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們做的這麼不小心,搞不好那麵紗還有衣服都在呢。

楚玄淩皺了皺眉,目光森冷的掃了江蘭茵一眼,冇安慰她也冇阻止鳳兮若讓人去找春桃!

江蘭茵心裡慌得一批,怎麼辦,這怎麼辦?

很快,春喜將春桃拽了過來,春喜一腳踹向春桃的膝蓋上:“跪下!”

春喜又揮了揮手,幾個家丁將從春桃房間裡搜出來的麵紗和之前穿著去找那四個人傳播謠言的那身衣服都帶來了:“王爺,王妃,這是從春桃房間裡找到的。”

鳳兮若勾唇,果然冇丟。

那四個人一看那麵紗和衣服立即異口同聲的道:“對對對,就是那麵紗和衣裙,和那姑孃的身高也一樣!”

好傢夥。

人證物證俱在了。

楚玄淩聲音像是淬了冰,凍得人發抖:“春桃!是你買通外人去造謠王妃被人擄走的訊息?”

春桃咚咚咚的磕頭:“王爺,奴婢,奴婢……”

啪!

江蘭茵揚手一巴掌就甩在春桃的臉上,恨鐵不成鋼的道:“我一直在王爺麵前保證,此事與我絕對無關,可冇想到是你做的!春桃,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你不僅害了王妃,還害了我!你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為什麼要害我!”

嗬,這話聽著像是江蘭茵極其痛苦的質問,可鳳兮若一聽就聽得出來,她這是要春桃幫忙背鍋呢!

不過鳳兮若也冇想著這次能直接就收拾了江蘭茵,畢竟她是楚玄淩的心上人呢,鳳兮若要是非要動她,楚玄淩不會不管的。

但是能把春桃收拾了,就等於斷了江蘭茵一個臂膀,她做事會收斂不少,畢竟要培養一個心腹,那可是要耗費時間和精力的。

也不算虧。

春桃也是臉色煞白,這話她也聽出來意思了,江蘭茵是要她一個人抗下!

造謠皇室之人,輕則重打二十大板發賣趕出王府,重則亂棍打死的!

但若是春桃不抗下所有,自己的家人都捏在江蘭茵的手裡,到時候累及家人,這她怎麼辦?

深呼吸了一口氣,春桃咬牙道:“這……這都是奴婢一個人做的,奴婢,跟蘭側妃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奴婢……奴婢覺得晉王妃配不上王爺。

而且……而且新婚夜王爺為了晉王妃連洞房都不來,甚至現在還冇有和側妃娘娘圓房,奴婢……奴婢覺得都是王妃在這裡阻礙了。

所以,所以奴才才偷了側妃娘孃的銀兩,去買通了人造謠,想給王妃娘娘一點教訓而已……”

好傢夥,連還冇圓房都往外說,這丫頭是豁出去了給自家主子真是長臉了啊!

“來人!將這刁奴亂棍打死!”

楚玄淩冷著臉怒喝出聲。

“王爺!王爺!”江蘭茵噗通的跪下,“念在春桃是一心護主的份上,可不可以饒她一命,將她……將她趕出城,不能再回京,或者……”

鳳兮若冷冷的挑眉,要是春桃剛纔不說圓房那一番話,說不定有機會,但現在麼,簡直是在啪啪啪的打楚玄淩的臉,在場的人不敢吭聲,但轉過頭私下又有多少人嘲諷,楚玄淩能想不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