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連一個眼神都冇給那人。

纔到鳳兮若的院子門口,就看到鳳兮若指揮著那些丫頭婆子小廝在各種加固裝修她住的那個破院子,鳳兮若還在院子裡搭建了一個棚子,也不知道她去哪裡弄來了一大串的紫藤花全部纏繞到棚子上,長長的一條道,抬頭就是紫色的花綠色的葉子,真是頗有意境。

“那邊,鞦韆放那邊!”

鳳兮若指著角落的一個方向,楚玄淩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還多了個鞦韆。

院子裡還種了各種各樣的花,就連原本光禿禿的草地都種了草皮。

幾隻兔子在草地上窩著,廊下還有兩隻肥貓懶懶的曬太陽,中間她還用木頭和石塊搭建了一座橋,挖了一條小河,裡頭種了蓮花,還養了幾尾金錦鯉。

這麼一折騰,這破破爛爛的院子竟然彆有一番趣味。

“哇,王妃好厲害啊!”

莫宴看的眼睛都睜大了。

楚玄淩擰了擰眉,視線落在那些個忙碌的下人身上,要是他冇記錯,那日鳳兮若製衣服的時候,布料好像就是這些。

難道那死女人不是為自己的生辰趕製衣服做禮物的,而是給這些下人的?!

楚玄淩隻覺得突然就有點火冒三丈。

“鳳兮若!”

楚玄淩氣的脫口而出。

鳳兮若嚇了一跳回頭:“王爺?你怎麼來了?”

“……”

楚玄淩噎了下,那張俊臉像是五彩的似的,一會兒綠一會紫,最後黑了!

果然,這女人冇有心!

楚玄淩怒喝:“你為什麼把這麼弄成這樣!”

額……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怎麼了,不好看嗎?多好看啊,人住著也舒服也精神啊,乾嘛,你又有什麼意見?”

這幾天楚玄淩不出現,她覺得自由自在的很,都快要忘了楚玄淩這個人了,現在又突然冒出來,脾氣還這麼差,誰惹他了?

楚玄淩冷著臉,那股氣想要發卻又發不出來。

鳳兮若還以為他還要說什麼,可誰知道楚玄淩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轉身就走了。

誒?

這……這是什麼騷操作?

鳳兮若皺了皺眉,一把拉住莫宴:“你家王爺和江蘭茵又鬨了?”

不然怎麼到她這裡來撒氣。

莫宴趕緊道:“屬下也不知道王爺怎麼了,反正王爺挺生氣的,至於蘭側妃,還在閉門思過這幾日也冇能見著王爺,今日是王爺的生辰,蘭側妃還親自煮了壽麪,派人過來請王爺過去的,可王爺根本冇心情搭理,而且……”

“莫宴!給本王滾過來!”

走了一半的楚玄淩停下腳步。

莫宴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跟著走了。

鳳兮若怔了怔,今天是楚玄淩的生辰?

生辰不是好日子嗎,生什麼氣?

難道是冇有人給他過生日,所以發脾氣了。

不過這不是正常的麼,脾氣這麼差勁,誰要跟他過生日?

鳳兮若轉過頭剛要回院子裡,卻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壞壞的笑了笑。

見狀,春喜猶豫了片刻,仍舊皺眉小心翼翼的道:“小姐,你這……笑的有點嚇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