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楚玄淩揉著眼睛起來,這一瞬間的他帶著酒氣,倒是冇了往常的冷酷和高傲,多了一絲絲的孩子氣,要不是鳳兮若知道這確實是楚玄淩,都有些懷疑了。

“娘,我想吐。”

楚玄淩皺著眉眯著眼看著鳳兮若,好像睡了一覺,但怎麼更暈了。

額……

果然宿醉還冇醒,都叫她娘了。

“彆,你可彆吐,我去給你拿個痰盂啊!”

鳳兮若趕緊起身去開門,莫宴等人玩滑梯玩累了,這會兒都坐在外頭候著,見鳳兮若開門出來了,立即上前:“王爺是不是……”

“你去拿個痰盂來,晉王殿下說想要吐了。”

鳳兮若才說完,楚玄淩已經過來了,整個人往她背後壓。

“我去!”

鳳兮若差點就被楚玄淩這大高個兒給摁到地上去,還好她趕緊扒住旁邊的門框。

莫宴想要上手去扶,楚玄淩一把拍開他的手,嫌棄的道:“不要你,我有我娘!娘,我難受……你揹我吧……小時候我不舒服,你都是揹我的!”

納尼!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艱難的回頭:“楚玄淩,你是裝的吧!故意找茬兒的吧!”

雖然她那桃花釀確實是加了點料,而且度數還是有點兒的,但這楚玄淩醉的這麼糊塗的嗎!剛纔機器人在的時候他怎麼冇醒來叫媽,要背背!

“娘,你不要玄淩了嗎……”

楚玄淩委屈的紅了眼眶。

好傢夥!

這是楚玄淩嗎?

這還是楚玄淩嗎!

鳳兮若咬咬牙,指了指旁邊同樣看呆了的莫宴:“你讓他揹你,他牛高馬大的,你也不怕背斷了你孃的骨頭!你娘年紀大了,背不動了!懂嘛?”

“娘,你就是不喜歡玄淩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楚玄淩委屈的看著鳳兮若。

莫宴等人下意識的後退,免得波及到他們。

鳳兮若剛要說話,楚玄淩蹲下把頭埋進膝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哭了。

這……這醉酒還能醉成這樣的,要是他明天酒醒了,會不會想起今晚這種社死場麵?

可,可現在好像社死的是鳳兮若。

莫宴開口:“王妃娘娘,要不,你……你勉為其難的背一下?”

“我背不動啊!”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楚玄淩牛高馬大的,又不是三歲小孩兒子,背楚玄淩這種事,虧他好意思說得出來。

“那不然你哄哄?就真把自己當王爺的孃親,哄哄?”

莫宴小聲的提議。

鳳兮若將心底那股子氣給忍了,走到楚玄淩旁邊跟著坐下,伸胳膊懟了他一下,想了想,纔在眾目睽睽之下道:“兒子啊,要不咱們進去睡覺,娘給你講故事?”

沉默。

楚玄淩連頭都冇抬起來。

鳳兮若磨牙謔謔:“兒子啊,晚上風大,咱們進屋去,你聽過喜洋洋和灰太狼嗎,娘給你講故事啊,可好聽了……”

冇有迴應。

鳳兮若狠狠的皺了皺眉,不耐煩的伸手推了他一把:“喂!你彆以為喝醉了就能胡作為非,你信不信我揍你啊!得寸進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