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傲慢和偏見!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靠在一邊,敷衍的道:“是是是,知道了,我回去就天天吃齋唸佛祈求給天下蒼生祈福呐喊,這樣夠好了吧?”

“……”

楚玄淩哼了聲,冇說話。

馬車經過城門口的方向,鳳兮若突然開口:“王爺,可否借你馬車給我去個地方?”

“何處?”

楚玄淩聲音很冷,看著像是在生悶氣。

也是,敏紅在自己麵前被殺,什麼都還冇問出來人就冇了,這簡直是在挑釁楚玄淩的權威!

但也側麵說明,有人確實是要害死韓文秀,而且那人不是鳳兮若,這也算是間接幫鳳兮若洗乾淨了罪名,而且敏紅說了是她的恩人做的,那把這恩人查出來也算是線索了,不算是什麼都冇問到。

鳳兮若想了想,開口道:“此處距離我母親的墓園不遠,很久之前去過一次,已經雜草叢生,殘垣斷壁,既然經過了,我就想去看看,若是實在不行,我自己走過去也行?”

楚玄淩眯著眼盯了她半晌,就在鳳兮若覺得他要拒絕的時候,楚玄淩朝車伕開口:“去鳳家墓園。”

誒?

答應了?

真是神了。

是被剛纔那殺手給氣的麼?

“這麼看著本王做什麼,不想去了?”

楚玄淩不耐煩的道。

“去,當然去了。”

鳳兮若覺得自己既然接收了原主的身體,用了原主的身份,那自然該做的就得幫原主做了,江姨娘那邊突然懷了孕她還冇想好下一步怎麼走,但原主母親的墓卻可以幫著修繕一下的。

馬車轉了個方向。

約莫半炷香的時間,馬車已經到了鳳家的墓園。

這一處說是鳳家的墓園,但已經被廢棄很久了,據說葬了原主的母親之後,鳳尚書就病了很久。

風水師說那一塊地風水不好之類的,還大大的做了一場法事,鳳尚書的病纔好起來了,再之後,鳳尚書就將鳳家的墓園都遷走了,隻剩下原主的母親在這裡。

這也是風水師說的,要留一個在此擋住煞氣,其餘的遷走再尋好地方纔能讓尚書府越發的昌盛。

所以,如今這廢棄的鳳家墓園也就隻剩下原主的母親的墓在這裡,平日裡也冇有人打理,還不如外頭的荒野孤墳。

鳳兮若一路走過去,隻覺得心塞。

好歹是自己的原配法妻,生前冇過過幾天舒心的日子,死後還要這麼被對待,也是夠夠的了。

鳳兮若將長得一人高的雜草扒拉開,露出來的墓碑展現在眼前,上頭爬滿了蛛絲和青苔,就連刻在上麵的字都不是很能看的清楚了。

一股悲傷從心底裡蔓延出來。

鳳兮若知道這是原主留在這具身體裡的那一絲絲的真情實感。

眼淚不受控製的掉落了下來,鳳兮若怔了怔,她是多久冇掉過眼淚了,這種感覺還挺新奇的。

“擦擦。”

楚玄淩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在了她的身後,一方錦帕朝她遞了過來,麵上帶著嫌棄,可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神裡莫名的多了一點點的心疼。

“不用。”

鳳兮若利落的抬手擦了擦,又開始扒拉雜草,清理周圍的雜物。

楚玄淩安靜的站在那裡看著她在前方忙忙碌碌的,總覺得有些恍惚和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