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家,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會,竟然提前召開了,這是很不正常的情況。

按照以往的慣例,通常是年中的時候,纔會召開一次家族大會,主要是總結上半年的各種情況。

陳家是荒野之上八大家族之一,權勢極大,人口也眾多,擁有諸多分支旁係。

每一年家族大會,都會有數千人蔘加,而且這數千人,都是有實權在身的人物,其中武道強者更是不在少數。

這一次陳家提前召開家族大會,主題隻有一個,正是關於葉淩天。

陳家之主深思熟慮之後,也冇打算將他兒子陳鳳山之死隱瞞下來,這種訊息本來也是藏不住的。

家族大會提前了將近的一個月召開,還有一個重大原因,那便是陳家得到了準確訊息,陳東已然戰死了。

陳家之主讓陳東帶走一個暗夜小隊,負責對葉淩天出手,冇想到等來的是這個結果。

昨晚得到訊息的時候,陳家之主氣得將他珍愛無比的一個紫砂茶壺直接砸碎,並連夜派人通知三位太上長老出關,說是家族大會要提前召開。

不過因為三位太上長老,都在參悟《烈火訣》,其中兩位到了關鍵時刻,根本無法提前出關,最終隻有三長老出關了,算是幫陳家之主撐場麵。

由於家族大會的訊息是連夜發出的,而且荒野之上不受禁地之力的影響,武者可以自由禦空飛行,所以很多旁係家族的話事人,很快就感到了陳家聚集地。

......

當然陳家要召開家族大會的訊息,同樣也被其他幾個家族所關注,這八個家族之間,彼此都會互相盯著。

一旦有點什麼風吹草動,很快訊息就會傳開。

白家,議事大廳。

白家之主白雲揚,二房白雲溪,以及三房白雲化全都在場,此外,三位長老中的兩位,也到了議事大廳。

這麼多核心人物道場,而且還是這種私底下的小會議,就說明要談論的事情很重大。

“各位,陳家提前召開家族大會,這個訊息你們應該都知道了,我想聽聽你們對這件事的看法。”白雲揚開了一個頭。

“大哥,你怎麼有閒心去關心陳家的事情了,將這麼多注意力放在陳家,完全冇有必要啊!”白家二爺白雲溪有些不滿的說道。

這個時候,二長老開口了,“雲溪此言差矣,陳家跟我們白家,算是盟友關係,陳家提前召開家族大會,對於我們白家而言,自然是有影響的。”

“二長老所言不錯,我也這樣認為。陳家過往十多年,基本都是年中召開家族大會,這一次時間提前了一個月,必定不尋常。”白家三爺白雲化沉聲道。

白雲溪看了二長老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三弟一眼,索性不說話了,而是等著他大哥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