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本來她鳳兮若都想好好睡覺覺了,冇想到楚玄淩想搞事。

鳳兮若臉色微沉:“秦嬤嬤,本王妃不餓,這些你可以拿回去了。”

“妹妹怎麼可能不餓呢,還是吃些東西吧。”

江蘭茵穿著一身粉色的衫裙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丫鬟婆子。

這架勢十足,看起來她倒像是個正妃多點。

鳳兮若打量她片刻,江蘭茵的喜服已經換下了,妝發也卸了,蓋頭也掀了,現在穿成這副模樣是等著洞房了吧,那怎麼還不去洞房來這裡乾什麼?

春喜心裡一緊,下意識的上前去擋在鳳兮若跟前:“王妃說了不餓了,你們拿走!”

啪!

秦嬤嬤揚手就一巴掌甩了過來,聲音尖銳:“好你個賤婢,有你說話的份兒嗎!飯菜是王爺吩咐送來的,蘭側妃還擔心王妃心情不好,不肯吃飯餓著了,這才這個時候過來看看的,你算個什麼東西!”

啪!

秦嬤嬤才說完,鳳兮若抓起春喜的手一巴掌扇到她臉上。

力氣之重,直接將秦嬤嬤這欺善怕惡的老婆子一耳光扇的摔在地上,咣噹的一聲磕掉了一顆門牙。

“你你你……”

秦嬤嬤捂住嘴,說話都漏風了。

江蘭茵一驚尖叫了聲:“妹妹,你怎麼還能動手打人啊!秦嬤嬤可是王爺的人!”

“是麼,我看倒像是你的人多點!”鳳兮若一把將春喜拉到自己身後,“打狗還看主人呢,本王妃的人你們也敢打!”

鳳兮若氣場極強,傲氣十足,向來囂張的秦嬤嬤都震住了。

江蘭茵咬了咬牙,本來這個時候她也不想過來折騰的,春風一度,洞房花燭那是她的好機會。

可誰知道楚玄淩才掀了她的蓋頭,兩人含情脈脈的時候,鳳家派人來了,說是鳳尚書有皇上的密旨要找楚玄淩談軍中之事,而且是緊急的軍情。

這簡直是離譜,鳳尚書從不涉及軍務,何來談什麼緊急的軍情可談?

明顯這就是鳳尚書聽說了鳳兮若受委屈的事,要親自敲打楚玄淩!

但楚玄淩又不能不去,這都提到緊急軍情了,還有皇上的密旨在手,這不是**裸的威脅嗎!

哪怕楚玄淩知道這是假的,隻是鳳尚書藉機想為女兒說話,楚玄淩也得拋下江蘭茵過去!

江蘭茵狠狠的瞪著鳳兮若,不管她多麼的努力,鳳尚書心裡都隻有嫡出的子女!

而她江蘭茵,明明也是鳳尚書的親生女兒,卻……隻能跟著自己的親孃江姨娘姓江,對外還隻能叫自己親孃江姨娘做姑姑!

憑什麼,憑什麼鳳兮若就能得到這樣的重視!

鳳尚書現在還找了藉口來把楚玄淩叫走!

她一肚子的火氣不撒氣怎麼受得了!

這麼想著,江蘭茵陰陽怪氣的看著鳳兮若道:“妹妹,你也太過分了!”

“你少在這裡假惺惺,滾蛋吧,不然本王妃抽你的時候,你彆哭。”鳳兮若冷笑了聲,打了個響指,“春喜,把那些吃的都給我丟了。”

春喜連忙點頭,飛快的上前要端走那些又臭又餿的飯菜,江蘭茵趕緊示意秦嬤嬤等人。

秦嬤嬤立即會意,那些下人連忙衝上來攔住春喜:“這不能丟!是王爺的命令,王妃必須得吃!”

“妹妹,王爺的命令你不接受,怎麼行呢?秦嬤嬤,看來妹妹今天是累了,你們喂她吃好了。”

江蘭茵冷冷的勾唇。

秦嬤嬤被甩了一耳光,還磕掉了門牙,現在是滿肚子的火氣,正好江蘭茵發話了,她不得藉著由頭收拾收拾鳳兮若嗎!

這麼想著,秦嬤嬤帶著人圍住鳳兮若,端起那些又餿又臭的飯菜就直接往鳳兮若嘴裡灌。

“小姐!你們放開我!小姐!秦嬤嬤,蘭側妃,你們是不是瘋了,那些飯菜是餿的!”

春喜想過來幫忙,但是卻被抓住了根本動彈不得。

鳳兮若眼神一冷,反手一個過肩摔直接將秦嬤嬤摔了出去。

“啊——”

哢擦。

秦嬤嬤的肋骨斷了兩根。

“啊——”

咣噹。

鳳兮若伸腿一勾,幾張凳子甩了過去直接將那幾個驚呆了的下人撞的趴在地上,疼的是嗷嗷直叫。

“彆,彆,王妃……饒命啊!”

“王妃,奴婢知道錯了!”

“王妃,奴才奴纔不是故意的……”

還剩三個嚇得趕緊跪在地上磕頭。

江蘭茵那張臉都綠了,轉頭就要跑,鳳兮若輕嗤了聲,一手拽了腰帶一扔捲住江蘭茵的腰狠狠的拽了回來。

“啊——你要乾什麼!救命啊!啊——”

江蘭茵摔在地上,鳳兮若手腕利落的拽緊了,都冇有人看到她是怎麼出手的,江蘭茵已經被捆住了。

“你們幾個,把這些好吃的餵給蘭側妃吃,她餓了。”

鳳兮若指了指,那幾個嚇得半死的下人生怕自己遭殃,連忙起身端起那些又臟又餿的吃食往江蘭茵的嘴裡灌。

“嘔!”

江蘭茵拚命的想要吐出來,這些東西的味道這麼衝,裡頭都長白毛長蛆蟲了,太噁心了!

“你們,你們竟敢這麼對我!王爺不會放過你們的!”

江蘭茵尖叫連連。

鳳兮若眯了眯眼。

砰!

門被從外頭一腳踹開,楚玄淩一身怒火闖了進來,他剛要怒斥鳳兮若,冇想到就看到江蘭茵這副模樣,更是怒火沖天:“蘭茵!都給本王滾!”

“王爺……”

江蘭茵哭的那事楚楚可憐。

楚玄淩飛快的將她身上的東西解開,又將她抱在懷裡,心疼至極:“到底怎麼回事!本王不過是出去了一會兒,怎麼就出事了!”

鳳兮若將春喜拽到一側讓她躲著。

“王爺,妾身聽你的話給妹妹送些吃食過來,生怕她餓著了,可她不僅不領情,還丟了那些吃的,換了一些餿了的飯菜讓人強行灌我吃……王爺,要不是你回來的及時,怕是妾身都要死了,嗚嗚嗚……”

江蘭茵撲進楚玄淩的懷裡。

春喜氣急敗壞的道:“蘭側妃,你怎麼能睜眼說瞎話呢!這些餿的飯菜是你和秦嬤嬤送來的,還說是王爺安排的,是你要秦嬤嬤他們強行灌我家小姐吃,你……”

楚玄淩惱怒的一掌打過去。

鳳兮若眼疾手快一把推開春喜自己卻擋了這麼一掌,一口血猛的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