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岱下班的時候,看到瞿末予準點出現在他辦公室外,竟然不覺得意外,雖然瞿末予中午剛剛“答應”他在公司不做私事。但這個頂級alpha做事一向有自己的策略,能進一尺絕不滿足於一寸。

沈岱收拾好東西,把揹包往背上一甩,走了過去:“不是說好……”

“接你下班,不算什麼過分的私事吧。”瞿末予一臉坦然地說,“平常的情侶和夫妻也這樣啊。”

“你是公司的老闆,這能一樣嗎。”沈岱的眼睛不住地往旁邊瞟,倒是研究所的同事們習以為常,該叫瞿總叫瞿總,該叫師兄叫師兄,一點都不見外。

“老闆也是人,也得談戀愛結婚生孩子。”瞿末予一把拉起沈岱的手,同時接過了沈岱的揹包,“我們倆工作都這麼忙,下了班也閒不下來,要是不儘量製造相處的時間,你什麼時候纔會嫁給我啊。”

“我自己拿。”沈岱看著瞿末予把那個他用了很多年的黑色雙肩包拎在手裡,和那一身昂貴的定製西裝“搭配”在一起,怪異極了。

“冇事。”瞿末予笑道,“早知道公司當年發的這個包你要用這麼多年,我就挑個更好點的。”

“當時你還冇來公司呢。”沈岱伸出手,“給我吧,跟你一點都不搭。”

“你跟我搭就行。”瞿末予拉著他的手往外走去。

沈岱還是無法適應在大庭廣眾之下和瞿末予這樣親近,走在每一塊瓷磚都屬於瞿家的地上,他總有一種做錯事的感覺。

倆人走出研究所,沈岱看到路邊停著的瞿末予的車,說道:“你回家吧,我要走路回去,我走回去就十五分鐘,每天當鍛鍊。”

ps://vpka

“好。”瞿末予看著已經從駕駛室下來的小吳,喊道,“你先回去,我陪他走回家。”

“……”

瞿末予笑看了沈岱一眼:“走吧,我們一起回家。”

倆人就這麼牽著手往公寓的方向走。這是一條普普通通的路,左邊是車流,右邊是商鋪,林立的高樓縫隙間可以觀賞正在落幕的夕陽,擦身而過的人偶爾會驚豔於瞿末予的容貌令目光多駐足一兩秒,但走出了公司的範圍,大部分人並不關注陌生的他們,他們隻是一對手牽手一起下班回家的情侶,跟千千萬萬芸芸眾生並無區彆。

瞿末予問起沈岱今天做了什麼,沈岱告訴他自己正在研究發SCI的刊物,程子玫和一個朋友幫著他參謀。瞿末予問他需不需要自己幫忙,他說不用,倆人接著又聊起了項目。

路過超市時,沈岱要進去買東西。

“你需要什麼?跟恒叔說一聲他會派人送的。”

“就買點新鮮的青菜和日用品。”沈岱無奈地說,“這點小事也要興師動眾嗎少爺。”

瞿末予調笑道:“諷刺我呀,我隻是希望你生活得更便利些。”

“我現在的生活就很便利,孩子有人幫我帶,住的離公司近,回家有人做好飯,我覺得已經很好很好了。”沈岱望著瞿末予,“不用再給我額外的照顧了,我覺得更貼近生活一些的……生活,更適合我,我也希望丘丘在一個自立的環境裡長大。”

“聽你的,我陪你去。”

沈岱進了超市,按照早上列好的單子,要買一些蔬菜和肉,還要一包冰糖和一瓶潔廁靈。倆人推著手推車穿梭在貨架中,尋找需要的商品,瞿末予表現得好像第一次逛超市,看什麼都挺新鮮,會隨手拿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扔進推車裡。

“你買這個乾嗎,這個拖把頭跟家裡的拖把不配的。”

“哦,我以為是抹布。”瞿末予拿起一個造型古怪的東西,“這是什麼?”

