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幾個白家武者了,即便是陳家武者,以及王強這個王家武者,看到如此巨大的寒冰玉壁,也是一臉呆滯的神色。

他們做夢都冇見過如此巨大的寒冰玉,這是整整一小座山啊!

幸好白晨光還抬著擔架,否則他肯定也會跟那幾個白家武者一樣,不顧一切的朝寒冰玉璧爬過去。

就在這時候,葉淩天冷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看夠了麼?”

眾人一聽葉淩天這話,感受到葉淩天的殺意,渾身猛然一顫,立即從貪婪癡迷狀態中解脫了出來。

那幾個流出口水的白家武者,趕緊將自己嘴角的口水擦乾淨。

“葉......葉少......這一麵寒冰玉璧,是您的嗎?”白晨光壓住心中的震驚,小心翼翼的問道。

葉淩天掃了白晨光一眼,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他主動從擔架上麵落地,在四周仔細檢視了起來。

顧靈兒他們不見了!

那一張巨大的寒冰玉床,同樣也不見了,從溶洞蜥蜴身上得到的黑甲鱗片,一樣不見了蹤跡。

葉淩天短時間之內,甚至無法判斷顧靈兒他們是主動撤離了,還是遭受了其他武者的攻擊。

地下溶洞之中,分支路線眾多,達到寒冰玉璧的路線,並不僅僅隻有一條,其他武者陰差陽錯之下,絕對能找到這個地方。

畢竟這裡也是葉淩天他們偶然之間才發現的,被其他武者找到並不稀奇。

不過很快葉淩天就注意到,周圍並冇有留下打鬥的痕跡,如果顧靈兒他們被其他武者襲擊了,那些武者冇有必要將戰鬥痕跡也抹掉。

“所以是靈兒他們,自己選擇了離開?那麼項陽和莫離呢,有冇有跟靈兒他們會合?”葉淩天隱隱有些擔心,他在更大範圍的空間尋找起來。

白晨光等人完全不知道葉淩天究竟在做什麼,他們也不敢問,都隻能站在原地,生怕觸怒了葉淩天。

哪怕一麵巨大的寒冰玉璧,就在自己麵前,白晨光這些白家武者,也冇有去觸摸一下的勇氣,葉淩天留給他們的死亡陰影太深了。

他們生怕自己太過靠近寒冰玉璧,會迎來葉淩天的暗金色刀光。

每次刀光閃過,必然有人身首分離。

白晨光內心歎息了一聲,他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如果他早知道地下溶洞深處,有這麼大一塊寒冰玉壁,他絕對不會選擇跟葉淩天為敵。

哪怕是得到葉淩天身上的千年參,得到葉淩天的所有功法,這些好處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如此巨大的寒冰玉璧啊!

可惜後悔已經晚了,他們白家跟葉淩天之間,已經算是生死大仇了。

白家三番五次對葉淩天出手,想要置他於死地,無論如何,葉淩天都不會放下對白家的複仇。

白晨光多想給白家之主傳一個訊息,告訴他自己眼中看到的一切,勸白家之主不再對付葉淩天。

可他冇這樣的機會,他做不到。

不,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