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顧靈兒他們安然離開了,葉淩天的心情也隨之變好了不少,甚至嘴角還不自覺浮現出一抹笑意。

葉淩天相信,有千年參在手,項陽他們的實力恢複速度應該會很快,他也不必為此事過分擔憂。

眼下最緊要的事情,就是按照顧靈兒他們留下的路標記號,先趕過去跟他們會合。

大家聚集在一起,纔好商議接下來的計劃,葉淩天完全可以確定,在莫頓等草原強者之後,肯定還有大批追殺他們的武者。

這些武者的實力,隻會越來越來強大,葉淩天他們分散開來,完全是給對方機會。

不過也有一個好訊息,這幾場大戰過後,對於葉淩天他們而言,收穫同樣是巨大的,他們的武道境界都有了一定的提升。

戰鬥可以讓武者更快的成長起來,死亡危機更是能大概率激發一個人的潛能,這是永恒不滅的真理。

葉淩天深吸了一口氣,將自身凝聚的內勁,彙聚一部分在大夏龍雀之上,而後揮動大夏龍雀,斬掉了一塊寒冰玉璧。

這一塊寒冰玉璧大概三米長、兩米寬、一米多高,大致相當於兩張雙人床重疊在一起的體積。

事實上,寒冰玉十分堅硬,以葉淩天剛恢複到三顆星巔峰的境界,根本無法利用兵刃,直接將寒冰玉切割下來。

好在大夏龍雀足夠鋒銳,而且是神兵利器級彆的武器,隻需要一小部分的內勁灌入,就能發揮出巨大威力。

用大夏龍雀來切割寒冰玉,跟剛刀切泥土的感覺差不多,換作其他兵刃,可就冇這樣輕鬆了。

葉淩天非常清楚,以他現在的狀態,加上身邊的白晨光等俘虜,是不可能守住這麼大一塊寒冰玉的。

他們實力足夠的時候,巨大的寒冰玉璧對他們而言是寶藏,但現在卻成了催命符。

一旦有後續的武者追蹤到此地,葉淩天可就危險了,他不是那種榆木腦袋,不會為了這種身外之物,讓自己置身於危險的境地之中。

“白晨光,你跟王強兩人,抬著這一塊寒冰玉床,按照我指引的方向走!”葉淩天對白晨光兩人吩咐道。

“是!”白晨光立即答應了一聲,王強更是連連點頭。

葉淩天又看了其他俘虜一眼,終究還是有些不甘心,再次揮動大夏龍雀,從巨大的寒冰玉璧上麵,切割下來七塊一米見方的寒冰玉。

包括白晨光和王強在內,葉淩天控製的俘虜一共還有九個人,其中陳家俘虜四個,白家俘虜一開始有六個,死了兩人之後,也隻剩下四個了。

後麵加入了一個王強,所以剛好是九個俘虜,但白晨光跟王強需要繼續抬著葉淩天,所以就冇法搬運其他寒冰玉了,

寒冰玉雖然是一種珍貴的寶玉,但密度非常大,重量甚至堪比同等體積的鋼鐵。

葉淩天切割下來的體積,剛好可以讓一顆星巔峰的武者搬動,卻又不會讓他們太過輕鬆,這同樣是葉淩天一番考量之後的選擇。

“你們其他人,各自搬運一塊寒冰玉,也跟著我走!”葉淩天再次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