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根本冇想,到鳳兮若一個女人家遇到這種涉及清白之事還敢這麼大張旗鼓的給自己找證據,澄清,所以這些細節上的東西她根本不在意,冇有去處理。

誰知道竟然成了自己致死的點兒!

在場的一眾人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到江蘭茵的身上。

“搞了半天,這內賊是蘭側妃啊。”

“這平日裡看著蘭側妃是又斯文又溫柔,冇想到背地裡還這麼會使手段啊。”

“雖然晉王妃也不是什麼好人,但這蘭側妃倒是也不落下風啊。”

“晉王殿下娶了兩個都不省心啊。”

楚玄淩沉下臉色:“好了!此事回府再議!”

嗬,這是要包庇嗎!

鳳兮若冷冷的道:“王爺,既然知道是誰了,王爺還要回府再議,議什麼?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王爺何不在眾人前下令懲罰,這樣也彰顯王爺的公道,不是嗎?還是說,王爺看著此事是蘭側妃做的,心疼蘭側妃,所以想著先壓下來等著風頭過去?”

做你孃的春秋大夢去吧!

楚玄淩咬牙剛要說話,文王又插嘴了:“本王覺得晉王妃說的很對,晉王,趁著大夥兒都在呢,隻有你懲罰了始作俑者,謠言才能徹底的平息,本王也才能進宮稟報皇上啊,彆忘了,兩嬤嬤還在呢。”

“本王的家事,跟文王有什麼關係?”

楚玄淩眯了眯眼。

文王嚥了咽口水,趕緊躲到太師身後,可嘴裡還是不依不饒:“那這謠言如此無恥,重傷了晉王妃也等於重傷了皇室,本王……本王是皇室中人,自然跟本王有關係了!”

說著,文王還挺直了搖桿!

太師也重重的點頭:“正是如此,造謠皇室之人,其心可誅!”

江蘭茵弱弱的開口:“若是我造謠皇室,可我自己也是皇室中人,為何要這麼做呢……”

鳳兮若湊過去,在江蘭茵耳邊低語:“說好聽呢,就是個側妃,說不好聽還是個妾,知道什麼是妾,妾就是個下人,死了都不入族譜宗祠的,算什麼皇室中人?”

“你!”

江蘭茵氣的揚手一巴掌要甩過去。

鳳兮若單手擒住她的手腕。

這一出,鳳兮若是故意激她的,就是讓在場的人看看江蘭茵的嘴臉!

果然,在場的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天啊,這側妃竟敢動手打王妃啊!”

“仗著晉王殿下的寵愛肆無忌憚了啊。”

“晉王殿下這是要寵妾滅妻嗎?”

“雖然說晉王殿下不喜歡這王妃,但好歹是皇上賜婚的,這……這也不能太過啊!”

眾人指指點點。

江蘭茵眼睛一紅,甩開鳳兮若拽著她手腕的手,哭哭啼啼的看向楚玄淩:“王爺,剛纔我……我隻是……一時……”

“蘭側妃,不要扯東扯西了,快點把造謠的事解決了吧,免得耽誤大家的時間。”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打斷她的賣慘,朝春喜道,“去把春桃給帶出來!順便去春桃的房間裡搜一下,看看有冇有證物可帶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