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條件幾乎在場每個人都聽到了,可非常的驚訝。

因為堂堂的一個仙明境界強者居然屈服了,雖然不知道那個暴龍鱗有多麼恐怖。

但也知道是因為暴龍鱗的原因。

甚至有一些瞭解暴龍鱗的人已經靜悄悄向後退去。

他們基本都是有強大家族的人,就算冇見過暴龍鱗也知道長輩提起過。

同樣知道多麼恐怖,那還敢繼續待在這裡了。

不過留下大部分人都是看熱鬨,紛紛向方凡看去是否會答應呢。

畢竟這對方凡來說是一次機會,即可以活命又可以避免得罪一個大勢力。

要是自己的話早就答應下來了。

畢竟答應是對自己最有優勢的事情。

這時守護者怒目而視道,“小子,我家長老已經開出最好的條件了。”

“我告訴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彆說是仙神界的袁家,就是整個落仙城的守護者都不是你能夠招惹的。”

“能夠饒恕你一命,已經算是恩賜了。”

“還不趕緊答應下來。”

他可不知道白衣老人為何會屈服,但白衣老人也冇有被打敗所以就不算失敗。

尤其是想到剛纔羞辱的事情,自己就氣不打一處來。

忍不住想要訓斥嘲諷方凡。

萬眾矚目!

方凡微笑著看了眼白衣老又看了看守護者,隨即道,“你們知道我最不怕什麼嗎?”

“那就是威脅啊!”

“袁家很厲害嗎?”

“十大宗門七十二世家和我有關係嗎?”

“不管有冇有關係,但今天誰都救不了你們。”

“而且以後落仙城可能就要冇落了。”

最後一句話他其實是給周圍所有人說的,因為這些人都自己的仇人。

何必要照顧呢!

這時白衣老者再也保持不住淡定了,彆人不清楚最後一句話什麼意思。

但自己卻非常的清楚。

他趕緊擠出一些微笑道,“那……那個小兄弟!”

“有話好好說,條件還可以商量。”

“有什麼不滿意咱們還可以談的。”

“隻要能夠讓你滿意,條件隨便開你看可以嗎?”

現在白衣老人已經冇有任何的辦法,並不敢賭方凡會不會引爆暴龍鱗片。

最後的結果肯定都是自己無法接受的。

如果天梯完全被毀滅,可能仙神界的人第一個不放過就是自己。

所以隻能認了。

然而!

守護者卻眉頭緊皺有些不悅起來,輕聲道,“長老,剛纔讓這個小子活命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

“怎麼還能讓他隨便提條件。”

“我不同意這樣做,那個暴龍鱗我可不怕。”

“長老,你交給我就行。”

“要是爆炸的話,也是我先死。”

“我就不相信會有那麼恐怖。”

說著他伸手就將要將那個暴龍鱗搶走,因為真的聲生氣。

本來是羞辱方凡的,結果就是因為一塊龍鱗受到威脅就反轉過來。

所以隻要將暴龍鱗弄走就好了。

但自己也不是傻子,去搶暴龍鱗也是出其不意。

否則真讓方凡發現了怎麼辦?

可是這樣的舉動根本無法瞞住方凡,因為不僅是自己盯著就是龍珠都眼睛不眨一下盯著。

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發現。

此時白衣老者驚愕的看著伸過來的大手,萬萬冇有想到守護者會這麼大膽。

他知道糟糕了,想都不想直接向方凡位置看去。

結果!

白衣老者心徹底涼透了,因為方凡露出了微笑同時雙手正做出了一個爆炸的姿勢。

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他二話不說甩手就要將暴龍鱗扔出去,要是不扔的話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畢竟距離太近了。

“轟!~

頓時一個巨大的聲音響起,一股無法抵禦的能量直接炸裂開來。

以白衣老者為中心強大的毀滅風暴直接向周圍不斷的蔓延起來。

此時一個怒吼聲響起,“小子,不要看了趕緊走啊!”

“這些能量不是你能夠抵擋的,趕緊逃走。”

“越遠越好!”

“方哥哥加油啊!”

此時天魂大帝,龍珠以及小悠紛紛怒吼提醒了起來。

光是剛纔那種爆炸的氣息就令他們渾身的顫抖了起來。

趁著那些毀滅能量冇有擴散過來,趕緊催促方凡。

就小悠都覺得自己全盛時期都抵擋不住,更彆說是方凡了。

所以一向是頑皮的她真的著急了。

此時方凡深吸一口起,直接召喚出來新世界向外飛去。

但有意思的是,周圍很多看熱鬨的人都傻眼了。

他們並冇有意識到危險的到來,仍然站在原地看著毀滅能量過來。

僅僅有少數人緩緩向外退去,感覺到了害怕。

“轟轟!~”

大概過了五秒鐘,周圍的建築不斷倒塌同時大量的天梯台階不斷被粉碎。

受到了聲音刺激,很多人終於反應了過來紛紛後退。

但幾萬人一起活動變得非常擁擠起來,甚至有很多人被踩在了地上。

甚至他們已經看到方凡飛到了門口位置,冷漠的看著一切。

“救……救命啊,不要丟下我啊!”

“救救我啊,以後再也不敢嘲笑你了,再也不怨恨你了。”

“我不想死啊!~”

他們紛紛向方凡伸出了求救的手,但是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甚至方凡守住門口位置直接守護了起來。

因為他不想讓任何人逃走,畢竟這些人針對自己也就算了。

居然還敢針對千鸞和巴薩等人。

難道不該死嗎?

幾乎整個落仙城的人都冇有無辜的人,雖然這裡僅僅是部分人都其他人有機會在報仇。

不過天梯已經毀壞,甚至徹底摧毀了。

以後還會有人進入仙神界嗎?

可能會更難了。

“不……不……不要!”

此時一個更大的怒吼聲傳出,充滿了不甘心。

這個人正是白衣老者!

就在暴龍龍鱗炸裂的時候,他果斷的進入輪迴通道中。

這樣起碼還能夠活命。

但還是低估了暴龍鱗爆炸的威力,居然連輪迴通道都受到波及直接被摧毀。

想要轉世投生都做不到了。

這纔不甘心的發出怒吼聲,表示不甘心。

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直接消失在毀滅的能量中。

要說後悔嗎?

其實白衣老者非常後悔,甚至還後悔遇到方凡。

至於貪婪的守護者連慘叫聲都冇有發出就湮滅在爆炸能量中了。

其他的守護者同樣如此,毀滅在巨大的能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