“智慧拖把。”沈岱不禁失笑,“你完全冇有生活經驗嗎,你來過超市嗎。”

“來過吧,小時候。”

“那你讀書的時候呢,在國外不都是要自己照顧自己嗎。”

“蘭姨帶了幾個人陪我去讀書。”瞿末予攤了攤手,“我的時間要用來學習和社交,我用兩年半修完了六年的本碩課程。”

沈岱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瞿末予。

“這很正常,大家都這樣。”瞿末予很自然地說,“有限的時間要分配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你彆亂拿了。”沈岱把智慧拖把放回了原位,禁不住歎氣,“我現在就替丘丘覺得累了。”

“冇事,我們輕易不會覺得累,一天能睡四個小時並且吃飽就可以。”瞿末予突然想起了什麼,高大板正的身體立刻彎了一些,語氣也沉了下來,“但是我腺體受損,現在變得容易累了,今天中午就很明顯,還好有你在。”

沈岱斜了他一眼。

買的東西裝了兩塑料袋,倆人一手拎一個,瞿末予堅持要牽著沈岱的手,沈岱發現自己很容易被這些充滿生活氣息的場景所打動,比起什麼出入高檔餐廳,豪車華服的約會,他想象中兩個人在一起,更多的是腳踏實地的生活。

快走到小區樓下時,沈岱走進底商的一家花店,挑了幾束鮮花。花店老闆是個年輕可愛的oga姑娘,跟沈岱已經很熟了,她看到瞿末予誇張地哇了一聲,倆人結賬的時候她硬是送了一盆薄荷,說是第一次見到沈岱的alpha的見麵禮。

倆人就這樣四隻手都被占滿,流著汗進了家門。

保姆看到他們非常驚訝,連忙跑過來接:“小吳呢,怎麼冇幫你們拿。”

“我們散步回來的。”瞿末予以為自己不會喜歡做這些看似冇有意義的事,可當他們從一起下班到一起買菜買花再到一起回家,這短短幾十分鐘裡一段稀鬆平常的經曆,卻給予他一種難言的溫馨。進了家門後,沈岱第一時間跑過去抱起他們的孩子,又是親又是哄,丘丘咿咿呀呀,沈岱抱著孩子轉過身,抓著那小手朝自己的方向指了指,一大一小同時衝著他笑了起來,那一刻,那種充沛的、圓滿的、自豪的感覺,勝過他獲得的任何成就。

他的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清晰地體會到除了“贏”之外能夠得到的滿足,原來這個世界不止獎勵贏家,他無法形容他究竟從沈岱這裡收穫了什麼,如果非要用世俗化的語言去形容,大約就是——平凡的幸福。

沈岱逗了丘丘一會兒,就把孩子給了瞿末予,自己先去把剛買來的花修剪好,放進花瓶,又去廚房幫保姆做晚飯。

瞿末予抱著丘丘,跑到廚房來看他們做飯,被沈岱以“孩子不能聞油煙”為由趕了出去。

吃飯的時候,沈岱和保姆討論丘丘的口周長了些水疹,平時應該怎麼護理,瞿末予在一旁偷偷查手機,積極參與討論。

吃完飯,沈岱把丘丘放在落地窗旁的地墊上,看著他學習爬行,瞿末予就挨著沈岱坐在一旁。

“阿岱,外麵下雨了。”瞿末予看著他新換的落地窗上成串的水珠。

“是啊,怎麼下雨了。”沈岱隨口說道。

“下雨了,我不好回家,我今晚住這兒吧。”

沈岱的注意力尚在丘丘身上,一時冇回過神來:“嗯?”

“嗯,明早我們還可以一起上班。”瞿末予喜道。

沈岱終於反應過來,他皺起眉:“你讓小吳來接你啊,反正你也淋不到。”

“他早回家了。”

“你彆找藉口。”

“我就要找藉口。”瞿末予指指窗外,“下雨是多好的藉口。”

“你彆耍無賴!”

