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位愛卿對此有何看法?”

弘治皇帝快速的看完了靳貴的奏疏,隨即看向群臣問道。

“陛下,臣以為必須要給奧斯曼帝國一些顏色看看,讓他們知道我們大明帝國的強大和厲害,這樣纔不敢對我大明帝國不敬。”

“現在竟然想要撕毀當年的條件,這是對我們大明帝國威嚴的挑釁,全世界也都在看著我們大明帝國的反應。”

“一旦我們放任奧斯曼帝國的挑釁置之不理的話,那麼我大明帝國威嚴將蕩然無存,極大的損害我大明帝國之利益。”

成國公朱輔第一個站了出來,作為武將勳貴集團和大明軍方的代表,他妥妥的絕對的鷹派人物,一直以來主張對外強硬,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人挑戰大明帝國的威嚴和利益,更是主張對外擴展獲得更多的土地和生存空間。

軍方可是非常渴望能對外作戰的,因為不僅僅可以建功立業,而且也可以發財,抓捕的奴隸、搶到的錢財、獲得的戰爭賠款、土地等等這些,所有參戰人員可都是有份的。

往往打一場戰爭,參戰的這些軍人一個個都一夜暴富了,現在大明新擴張的土地上麵,很多土地可都是賞賜給了這些立下功勞的軍人。

像黑土省這裡就有大量的軍人獲得了賞賜,土地、奴隸、牛馬羊、金錢等等,應有儘有,一下子很多人都一夜暴富了。

“嗯~”

弘治皇帝滿意的微微點頭。

“陛下,臣以為成國公所言甚是!”

“奧斯曼帝國經過多年來的休養生息,實力已經逐漸的恢複、變的強大起來,又在兩河流域這邊接連打贏了奧斯曼帝國和埃及的聯軍,在西邊又同歐洲聯軍打的平分秋色。”

“這讓奧斯曼帝國內部自認為自己實力強大,再加上現在的奧斯曼帝國蘇丹賽利姆一世本身就是一位主張對外擴展和強硬的君主,所以現在對外非常的強硬。”

“同時也是在不斷的試探和挑釁我們大明帝國,妄想拒絕履行當年簽下的協議,甚至於妄想挑釁我們大明帝國。”

“如果我們大明冇有任何的反應,放任奧斯曼帝國肆意挑釁的話,這隻會助長奧斯曼帝國的囂張氣焰,同時損害我大明帝國的威嚴和利益。”

“臣以為必須狠狠的敲打一番奧斯曼帝國,讓它明白和我大明帝國之間的差距,對於任何敢於挑釁我大明帝國威嚴和利益的,都必須予以嚴懲!”

劉晉站出來表態了。

作為內閣首輔,劉晉不開口的話,下麵的這些官員就不好說話了。

“嗯。”

弘治皇帝聽完也是直點頭,劉晉一如既往的是對外強硬的鷹派。

彆以為劉晉是內閣首輔,是科舉狀元就將他歸列為文官一列,事實上劉晉可以算是勳貴集團的代表,因為劉晉本身就是遼國公,靠自己打下來的世襲公爵,你說他是文官?

當然,他也是文官,狀元出身,翰林院修過書,六部當過尚書,又是內閣首輔,這妥妥的文官啊。

劉晉這是文武雙修啊。

“陛下,臣以為成國公和劉公所言甚是,必須給奧斯曼帝國以強硬回擊,否則奧斯曼帝國還以為我們是波斯、埃及、歐洲小國一樣好欺負呢。”

王守仁也是站出來表態了,他和劉晉差不多,都是文武雙修的牛人一個,上馬能夠定天下,下馬能夠筆安四方,牛人一個。

同樣也是一個對外強硬的主,讚同劉晉的主張,也是知道對外擴張的好處。

“陛下,臣等以為劉公、王公所言甚是,陛下對奧斯曼帝國予以強硬的回擊,給予深刻的教訓,當年埃爾津詹城一戰,打的奧斯曼帝國十多年的時間對我大明服服帖帖,現如今也應狠狠的教訓奧斯曼帝國。”

其他的大臣一看朝中大老表態了,而且弘治皇帝明顯也是對外強硬的態度,自然也是跟著紛紛表示了支援。

“嗯,那此事就這樣定了。”

“禮部這邊向奧斯曼帝國發一份措辭強硬的外交通牒,要求奧斯曼帝國限期內支付戰爭賠款以及拖延的利息,要求其保證我大明商人在奧斯曼帝國的自由貿易。”

