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缺看著青衣大聖等人,也未說話,忽然間一抬手,就見他的道界敞開一條縫隙,十八層地獄頓時蔓延而出。

“唰唰”五大家族的人當即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十八層地獄,閻羅殿,飛向了仙都山,頓時就見有一些弟子居然被生生的拘了出來,然後被禁錮在了煉獄圖中。

十幾名弟子被困煉獄,當即渾身上下就全都扭曲了起來,一身的血氣和戾氣翻騰不已,所有人都顯得痛苦不堪。

十八層煉獄的恐怖,讓青衣大聖他們都驚詫不已,這種手段可謂是太驚天地了,他們根本都看不出來這是何種神通。

對方都留意著十八層煉獄內的狀況,卻冇有看見,向缺的臉上有一絲愧疚和不認一閃即逝。

這就是一場苦肉計,以仙都山這些弟子為誘餌,犧牲他們來博取對方的信任,讓這五大家族的人不得不相信,向缺有著逆天的手段,同時也是有所求的。

隻有打消了他們所有的顧慮,接下來向缺纔有法子翻手為雲。

於此同時,仙都峰內,向缺的神識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以後待仙都山歸來,我會親手為這些弟子立一座衣冠塚……”

崔殤語氣平靜的說道:“你不用多想和愧疚,你為仙都山所做的,冇有人會質疑,他們也都會明事理的,何為仙門弟子?不誇張的說,就是要為仙門而生,為仙門而死,這麼說可能會有點殘忍,但這就是仙門弟子的宿命。”

“那接下來呢?”向缺沉聲問道。

崔殤的語氣當即冷了下來,說道:“接下來,當然得是要讓他們付出該有的代價了,當我仙都山好欺?你給我困住他們,封住一段時間,稍後等我破開這熔爐的禁製,我定要讓他們數倍奉勸今日對我仙都山所做的一切。”

向缺頗為有些擔憂的說道:“對方有五位大聖……”

崔殤毫不在乎的說道:“再多五個,他們也是一樣,我仙都山走過的歲月雖然並不是多麼的漫長,但所積攢的底蘊,卻不是一般仙門可以比擬的!”

崔殤的語氣擲地有聲,鏗鏘有力,一句當我仙都山好欺,就徹底的展現出了他的魄力和霸氣。

作為上古仙界中,禁製一道當仁不讓的第一人,他甚至都有跟諸位仙帝破天的實力,又更何況去戰幾位同境界的大聖呢?

向缺和崔殤的話音落下,十八層煉獄和閻羅殿已然在仙都山外成型,然後開啟煉製。

青衣道人,天邪仙尊等人驚歎的表情都已經落下了,再看向缺的時候語氣都客氣和禮敬了不少,於是紛紛拱手說道:“道友手段真是驚為天人,想必當年在仙界也是一號大人物,不知……”

向缺淡淡的擺手說道:“本座的名諱暫時還不易為外界所知,我曾經得罪過不少人,想必他們如今都以紛紛甦醒,想要我的項上人頭呢,為了免得多那些個麻煩事,我暫且隱姓埋名的好,待他日我修為恢複……嗬嗬”

向缺這欲蓋彌彰的話,並冇有任何吹牛逼的成分,可效果卻絕對是杠杠的。

因為人都是這樣的,你若是一味的吹捧自己,對方聽多了反倒是會起疑心了。

相反,你適當的讓自己退一退的話,人家就會覺得你這是謙虛了,不顯山不露水的。

這方麵,向缺絕對是拿捏的很準的。

時間緩緩而過,幾天過去了,仙都山內的血氣翻騰,陰氣滔天,天地熔爐鍛造的效果非常明顯。

整個仙都峰彷彿都要搖搖欲墜了一般。

五大家族的人見狀,都是欣喜不已,並且接連朝著向缺拱手稱謝,每到這時候他都是笑吟吟的點著頭也不接話。

但向缺的內心深處,滔滔的恨意已經快要壓製不住了。

這個狀況,可都是以仙都山上千名弟子的屍體為踏腳石的啊。

“轟隆隆……”

此時的仙都峰搖搖欲墜著,正從半空中緩緩落下,似乎下一刻就要轟然倒塌一般。

青衣大聖見狀,大喜過望,說道:“成了?”

向缺眯了下眼睛,淡淡的說道:“諸位道友,準備成事吧!”

“好……”

“哢嚓”

“哢嚓!”

仙都峰上接連傳出一聲聲的脆響,緊接著就見峰頂盪漾出了萬道霞光。

“唰”赤心道人皺眉說道:“咦?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天地熔爐打造之後,不該是這個情形的啊。”

於此同時,向缺突然後退,人快速的升空,兩手頻繁交錯,打出了一串串的手印,仙都山外驟然升起了一道屏障,將整個區域全部都給籠罩在了其中。

“唰,唰”

幾十道目光望來,不可思議的看著向缺,青衣大聖等人的心中忽然“忽悠”的顫了一下,隱約意識到好像是要發生了什麼。

向缺飛到半空中,伸手緩緩的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一下,然後語氣森森的看著下方五大家族的人,說道:“我仙都山數萬名弟子的祭奠,就以你們在場的這些大聖和聖人好了,但你們千萬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了,不,這還不算完……”

“你們這些人當然不會全都死絕了,我會留下一部分鎮壓在我道界的煉獄中,我會時時刻刻的煆燒你們,然後再去你們這幾大家族的所在地,我同樣也會在你們的老窩,佈下一座禁製法陣,就像此時這樣將你們的族人全部都給困住,然後以天地熔爐的方式煉化他們,屆時仙都山的屍山血海,也會在你們的祖地上演相同的一幕……”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敢誆騙我們?”青衣大聖冷聲說道。

向缺手指著仙都峰的方向,說道:“我自然是仙都山的弟子,我初入仙界的時候就是拜在仙都門下,不然你們覺得我哪裡會有這麼大的恨意?至於你說的誆騙?嗬嗬,不好意思,不是我騙了你們,而是你們太過愚蠢了,居然會信了我那一番話!”

“你若問我是誰,那以後你們這群人中若是有人能夠僥倖存活下來,那就去仙界好好打聽一番,向老黑是到底是什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