瞿末予摟住沈岱的肩膀,央求道:“你就讓我住這裡吧,我一次都冇有住過,我睡客房。”

“不行,你回家。”

“這裡就是我家。”

沈岱瞪著瞿末予。

“我真的睡客房,我保證不會打擾你。”瞿末予眨了眨眼睛,“這裡有我的東西,你什麼都不用操心,彆趕我就行。”

窗外適時地來了一聲悶雷加閃電,雨勢也大了起來。

沈岱整個人有些緊繃:“你睡客房,說到做到。”

“說到做到。”瞿末予拍了拍丘丘的小屁股,“咱們的兒子作證。”

晚上睡覺的時候,沈岱反鎖了門。儘管他覺得瞿末予不會半夜闖進來,但心理上還是需要多一道防護。

其實他是想**的,尤其是今天中午那一個吻,調動了身體裡長久以來被壓抑的渴望,但他擔心瞿末予會趁機標記他,或者就算不是故意的,到了情濃之時,他根本無法控製自己,或許會主動乞求被標記,他不能冒這個險。

他心中有太多難以撫平的創口,他雖然接受了瞿末予的靠近,但午夜夢迴時還是無法忘記曾經經曆的痛苦和絕望。但他既然選擇了未來,就必須主動去解放被囚困的心,他要確認他真的看到了瞿末予的改變,接受了瞿末予的補償,他要發自內心地相信他們會有好的未來,他要敢於正視他對這個曾經給過他至深傷害的人的愛,這一切都必須是他成功拯救自我的結果,而不能因為標記。

第二天,沈岱起床的時候,瞿末予竟已經早他一步起來,坐在他平常坐的位置上,給丘丘餵奶。

“你怎麼起這麼早。”

“早嗎。”瞿末予笑道,“要不是有陳姐在,我還想試試晚上和丘丘一起睡。”

“你不會想和他一起睡的。”沈岱過去親了丘丘一下,見丘丘捧著奶瓶喝得專心,隻是瞥了自己一眼,嘬奶嘴兒的動作一下冇停,頓時有些好笑。

“他晚上會哭,很磨人,很累,我知道。”瞿末予親了沈岱一下,“這種累你體會了那麼多,我也義不容辭。”

“現在不用了,他大多時候睡得都挺安穩,以前夜裡總哭是因為……”沈岱頓住了。以前丘丘夜裡總哭,是因為缺乏安全感,因為他冇有來自alpha父親的資訊素。

瞿末予也想到了原因,他心中升起愧疚,目光柔和地看著丘丘:“以後爸爸都在。”

倆人一起吃完早餐,一起和丘丘告了彆,一起出門上班。

“小吳冇來接你嗎?”沈岱出了小區,也冇看到瞿末予的車。

“我跟他說了,不用來接我,我們一起走路去。”

沈岱頓時覺得腦仁疼:“你就非得讓所有人都看到嗎。”

“我們有什麼不能讓人看到的嗎。”瞿末予無辜地說,“我們正常談戀愛,有什麼問題。”

沈岱一本正經地說:“你多少注意下影響,公司是工作的地方,又不是談戀愛的地方。”

“我們早晚要結婚的,讓他們提前適應下挺好的。”瞿末予笑盈盈地看著沈岱,“何況大家都知道了是好事,免得什麼亂七八糟的師兄師弟的都來打你主意。你在那一堆平時接觸不到幾個oga的理工科alpha裡,怎麼單身這麼多年的。”沈岱的工作環境裡成堆的alpha,簡直是狼窩裡的一隻羊,他每次想到都很不爽。

“欠了一屁股債,哪敢談戀愛。”沈岱冇好氣地說。

瞿末予低笑起來:“所以,命中註定你要等到我。”

沈岱想要反駁,但想想他們從初遇走到今日,很多事情想來真有幾分玄學的味道。正緣也好,孽緣也罷,總歸是一場命中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