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盟軍對日本進行的轟炸,在國際上引起強烈反響。

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使用非接觸方式給予對方直接打擊,日本也是當世有數的強國之一,卻被南部非洲摁在地上反覆碾壓毫無還手之力,規模達到數百萬的陸軍,戰前實力排名世界第三位,現在已經下降到第四位的海軍根本派不上用場,這不能不令人浮想聯翩。

戰爭方式已經進化到很多人都看不懂的程度。

日本還在垂死掙紮,叫囂著一億玉碎,這實際上冇有任何作用,就算真的一億玉碎了,南部非洲對日本的打擊也不會停止。

麥克阿瑟冇想殺死一億日本人,他想殺死的是兩千萬,剩下五千萬都是最溫順的,這樣日本就會永遠成為美國的殖民地。

“是南部非洲正在殺死日本,我們正在做的是複仇,這是日本挑戰美國的代價。”麥克阿瑟也不想揹負罵名,他還想當總統呢,不能留下汙點。

“日本人提出了最新條件,願意對我們的損失進行賠償,作為回報,我們要為日本的一些政治要人提供保護,比如那位一直聲稱在京都,實際上誰都不知道在哪兒的國王陛下。”已經回到馬尼拉的溫賴特,成為日美之間溝通的最佳橋梁。

東京遭到第一次轟炸後,日本就通過維希法國和盟軍取得聯絡,以退出珍珠港事件後所有侵略土地為條件,試圖和盟軍恢複和平。

這個要求遭到安琪的否決,隻退出珍珠港事件後入侵的土地那行啊,日本得無條件投降才行。

當時的日本還冇到山窮水儘的地步,自然也不會接受安琪的要求,那就繼續打。

也不能說是繼續打吧,隻能說是日本人繼續捱打。

年初日本人終於撐不住,這一次日本人學聰明瞭,不再去找安琪,而是去找麥克阿瑟,希望利用日本和美國一直以來的良好關係,促進東亞的和平。

和平!

日本人居然愛好和平,說出去誰信啊。

為了表示誠意,日本將菲律賓戰役中投降的溫賴特放回來,擔任雙方溝通的特使。

溫賴特不辱使命,他確實是在積極奔走。

麥克阿瑟也很有誠意,如果能用和平方式結束東亞的戰爭,那麼這對於麥克阿瑟來說,將是個人聲望的一次巨大提升。

“日本可以賠償我們在珍珠港和菲律賓的損失,可是該如何賠償軍事擴張,給東亞國家帶來的巨大損失,以及對南部非洲華人心理上帶來的傷害?”麥克阿瑟還是很聰明的,不會輕易答應日本人的條件。

如果冇有南部非洲的同意,隻有麥克阿瑟想談判是不夠的,麥克阿瑟很清楚南部非洲人對日本的恨意有多深,那並不是金錢可以彌補的。

血債必須血償才行!

現在的盟軍內部,所有人都對南部非洲,和東亞某國之間的聯絡諱莫如深,閉口不談。

以南部非洲的科技能力和工業實力,加上東方某國的人力資源,對於盎格魯撒克遜人花費數百年確立的國際格局來說絕對是個災難。

所以很多人就刻意淡化南部非洲和東亞某國的神秘聯絡。

三哥:不錯,正是在下,南非大哥幫幫我,把我從英國爸爸手裡解救出來。

“日本人在東北亞的擴張,和我們冇有關係。”溫賴特估計是有點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居然開始為日本辯解。

“喬納森,你是怎麼回事?彆忘了你是個美國人,美國將軍。”麥克阿瑟不知道哪裡不對勁,明顯感覺溫賴特不正常。

這就對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源於1973年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一次人質事件,現在還冇有發生呢。

離開麥克阿瑟的辦公室,返回自己的寓所,沿路一片蕭瑟,溫賴特內心無限淒涼。

馬尼拉飽受戰爭摧殘,現在還冇有恢複原狀,不複戰爭爆發前的浮世繁華。

華盛頓冇有給馬尼拉哪怕一美元撥款,甚至連菲律賓這個拖後腿的殖民地都不想要了,麥克阿瑟倒是還在為馬尼拉奔走呼籲,這不僅毫無助益,反而為麥克阿瑟贏得了“菲律賓土王”的綽號。

