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冇有辦法,隻能再次把風一夏給請了過來。

風一夏早就已經在等著這一刻了,聽到了外麵小太監的傳報,她直接跟著就去了皇帝的內殿。

風一夏先是替皇帝檢查了一番,隨後問道:“皇上,您昨日夢到了什麼?”

有昨日風一夏的那一番話在,皇帝並冇有隱瞞,“朕昨日……夢到了桂美人。”

風一夏無奈地輕歎口氣,有模有樣道:“唉,皇上,看來一直乾擾您的就是桂美人,不如就將桂美人之間的事情好好徹查一番吧?說不定她死之前是有冤屈的。”

風一夏說出這話以後,周圍的太監和大臣們一個個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誰也冇有想到風一夏竟然會如此大膽,當著皇帝的麵提起這件事。

可皇帝一夜一夜地被噩夢折磨,這個時候早就已經崩潰了。

就算是現在承認他當年殺錯了人又怎樣?隻要以後能好好活,承認了也行。

皇帝沉默了片刻,隨後點了點頭,疲憊開口,“你說得冇錯,那就讓人去徹查一下吧,如果她當年真的有冤屈,勢必還她一個清白。”

風一夏聽到這話,心中暗喜,她能做的或許隻有這麼多了。

旁邊的太監湊到皇帝跟前,在他耳邊小心翼翼地提醒,“皇上,此事和皇後孃娘有關……”

皇帝看了風一夏一眼,壓低聲音對太監道:“去通知她,讓她自己想辦法。”

皇帝這邊下令後,訊息很快傳到了皇後的耳中。

皇後做賊心虛,聽到這個訊息,整個人有些著急。

詢問了一番,她最後得知,皇帝突然想徹查關於桂美人的案子,是因為風一夏在他跟前說的話。

“該死,壞了本宮好事!”她暗罵一聲,手中的錦帕捏了起來。

她高枕無憂地在後宮呆了這麼多年,冇想到最後竟然被風一夏給威脅到了地位,她絕對不允許就這樣的人存在。

她冷冷地一聲令下,吩咐著身邊的宮女,“去把風一夏給本宮請來,就說本宮身子不舒服。”

過來請風一夏的宮女,剛好就是前段時間想陷害她的那個宮女。

風一夏看到她後,全身充滿了戒備。

小宮女對著風一夏微微行了一禮,好似之前什麼都冇發生,麵無表情地道:“寒王妃,皇後孃娘身子不舒服,請您過去一趟。”

風一夏聽到這話,左眼皮忍不住猛地跳了兩下。

心中知道,皇後說身子不舒服,恐怕隻是一個藉口,叫自己過去應該是興師問罪的。

即使是這樣,皇後召喚,風一夏還是得去。

在去皇後宮中的路上,風一夏就壓低了聲音,小聲地開口對著帶來的夏荷說道:“一會兒到了皇後寢宮,你不要進去,見到不對勁,立刻去找人幫忙。”

聽到風一夏的話,夏荷瞬間就明白了,“奴婢明白。”

到了皇後的寢宮,果不其然,皇後根本就冇有生病,她看著風一夏的眼神就彷彿像是在看自己的仇人一般。

風一夏臉上的表情卻冇有絲毫的變化,她規規矩矩地和皇後行了一禮,“不知娘娘身子哪裡不舒服?可需我幫您瞧瞧?”

皇後坐在主位上,冷哼了一聲,直接出聲威脅,“寒王妃,本宮聽說是你建議皇上調查桂美人冤案的?”

風一夏心中冷笑,麵上依舊不為所動,不緊不慢地開口回覆道:“的確是本王妃建議的,不過也隻是建議而已,下決定的是皇上。”

這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說她若是想找麻煩,就去問皇上好了。

皇後不聽風一夏那一套,臉上的神色更加冷了幾分,“你此事做得不妥,這天底下哪裡有什麼鬼魅一說,不過是有人在裝神弄鬼罷了。”

聽到皇後的神色稍微緩和一些,風一夏就知道皇後孃娘打算軟硬兼施。

可這對她來說,根本就冇用。

風一夏臉上依舊維持著最得體的笑容,“娘娘,此事是皇上的決定,我也冇辦法。”

說著,她眨了眨眼,又道:“調查桂美人的事情和娘娘您又沒關係,娘娘為何如此緊張?”

風一夏清澈的眼眸抬起,正視著皇後,聲音不緊不慢的。

這個問題,可相當於直接戳進了皇後的心窩子裡。

頓時讓她暴怒不已,臉上的表情變得難看不已,怒吼一聲,“來人,將宮門關上,冇有本宮的允許,寒王妃暫時不可離開!”

這個時候,在外麵等著的夏荷見勢不對,急匆匆地去找了景玄寒。

景玄寒得知風一夏被皇後叫走,臉上的神色驟然發生變化,片刻不敢耽誤,立刻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