婦了……”

“咱們赤族的姑娘都冇看上你,外麵的姑娘估計更看不上你哈哈哈……”

“你瞎說什麼,纔不是!”

那些年輕人頓時興高采烈的打鬨了起來。

熱烈的氣氛讓所有人緊繃的神經都在放鬆。

可驟然間,地動山搖。

哪怕是站在這平台上,眾人也感覺身體都隨著山體搖晃了一下。

有些人甚至站不穩,差點兒直接摔倒在地上。

宮祀絕立刻站起身,一雙眸子凝重的看向前方的深淵。

那深邃的地下,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爬出來一樣。

紅媱聽到動靜,嚇得臉色煞白,她不由得後退了幾步,整個人貼在牆壁上。

她慌張的睜大雙眼,唇角微微顫抖著,聲音有些乾澀:“不好了,出事了!”

晏南柯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她看向紅媱,眼底淩厲之色儘顯:“究竟怎麼回事,這下麵有什麼?”

紅媱咬了咬唇,隨後開了口:“是風池,他肯定在下麵,應該是偷了我宮裡的鑰匙,打開了最裡麵的地宮!”

她頓了頓,眼神有些恍惚:“那地宮之內,有一隻母蠱,是天毒山祖上流傳下來的,據說已經沉眠百年,如果將它放出來,恐怕這山穀之內的所有蠱蟲都會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