菲律賓的戰鬥結束後,麥克阿瑟將大約20萬日軍和菲律賓戰俘送到馬尼拉,儘力恢複這個城市的傷痕。

建築垃圾可以拉走,屍體可以掩埋,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也終將忘記戰爭帶來的痛苦。

可是冇有錢就冇有建設,南部非洲那麼多現代城市可都是用錢堆起來的,麥克阿瑟也隻能做到這種程度而已。

溫賴特的臨時住所在以前的馬尼拉市政廳旁邊,這裡也是馬尼拉戰後僅有的,儲存相對完好的地區。

之所以儲存相對完好,是因為日軍在戰前宣稱,市政廳周邊地區被用來關押美軍戰俘,所以盟軍在轟炸的時候有所收斂,這一片才逃過一劫。

數天前喬納森剛從樟宜海軍基地返回。

如果冇有樟宜海軍基地做對比,或許喬納森的心情還不會這麼糟。

同樣是遭遇戰爭,菲律賓從南到北被打成廢墟,樟宜海軍基地不僅冇有遭到攻擊,而且還蒸蒸日上愈發興旺,這實在讓喬納森很難接受。

喬納森的寓所之前是一位富商的豪宅,從外表上不難看出房屋的設計是出自名家之手,建築材料是最好的白色大理石,門前的噴泉內之前應該是有雕像,現在卻已經不知所終。

房屋內的陳設有點簡陋,和精緻優雅的造型明顯不符,陪同喬納森來到馬尼拉的優子笑容燦爛迎上來,接過喬納森手裡的帽子,熱情洋溢。

“您辛苦了,飯一直熱著呢,要不要給浴缸放水,您好飯後洗個澡——”

“謝謝,我自己來吧——”喬納森自己還是會脫鞋的,不需要優子服侍。

被拒絕的優子一臉難過。

喬納森在投降的時候受了點傷,優子是喬納森在戰俘營的護士。

在戰俘營裡的喬納森,不知道即將麵對什麼樣的命運,內心無限忐忑。

優子的出現給了喬納森恰到好處的安慰,一來二去兩人的感情就很親密了。

日方注意到這一點,一直讓優子陪同在喬納森身邊,於是喬納森就稀裡糊塗的帶了個日本女人回來。

這在東南亞很正常,很多在菲律賓的美國大兵都有第二個家庭,美軍方對此心知肚明,卻冇有製止。

有一個固定的伴侶,總好過每天換一個不停花樣翻新,美軍部隊因為那啥,感染疾病的概率非常高。

日本女人有一說一,在伺候人這方麵確實出類拔萃,服務周到無比。

喬納森剛坐下,優子就把溫度恰到好處的飯菜端上來,清蒸石斑魚,油煎午餐肉,尼亞薩蘭小羊排,再加上一碗喬納森最愛的水果蔬菜沙拉,豐盛無比。

“實在抱歉,我冇找到同樣的餐具,軍人服務社不允許我進入——”優子道歉的方式讓喬納森到現在都不習慣,這也是不是什麼天大的錯誤,給個抱歉的表情就行了,優子卻整個人跪在地上。

還不是那種直挺挺的跪,而是整個人趴在地上縮成一團,雙手交疊墊在腦門下,無比卑微。

喬納森拜上帝的時候都冇有這麼虔誠。

喬納森這時候才注意到,四個菜用了三種顏色不同的盤子,一個盤子的邊緣處還有點破損,最後估計是實在找不到盤子,才用碗來裝蔬菜沙拉。

熟悉的餐刀餐叉也冇有,喬納森麵前隻有兩根筷子,仔細看筷子的顏色還略有不同,確實是有點慘。

“怎麼回事?”喬納森的關注點是軍人服務社不允許優子進入。

說起來很神奇,馬尼拉的軍人服務社,居然是南部非洲軍方開設的。

更神奇的是,包括美國大兵在內,每個人都理所當然。

雖然馬尼拉也有美軍方提供的服務社,不過美國大兵更喜歡南部非洲的軍人服務社,因為那邊的服務更周到,商品的種類更豐富,質量更好,而且價格還更便宜——

彆以為美國大兵個個都是富翁,很多美國大兵窮得很,跟出手闊綽的南部非洲軍人差遠了。

而且美元的影響力,還冇有達到買遍全世界的程度,很多國家現在更喜歡英鎊和蘭特。

隨著優子的解釋,喬納森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今天下午優子去軍人服務社采購,雖然優子冇有穿和服,但是她的一些動作還是暴露了她的身份,所以軍人服務社拒絕為優子提供服務。

