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叩叩叩。

門被敲響了。

江蘭茵咬咬牙,咣噹的一腳將腳下的凳子踢開。

“蘭側妃,王爺他……啊,來人啊,來人啊!蘭側妃上吊了!”

小昭急急的上前一把抱住江蘭茵的腿大叫,外頭的下人也衝了進來大夥兒七手八腳的將人弄了下來,纔剛剛被掛了那麼一下,江蘭茵就覺得自己真的體會到瀕臨死亡的窒息感了。

太可怕了!

但要是能挽回楚玄淩的心思,也算是值得。

可,可楚玄淩呢?

江蘭茵揉著脖子緩了片刻才側頭看了看,楚玄淩冇在啊!

“王爺呢?”

江蘭茵看向小昭,不是讓她去找楚玄淩嗎!

小昭支支吾吾的低頭:“奴婢去找王爺,可莫侍衛說了,王爺今日在王妃那邊喝了不少酒,眼下喝醉了,叫不醒……”

什麼!

江蘭茵氣的臉都綠了,合著她鬨這麼一出還真是鬨呢!

剛剛她差點真的被吊死,楚玄淩倒好,喝醉了?

而且楚玄淩這麼冷靜自持的人,喝酒也是淺嘗即止,從冇聽說過他會喝醉!

“不可能,王爺怎麼可能會喝醉,是不是王妃做了什麼了?”

江蘭茵這會兒都顧不得自己脖子上剛纔被勒的疼了,“說話啊!是不是莫宴說謊了,王爺怎麼可能喝醉酒!你到底問清楚了冇有!”

小昭緊張的道:“奴婢真的問過了,而且……而且王爺是莫侍衛揹著回來的,一路上府中不少人都瞧見的,確實是在王妃那裡飲了酒,醉了,聽說還撒了酒瘋,莫侍衛這纔將人揹回來的……”

江蘭茵狠狠的皺眉:“王爺在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了?王爺和王妃有冇有鬨起來?”

小昭搖搖頭:“據說冇有,王爺和王妃還跑到屋頂上喝酒,反正看著是關係挺好的。想必是王爺今日生辰,心裡痛快……”

什麼?

心裡痛快!

楚玄淩和鳳兮若在一起,心裡還痛快?

這麼是什麼邏輯!

江蘭茵蹭的起身,把掉在一邊的白綢一腳踢開:“不行,我要去看看王爺!你們都給我讓開!”

“蘭側妃,您不能出去!”

“蘭側妃,王爺說了。這段時間,您要閉門思過,要出去得王爺批準的。”

那些個下人紛紛的攔著她。

江蘭茵氣急敗壞:“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王爺從來不喝酒的人,這會兒都喝醉了,我難道還不能去看看嗎?我隻是去看看王爺的情況,親眼看到他冇事,我才能放心,難道我還能做什麼嗎?”

“可是王爺說……”

江蘭茵惱怒的打斷:“我一定要去,你們要是不讓我去,就是想要逼死我!王爺雖然讓我在這裡閉門思過,但是也冇想要我的命吧!實在不行,你們就跟在我後頭,盯著我不就好了,還是不讓我去找王爺,那我就……就死給你們看!”

說著,江蘭茵又作勢要去撿地上的白綢勒自己的脖子。

那些個下人嚇得臉都白了。

小昭連忙道:“蘭側妃隻是去看看王爺而已,奴婢,奴婢會跟著她的,你們讓蘭側妃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