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童子嚇得噗通一聲跪下:“小的都是按著方子煎的啊,絕對冇有隗樂粉在裡頭,小的……”

“不一定是他。”鳳兮若看向楚玄淩。

楚玄淩雖然冇說什麼,但剛纔鳳兮若那操作確實讓他有幾分佩服,他抿了抿薄唇:“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本王會參考。”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

說的好聽!參考個屁,裝什麼逼!還不是想不到了才問她!

鳳兮若開口:“小鬆,你方纔從煎藥到送藥再到喂藥這一路都是你做的嗎?”

小鬆急急忙忙的道:“煎藥送藥都是小的做的,喂藥是取了進來給婢女喂的,但小的再旁邊看著呢,不會有人有機會放進去的。”

這麼說,不是喂藥的時候。

鳳兮若想了想:“那煎藥整個過程你可有離開?”

小鬆搖頭。

也冇有?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你送藥的路上呢,藥有冇有離開過你的手你的視線,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你忘了點什麼東西找不到真的下毒之人,怕是隻有你背鍋了。”

這話嚇得小鬆連忙道:“送藥的路上,若是說有什麼時候離開過手和視線,啊,對了,有個叫做敏紅的姑娘說自己的簪子掉了,讓我幫她找找,我看著她哭的這麼厲害,就將藥碗擱在廊上去幫她找,前後也冇有多久……”

鳳兮若皺眉,楚玄淩已經開口:“將敏紅叫來!”

“是!”

莫宴飛快的奔了出去,不到片刻,莫宴匆匆的回來了:“王爺!不好了!敏紅的房間裡衣服細軟之類的都冇了,想必是跑了!”

這個時候跑了,看來是她冇錯了!

楚玄淩立即吩咐:“眼下天剛剛亮,時辰還冇到,隻有城東的城門是開了的,若是她要出城,隻能從城東的城門走,莫宴,帶人兵分四路,一路去其餘幾個城門守住,一路去城中搜尋,一路守著東城門,還有一路盯著這裡!”

“是!”

“是!”

侍衛們齊齊應聲。

楚玄淩快步走了出去,鳳兮若愣了愣,跟了上前:“喂,你去哪裡?”

“明月鳥肆,那是距離東城門最靠近的一處鳥肆,裡頭有各種珍奇的鳥禽,每日都會有很多人去,若是混跡在那一處鳥肆跟著那些人一同出城,保不齊會看漏眼。”

楚玄淩說完才發現自己乾嘛要跟鳳兮若這女人解釋這麼多!

鳳兮若皺了皺眉,明月鳥肆,鳥肆?

“專門賣鳥的?”

鳳兮若邊走邊問。

楚玄淩淡淡的挑眉:“有問題嗎?”

“你弟弟以前是不是常去?”

那幾隻特工鳥有冇有可能在那裡有線索。

聽到自己弟弟,還是從鳳兮若嘴裡說出來的,楚玄淩臉色陡然就沉了。

鳳兮若慣會察言觀色,立即一本正經的道:“我冇有彆的意思,你彆誤會,但是當年的事絕對不是我做的,我冇有勾引你弟弟更冇有逼死他,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給你個交代的!到時候我們就去皇上麵前說清楚,然後和離!”

聞言,楚玄淩眉頭緊縮,下意識的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拽到自己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