“五軍都督府這般準備調兵遣將,調遣南雲、河中、西域、黑土四省駐軍前往南雲省威壓奧斯曼帝國,另外調遣黑海艦隊、地中海艦隊、紅海艦隊三支海軍艦隊前往支援配合,封鎖奧斯曼帝國各大出海港口。”

“在聯絡波斯和埃及,告訴他們機會來了。”

弘治皇帝見大家的意見都出奇的一致,也是很滿意,想了想也是立即下令道。

南雲省、河中省、西域省和黑土省四個省的駐軍總數超過40萬,是大明駐軍諸多的地方,也是大明百萬大軍當中最為精銳的大軍。

這一下子就調遣四省兵力,至少也是可以抽調出30萬大軍出來對付奧斯曼帝國。

黑海艦隊、地中海艦隊和紅海艦隊三支艦隊,雖然不是大明的主力艦隊,但是三支艦隊的艦船加起來也是有上百艘戰艦,橫掃奧斯曼帝國的那些海盜海軍是綽綽有餘了。

除了自身的強大兵力之外,弘治皇帝還知道聯絡波斯和埃及,波斯和埃及可是奧斯曼帝國的死對頭了。

在兩河流域和奧斯曼帝國打的不可開交,一直以來都還打不過,現在如果大明帝國對奧斯曼帝國動武的話,對於這兩個國家來說那也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以大明帝國的強大武力,到時候必然可以牽製奧斯曼帝國大部分的兵力,甚至於極有可能可以將奧斯曼帝國的精銳大軍給消滅的乾乾淨淨。

這就給他們很大的機會了,奪回兩河流域的好機會啊。

“是~”

群臣一聽,齊聲的回道。

時隔三年的時間,大明帝國又要大規模的對外用兵了。

上次用兵還是掃蕩東歐地區得到了黑土省。

大明帝國一直以來也是保持著這樣的一個傳統,每隔幾年就要對外大規模的用兵,一方麵是保持大明帝國的威嚴和強大的姿態。

另外一個方麵也是為了不斷的鍛鍊和磨合大明帝國的軍隊,隻有真正經曆戰火的軍隊纔是強大的軍隊。

否則縱然是有著精良的裝備也可能是烏合之眾,像後世的沙特大軍,他們的軍隊裝備絕對是一流的,清一色美械裝備。

然而這些王爺軍卻是連也門的遊擊武裝都乾不過,這就說明,軍隊裝備並不是決定戰鬥力的唯一因素。

大明軍隊要保持強大戰鬥力,自身的武器裝備更新自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嚴格的訓練,合理的製度也是必不可少的,更重要的是還要時不時的上上戰場,見見真正的硝煙和鮮血才能夠成為一支強大的軍隊。

大明實行的是義務兵役製度,一個兵需要在軍隊之中服役五年的時間,新兵訓練的時間大概在2年左右,剩下三年是分配到各地去服役。

每年都有老兵退役、新兵服役,差不多五年的時間就會全部換掉,除非是成為了軍官纔可以在軍隊之中一直服役到退休。

這樣的一種機製之下,如果幾年的時間冇有打仗的話,這意味著大部分的士兵都是冇有上過戰場的新兵蛋子,戰鬥力比起以前上過戰場的老兵肯定是有巨大的下滑。

所以還是要定期的冇事找事的去練練兵,不管是收拾誰,那也是要出動大軍去練練的,真正上過了戰場纔可以變的更加強大。

當然了,在這個過程當中,也是給了很多普通出身的子弟以提拔和晉升的機會。

大明軍中也是有大量勳貴子弟的,他們從一開始就是在軍校之中學習,一畢業就是軍官,前途無量。

但他們是否真的能夠支撐起大明的軍隊來?

這是值得深思的一個問題,必須要有一定比例的軍官是靠著軍功提拔上去的,保持大明軍隊的戰鬥力,也是有一定的鯰魚效應。

另外,戰爭也是檢驗軍火武器、軍事裝備的唯一標準,武器好不好,上戰場使用一番就知道了,光是實驗室測試什麼的並不能說明問題。

大明的科技發展迅猛,武器裝備也是發展極其的快速,大量的新式裝備,新式武器都需要經過實戰來測試。

還有海軍和陸軍之間的配合、後勤的補給保障,內部是否有太多的蛀蟲以及蛀蟲的危害等等。

這些平時看不出來的東西,通過戰爭都是能夠發現問題的。

總之,戰爭纔是檢驗戰鬥力的唯一辦法,其它都是紙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