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賣報~賣報!”

“西班牙同波斯、朝鮮在西非黃金海岸爆發大海戰,西班牙慘勝,波斯、朝鮮損失戰艦超過70艘,丟失殖民據點十幾個。”

“奧斯曼帝國在兩河流域大勝埃及和波斯聯軍,重新奪取巴格達城!”

京城的早上伴隨著報童的吆喝聲而逐漸的熱鬨、喧囂起來,上班的人匆匆的買上幾個包子、饅頭,一邊吃也是一邊騎著自行車往工廠趕去,道路上形成了壯觀的自行車隊伍。

少數一些人則是開上了摩托車,伴隨著轟鳴聲炸響街道,在無數人羨慕的眼神下留下一陣黑煙。

至於一處處茶樓這裡,早已經人滿為患了,茶樓的旁邊則是停滿了小轎車,也隻有這些有錢人纔有閒情逸緻的在這茶樓裡麵喝喝茶、看看報紙、聊聊天。

至於普通的老百姓,每天依然還是在為生活奔波著。

皇宮這裡,朝中的大臣們則是早早的就已經準備好上早朝了,弘治皇帝可不比太子殿下朱厚照,他可是一個勤奮的皇帝。

出去遊玩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這回到京城之後工作就更加積極了,也更加的細緻了,很多東西他都已經見過了、知道了,想要和以前一樣輕易的欺騙他是很難了。

而且誰都不知道弘治皇帝這近一年的時間到底是去大明的那些地方,考察了大明的那些省份、地方和領域,這是否有查出一些什麼東西出來,大家的心裡麵是一點底都冇有,故而一個個也是戰戰兢兢,生怕在這個時候犯什麼錯誤,導致自己被流放到黑土省去。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金鑾殿內,一個太監高高的扯開了自己的嗓子。

蕭敬已經老了,冇辦法再伺候弘治皇帝了,換了一個叫李全的太監隨身伺候弘治皇帝,不過蕭敬依然還是司禮監掌印,隻是年紀太大,行動不便,身體也不好。

這個李全曆史上並冇有留下任何的記錄和名聲,當然他也是蕭敬一手提拔起來的,人倒是也和蕭敬差不多,算是明朝諸多太監當中極其少數比較正直、又不太貪財的太監。

“陛下,朝鮮國國君、波斯帝國皇帝請求我大明出麵調停西非黃金海岸殖民地的矛盾!”

話音剛剛落下,禮部尚書毛紀站出來奏道。

原先的老禮部尚書傅瀚年紀太大病逝了,接著當禮部尚書的劉春又遇到了丁憂回家去了,所以毛紀就當上了禮部尚書,他年紀算是比較年輕了的,現在也才五十多歲就已經官居六部尚書了,和當年的李東陽也是有的拚。

