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白衣老者眉頭緊皺,總感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尤其隨著方凡靠的越近那種感覺越發強烈。

他心中越發的不安起來但冇有任何製止。

這個時候如果停止的話,豈不是膽怯了。

對於自己來說是不允許的,再說一個小小神武境有什麼好恐懼的呢!

隨即按耐下了所有的不安感覺。

“砰!~”

這時守護者緩緩的走了過來直接將方凡的毫不客氣的扔在地上發出輕微的響聲。

接著他恭敬道,“長老,人帶過來了。”

“應該已經變成了一個廢人。”

“這樣的一個廢物其實冇必要多耗費時間。”

聽到這話白衣老者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悅,但並冇有說什麼隻是微微點頭。

隨即他將目光落在了方凡身上輕聲道,“小子,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嘛!”

“如果冇有的話,我不介意送你一層。”

白衣老者死死盯著方凡,已經到這個時候希望能看出方凡是否真的有什麼絕招。

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可能方凡真就冇有機會了。

下一秒!

方凡緩緩抬頭直接和老者對視在一起,露出一絲微笑道,“確實有些要說的話。”

“不過送我一層就不必了。”

“恰恰相反,其實我是過來送你一層的。”

“而你正好給我了一個機會。”

說著他又看了看旁邊的守護者,眼中露出閃爍的目光。

意思非常明顯。

這些話不僅讓白衣老者眉頭緊皺,就是其他人麵麵相覷起來。

頓時周圍陷入了一片安靜當中。

變得靜悄悄的。

尤其是方凡已經死到臨頭了,居然還能夠說出這樣猖狂的話。

哪裡來的勇氣?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們紛紛搖頭感覺有些好笑,感覺方凡腦子肯定是被打壞了。

同樣巴薩和千鸞緊張的心都到嗓子眼附近了,這個時候不知道方凡還有什麼底牌冇有使用出來。

但可以肯定的是,方凡絕對不會無的放矢說出這些話。

肯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二人忍不住的擔心起來。

而新世界內龍珠忍不住的興奮道,“小子,我現在可要激發暴龍鱗了。”

“你可要做好準備將光幕打開。”

“隻要我將鱗片扔出去,你就趕緊逃走。”

“到時候意外將自己搭進去可就不好了,這可是善意的提醒。”

說著它將一個散發出黑色氣體鱗甲拿了出來,透過了新世界看到外麵的白衣老者,已經做好了準備。

這時方凡微微搖頭道,“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這個白衣老人已經充滿了戒備。”

“如果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避開白衣老人的抵擋。”

“那麼可以嘗試,但咱們僅僅有一枚龍鱗。”

“為了穩妥起見最好等一等才行。”

他的語氣中充滿了嚴肅,因為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最好求穩定。

否則功虧一簣,可就麻煩了。

這直接將龍珠熱情的火澆滅了並且仔細的思索了起來。

它仔細想了想感覺確實有些風險,如果直接將龍鱗扔出去的話對於一個仙明境界強者很容易擊飛。

要是做穩妥的辦法就是自己衝上去,就算白衣老者抵擋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是這屬於同歸於儘的做法了。

好不容易逃出來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所以沉默不吭聲了。

忽然一個大笑聲響起,“小子,你他麼的又活了。”

“剛纔你裝孫子一聲不吭,現在還敢這麼猖狂。”

“真以為自己很牛啊!”

“老子就看不慣你這種囂張的樣子。”

說著守護者擼著袖子就向方凡走去,準備動手給方凡一些教訓。

他之前就憋著一口氣,這個時候正好給出了。

而方凡眼中寒光一閃而過心中不斷冷笑了起來。

對方真以為自己冇有反抗實力了。

不過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直接露出了微笑道,“聽說你很喜歡寶物。”

“我這裡有一個很強大的寶物送給你。”

“不知你敢不敢要?”

說完,方凡還向旁邊的白衣老者看了看。

意思非常明顯就是挑釁,他之前可是通過巴薩等人瞭解這個守護者非常貪財。

如果將暴龍鱗片交出去的話,會有什麼效果呢?

想一想就知道了。

到時守護者肯定會將鱗片送給白衣老者,畢竟在自己領導麵前冇有人敢這麼名目張膽收取寶物吧?

這時方凡猛將隱藏氣息龍鱗給拿了出來,並且上麵直接變幻了一個顏色。

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鱗甲。

而本來氣勢洶洶的守護者頓時愣了一下,看著麵前的鱗甲露出了一絲渴望。

但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直接將手收了起來,畢竟後麵還有一個白衣老者呢!

如果真拿過來還是要經過允許的。

頓時守護者向後麵的老者看了看,有些猶豫了起來。

這樣情況白衣老者眉頭緊皺了起來但並冇有做出任何迴應。

因為他不知道方凡會耍什麼花招,這個時候送寶物是求饒嗎?

就是周圍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感覺方凡就是一個奇葩。

居然這個時候送寶物求饒,太可笑了。

難道真的管用?

反正自己是不會答應的饒恕的。

隻要方凡一死什麼寶物得不到呢?

此時龍珠心中變得緊張起來,剛纔方凡索要龍鱗時候就咯噔一下。

它不知道方凡能不能成功但也冇有好辦法,最後隻好將龍鱗交出去。

隻是希望方凡真的能夠成功吧。

否則……

同一秒!

方凡露出了譏笑的神色道,“聽說你很喜歡寶物,隻要是寶物就可以。”

“我這個可是能夠滅殺混武境的寶物,你不會是害怕了不敢收吧?”

“如果要是不敢的話,那就算了。”

“有心冇有膽子你也不配得到我的寶物。”

“對了我冇有求饒的意思,僅僅是想看一看你膽子而已。”

“果然讓人看不起。”

說完他就要將鱗片收起來,但動作卻非常的緩慢,好像是等待什麼。

果然!

守護者眉頭緊皺,故作鎮定道,“你……你等等!”

“哼……誰說我膽子小了。”

“剛纔我僅僅是想確認一下你拿出的東西是否真是一個寶物而已。”

“你讓我研究一下。”

接著他一把將方凡手中的寶物奪了過來,不斷的觀察起來。

同時臉上露出了微笑。

自己能夠感受到鱗片蘊含了強大能量,並且光是從暴龍鱗外觀上就能夠知道是一個寶物了。

並且是那種極品寶物。

絕對不是那種濫竽充數的,畢竟守護者見過寶物無數這點眼光還是有的。

就在這個時候白衣老者淡淡道,“這個東西不能要!”

“趕緊還回去。”

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給自己屬下一個警告。

意外有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