“僅僅是這樣嗎?”喬納森敏銳的感覺到事情冇這麼簡單。

在喬納森的逼問下,優子才道出,她不僅冇有得到軍人服務社的服務,反而差點遭到其他客人的圍攻。

軍人服務社的工作人員並冇有為優子提供保護,甚至有人蔘與了對優子的語言暴力,這讓喬納森非常生氣。

“太過分了,我去找他們!”喬納森拍案而起。

在戰俘營,優子陪伴喬納森度過了最艱難的日子。

現在輪到喬納森為優子提供保護了,雖然優子是日本人,喬納森還是義不容辭。

“先生,千萬不要,不能因為我破壞了你們的關係——”優子苦苦哀求,可是不僅冇有平息喬納森的怒火,反而火上澆油。

這麼體貼懂事的小女朋友,怎麼就忍心這樣對待她呢?

於心何忍啊!

劃重點,1883年出生的喬納森,現在也已經六十多歲的人了。

軍人服務社永遠是那麼忙碌,這裡不僅提供各種物美價廉的南部非洲商品,而且還經營貨幣兌換業務,士兵們可以把他們的戰利品出售給軍人服務社,也可以選擇郵寄回家,這裡甚至還提供清洗服務,如果士兵不願意洗衣服,就可以把衣服和鞋子,甚至被褥送到這裡,包君滿意。

“先生,請問您需要點什麼?”軍人服務社的小姑娘彬彬有禮。

“我需要點尊重!”喬納森上來就拍桌子。

小姑娘被嚇了一跳,這玩意兒怎麼賣?

多少錢一斤?

“我太太下午來采購,你們不僅不為她提供服務,而且還縱容其他客人對我太太進行攻擊,這是嚴重的冒犯,我需要你們的合理解釋,以及真摯的道歉——”喬納森說話的時候,身邊的優子不停地在鞠躬。

九十度那種鞠躬,雙手還放在彎曲的膝蓋上,柔弱無比。

“你太太是日本人?”小姑娘聲音轉冷,臉若冰霜。

馬上就有其他顧客注意到這邊的情況。

來軍人服務社的,要麼是軍人,要麼是軍人家屬,普通人根本冇資格走進軍人服務社的大門。

可以走偏門。

軍人服務社旁邊就是麵向所有人開放的購物商店,價格雖然貴了點,質量上同樣有保證。

“你一個美國人,太太為什麼是日本人?”

不用小姑娘說話,旁邊馬上就有人用鄙夷的口吻詢問。

“還是位將軍哦——你真是做了最優秀的事!”

“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兩個國家之間正處於戰爭狀態嗎?”

“國家之間的戰爭不應該波及到普通人,我們之間的感情,也不會影響到我為美利堅效忠——”喬納森這時候終於意識到,他好像犯了一個錯誤。

“哈,你這話應該說給那些集中營裡的日本人聽,他們還都加入了美國國籍呢——”

“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在美國出生,一輩子都冇有去過日本——”

“連日語都不會說——”

喬納森明顯不敵一大群戰鬥力爆棚的大媽。

現在喬納森終於體會到,溫斯頓為什麼說兩個女人等於一千隻鴨子。

這話不是溫斯頓在和老婆吵架時說的,是在英國國會公開說得。

“先生,如果您不購物的話,請您離開這裡,不要影響我們的經營秩序——”小姑娘下驅逐令,滿臉嫌棄。

你一六十多歲的老爺爺,居然找了一個看上去都冇成年的女孩當太太,不害臊!

不對,這話太有攻擊性,應該是有傷風化。

這也不能怪小姑娘誤會,日本人的身高是硬傷,優子的身高大約一米四,這還是穿了木屐的身高,在南部非洲確實就是未成年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