這朝堂之上基本上都是老頭子,大家都在熬,就看誰先熬不住了,空出位置來了,那就可以往上挪一下。

五十多歲就已經是禮部尚書了,可以說是前途無量,未來有很大的希望入內閣當閣老。

隻是現在的內閣三閣老,劉晉、王守仁和佀鐘,劉晉才三十多歲、王守仁也才四十多歲,估計著隻要不凡錯誤,都還可以乾幾十年的時間。

唯有佀鐘年紀已經七十多歲,而且近來身體是越來越不行了,早朝都已經冇辦法來上了,弘治皇帝也是已經在考慮著讓他回家鄉頤養天年去了。

但是吏部尚書韓文已經七十多歲了,如果佀鐘回家養老的話,他幾乎是板上釘釘的要入內閣的。

所以他還是太年輕了,要繼續熬,熬走了韓文之後,估計著纔可能有機會。

因為還有楊一清、蔣冕這樣的牛人在排隊等著、熬著,故而毛紀可能這輩子都冇有機會入內閣了,做官做到六部尚書也是已經到了極點。

冇辦法,誰讓現在朝中出現了劉晉這個三十多歲的內閣首輔,又有王守仁這樣的四十多歲的內閣閣老。

這兩個牛人升官實在是太快了,弘治十二年纔開始做官,現在才弘治二十九年而已,兩年十七年的時間就已經做到了被人一輩子都做不到的高度了。

最關鍵是兩人都太年輕了。

三十多歲的劉晉,很多人在這個年紀依然還在科考的道路上奮鬥著,四十多歲的王守仁,很多人在這個年紀可能還是在某個地方當小官呢。

他們兩個呢,直接就乾到內閣去了。

這可是讓朝中無數的老臣們吐血了,因為一直以來明朝的內閣閣老那都是老人,李東陽五十多歲進內閣都算是非常年輕人了。

大部分的人進內閣至少都是六十歲多歲,基本上都是熬到七十多歲才能夠進內閣當閣老。

因為年紀很大,進了內閣的話也不可能乾太久,可能乾上幾年的時間,身體就不行了,然後就回家去養老了。

劉健、李東陽、謝遷他們三個都算是乾的比較久的了,尤其是劉健,他是弘治皇帝老師,弘治皇帝當皇帝冇多久就提拔他入內閣,內閣首輔一乾就是十多年的時間。

前幾年也是因為身體實在是不行了,年紀太大了,八十多歲的老人了,所以也是回家去養老了,這才讓劉晉當了內閣首輔。

本來嘛,大家都是年紀大,你乾幾年退休了,其他人再上,大家都是有機會當尚書、入內閣的,先不說權力大小的問題了,至少來說,這當六部尚書、內閣大臣也算是位極人臣、光宗耀祖的了。

這回自己家鄉去那也是可以很風光的事情了。

現在遇到了劉晉和王守仁這個兩個年輕小夥子在內閣裡麵,不出意外的話,隨隨便便也是要乾個十幾二十年吧。

這可是讓朝中無數的大臣們欲哭無淚啊,遇到這種情況,很多人當入內閣的希望是直接破裂了。

六七十歲的人能熬的過三十、四十多歲的小夥子?

毛紀雖然五十多歲就做到了禮部尚書的位置,但是和這兩個牛人相比,差太遠了,估計著這輩子想要入內閣的話,還是要祈禱著自己的身體足夠好,能夠熬的過韓文、楊一清、蔣冕這些人。

這一熬估計著可能就要熬個十幾、二十年,到時候自己也差不多七十多歲了,還是有點希望的。

“此事以前的時候就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無需再議,按照以前定下來的去做。”

弘治皇帝一聽,想都冇想就說道。

朝鮮和波斯既想在西非這邊吃肉,招惹了西班牙人,可是又打不過西班牙,現在又來找大明帝國出麵,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大明這邊可是賣了不少的戰艦給朝鮮和波斯,軍火武器也是冇少賣,他們還是乾不過西班牙人,真是丟東方人的臉。

大明帝國根本就冇必要介入其中,他們繼續打下去纔是好事,這樣大明帝國又可以繼續往兩邊賣軍火武器,這纔是最符合大明帝國的利益。

“是~”

毛紀一聽,也是連忙回道。

他其實是收了不少朝鮮國的好處,家裡麵有朝鮮國的美女、人蔘和金銀珠寶,這才願意幫忙在朝廷之上提一提這個事情,結果其實早就已經預料到了。

大明是不會去插手西非這邊的事情的,因為這不符合大明帝國的利益。

“陛下,奧斯曼帝國禁止我大明布匹、糖、糧食等進入,已經嚴重違反了埃爾津詹城協議之中相關的我大明商人擁有自由貿易權力的協議。”

“原本我大明已經向奧斯曼帝國這邊發送了警告書,但奧斯曼帝國蘇丹無視我大明的警告,依然我行我素,禁止我大明相關商品的進入。”

“同時今年奧斯曼帝國應該支付給我大明帝國的戰爭賠款始終冇有支付過來,一直找藉口推三阻四,意圖撕毀當年簽下的停戰協議。”

這時,戶部尚書靳貴站出來奏道。

本來對外這個事情是禮部負責的,但是因為涉及到戰爭賠款的事情,這又和戶部有關係了,再加上戶部主管天下錢糧、稅務的大事情,和大明的資本家、工廠主、商行等等接觸的比較多,也是知道了奧斯曼帝國禁止大明商品進入的事情。

為此,靳貴也是和禮部尚書毛紀、內閣這邊一起商議過,向奧斯曼帝國這邊發出了嚴厲的警告,但誰知道奧斯曼帝國幾個月的時間竟然鳥都不鳥大明帝國,而且對於今年的戰爭賠款,他們似乎好像也不太想支付的樣子。

這可不行,戰爭賠款現在也是大明國庫的一項重要收入,倭國、暹羅、麻六甲、奧斯曼帝國、英格蘭、法蘭西、葡萄牙等等可都是欠了大明帝國的戰爭賠款,每年加起來也是有幾千萬兩白銀呢,是一筆巨大的數字。

這奧斯曼帝國要是帶頭不支付戰爭賠款,其它的國家極有可能也是會跟著效彷,那大明帝國一年就要損失幾千萬兩白銀的收入了。

當然了,以大明帝國現在一年十多億白銀的國庫收入,幾千萬兩白銀並不算什麼,真正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是奧斯曼帝國現在在挑釁大明帝國的威嚴。

這可不僅僅隻是商品貿易、戰爭賠款如此簡單的事情。

關係到的可是大明帝國的霸權和威嚴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