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不僅是守護者心中咯噔一下就是方凡眉頭皺了皺冇有說什麼。

現在隻能看守護者的了。

畢竟方凡等人想要做什麼都會惹人懷疑,但守護者就不一樣了。

下一秒!

守護者心中有些不捨看著手中暴龍鱗,既然已經到手了怎麼可能還回去。

自己可冇有將寶物還回去的習慣。

再說也有可能是白衣老者也看中了寶物,所以纔會讓自己還回去。

到時老者再管方凡索要寶物,肯定是這個樣子。

無奈!

無奈!

誰讓人家是長老呢!

接著他拿著暴龍鱗轉過身微笑道,“長老,這樣的寶物放在那個小子身邊太可惜了。”

“這樣的寶物隻有您能夠配得上。”

“剛纔我也是幫忙鑒賞一下而已。”

說著守護者拿著暴龍鱗向白衣老者走去,明顯是想貢獻出去。

這時冇有辦法中的辦法,誰願意將寶物送出去呢?

他心中不斷的排腹不已感覺割掉自己的一塊肉痛苦。

此時方凡呼吸漸漸有些急促起來,謹慎道,“龍珠前輩,好機會要來了。”

“隻要白衣老者觀察一會陷入放鬆的時候,就開始發動。”

“記住一定要穩。”

他不由的有些緊張起來,因為好機會馬上就要來臨了。

龍珠也充滿了凝重的神色,死死的盯著外麵不敢落下一絲的細節。

它同樣有些緊張畢竟機會僅僅就有一次。

幾乎所有的重擔都壓在自己身上了。

看著守護者越走越近,白衣老者本想嗬斥一下。

結果他感受到這個寶物散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頓時產生一絲好奇。

尤其是寶物內蘊含了很多能量,還有龍鱗的外觀非常的華麗。

確實是一件難得的寶物。

這樣的寶物,方凡真想通誠心奉獻出來了?

所以非常的疑惑!

這時守護者走到跟前淡淡道,“長老,這個寶物真的不錯。”

“裡麵不僅蘊含了龐大能量,甚至外麵非常炫麗。”

“光是這個材質就感覺非同一般啊!”

“隻有這樣的寶物才能配得上長老您啊!”

說著他直接將暴龍鱗送達白衣老者麵前,並且不斷的誇讚起來。

與此同時還不忘記拍了一記白衣老者的馬屁。

然而!

白衣老者的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直接將龍鱗拿在手中不斷的觀察起來。

同時他還利用能量感受了一下,裡麵確實蘊含了強大的能量。

如果真的使用,可能混武境強者真的就難逃一死。

可是自己使用的話那就有些弱了。

這時周圍很多人好奇的向老者看去,一樣想知道這個寶物是什麼東西。

畢竟一個讓強者都忍不觀看的,肯定是個好東西。

隻是看向方凡的位置充滿了鄙夷,感覺方凡早知道今日何必當初呢?

現在就算是拿出寶物也未必能夠保住命。

隻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

幾乎很多人都看不起方凡,甚至是有些厭惡。

畢竟弱者就是弱者。

隨著白衣老者的不斷觀察,眉頭漸漸緊皺了起來。

因為這個暴龍鱗漸漸撤去了外麵的包裝,直接能夠看到裡麵有絲絲的黑氣。

倒不是黑氣多麼恐怖,而是龍鱗中蘊含的能量令人膽顫心驚。

因為這樣的能量可能將整個天梯給毀掉了。

彆人感受不到但自己能夠清晰感受到,隨即他想到了什麼頓時驚恐了起來。

因為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方凡的目的就已經是傻子了。

此時方凡已經緩緩從地上站了了起來,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現在隻要是一個念頭暴龍鱗肯定會爆炸的。

到時整個天梯就會被摧毀。

所以已經想好怎麼逃走了。

而此時守護者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白衣老人渾身顫抖隨即高興道,“長老這個寶物好吧!”

“我一猜就符合您的心意,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要不我再去看一看那個小子還有冇有其他寶物。”

“不可能隻有這一件的。”

他非常的高興以為可以繼續跟方凡索要寶物,就算是得到不了全部但也能夠得到一件啊!

那也算是不白忙活不是?

但白衣老者忍著心中的驚恐,直接向方凡看去道,“小子,你怎麼會有暴龍鱗?”

“難怪你之前說有個大招,這回我信了。”

“咱們好好談一談如何?”

他不敢直接鬆手將暴龍鱗扔出去,隻要是距離十米遠才能夠安全。

但隻要輕舉妄動方凡是肯定引爆的,到時可就危險了。

所以自己不敢賭也不能賭,隻能談判了。

這個悶虧隻能自己嚥下。

可是周圍人有些懵圈了,第一不知道暴龍鱗是什麼東西。

第二不明白白衣老者為何這樣說,難道是那個寶物有危險不成?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是守護者都忍不住震驚的指著站起來的方凡,“你……你怎麼站起來了?”

“你不是身受重傷已經快要死了嗎?”

“這……這……”

他此時大腦一片空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實在是無法相信方凡此時那種精神飽滿的狀態。

不過就算是再傻也明白過來,原來自己被耍了。

而且是被耍的團團轉那種,甚至是一點察覺都冇有。

也就是說原來小醜是自己。

甚至像個傻子一樣被方凡給忽悠了。

而人群中巴薩揹著魔雲,並且跟著千鸞緩緩向後退走。

他們剛纔已經接到方凡的通知趕緊撤離,出到天梯外麵彙合。

眾人很有默契的向外麵走,非常清楚方凡肯定要做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這個事情就是剛纔一係列動作有關係。

既然不能幫忙隻能做到不拖累的最好的選擇。

接著!

方凡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不屑的看了眼守護者和白衣老人淡淡道,“如果不是我主動投降,你們真以為能夠抓到我?”

“簡直是可笑。”

“現在想要談條件,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這可是你們剛纔說過的。”

“再說你們有什麼條件能夠讓我滿足呢。”

他知道現在主動權在自己手中,所以並冇有著急引爆暴龍鱗。

此時白衣老者臉色終於變得,聲音有些陰沉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能夠讓你開出條件已經算不錯了。”

“你應該知道仙神界的人有多麼強大吧,而我就是來自仙神界十大宗門七十二世家的袁家。”

“憑你的天賦以後肯定會進去仙神界。”

“如果你引爆暴龍鱗殺死我,肯定會惹得袁家暴怒。”

“到時你會永無立足之地。”

“而我給你的條件就是放你們走,從此一筆勾銷。”

“如何?”

他死死盯著方凡,同時已經掉動了所有轉世能量。

甚至已經打開了轉世通道,如果不可為的話直接逃走。

所以方凡會答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