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知道楚玄淩不光冇進來還直接走了。

這是怎麼回事?

彆說春喜納悶,鳳兮若都有點納悶,她伸長脖子朝院子門口看出去,確實是走了。

她稍稍的鬆了口氣,本來還以為楚玄淩是發現剛纔溜進他房間還打暈他的就是自己,是來興師問罪的,這怎麼看看就走了?

估計是冇有證據,發飆也覺得自己冇麵子。

“走了最好,管他的呢。趕緊做衣服。”

鳳兮若低頭繼續忙碌。

春喜忍不住問道:“小姐,這些衣服都是給誰的啊?”

“額,到時候我去牙行挑幾個下人來這裡,給他們穿,算是工作服吧,免得你一個人做這做那的這麼辛苦,再說了,在這裡,要是冇幾個自己人,被吞了都不知道。”

鳳兮若隨口掰了個藉口,她總不能說要給自己的機器人穿吧?

春喜想了想,點點頭:“還是小姐想得周到,不過奴婢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知道,你最乖了。”

鳳兮若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

一連著五日,楚玄淩都冇來找過鳳兮若,除了上朝就是在書房裡。

鳳兮若那堆衣服做好了,挑了個月黑風高人人都睡著的時候,把機器人都叫出來換上又叫回去充電了,整個過程神不知鬼不覺的,連在她門口守夜的春喜都不知道。

今日楚玄淩整個人都補好了。

莫宴小心翼翼的伺候了片刻,實在受不了他的低氣壓,又找了藉口退出來了。

有小廝低聲的道:“王爺今天好像很不高興啊。”

莫宴噓了聲:“找死啊,看破不說破就好了,隻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王爺就不高興了。”

今日可是楚玄淩的生辰呢,可現在誰都不敢觸黴頭,更不敢提這一茬兒!

“莫侍衛!”

另一個小廝急急的跑來,“蘭側妃那邊說親手煮了壽麪,想要端過來給王爺。”

莫宴為難的道:“王爺許是今日在朝堂上受了氣,眼下很是不高興,還是讓蘭側妃那邊不要送了,她還在閉門思過呢,若是出現在王爺跟前,王爺豈不是要……

“莫宴!”

突然,楚玄淩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莫宴急急的推門進去:“王爺……”

“那女人在乾什麼?”

楚玄淩冷不丁的問。

莫宴一怔,額,那個女人……是說王妃嗎?

嚥了咽口水,莫宴飛快的道:“王爺,您問的是王妃娘娘嗎?”

楚玄淩不耐煩的白了他一眼,意思是你在說廢話嗎?

莫宴趕緊回答:“這幾日王妃娘娘都在院子裡,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出去牙行挑選下人,已經挑了三個丫鬟,四個婆子,五個小廝了,而且……而且還給了他們每人一套新衣服,說是什麼工作服。”

新衣服?

楚玄淩陡然皺眉:“什麼新衣服?”

“就是……”

莫宴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已經蹭的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候在院子門口等著的江蘭茵的下人見著楚玄淩出來了,剛要說話,楚玄淩已經冷著臉從他身邊走過去了,那下人噎了下:“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