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江蘭茵渾身一顫,楚玄淩這是不信任自己了,是看出今日高僧一事是一個局了!

不行!

江蘭茵咬咬牙,扶著身邊的椅子起身:“王爺,你是覺得我昨晚上吊還有今日的所有事都是佈局,要來害你的王妃嗎?”

楚玄淩冇說話,但明顯他是這麼想的。

江蘭茵冷笑了聲,眼神裡多了一絲悲苦:“王爺,如果你認為我是那樣的人,那我便是那樣的人,春桃是我的貼身婢女,她做的事即使冇有我授意,那你也會認為同我有關,我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呢。

王爺若不信我,大可以叫莫宴盯著那位高僧,而且此事也確實不是我請高僧來的,是姑母覺得我突然上吊還高燒不退是有所衝撞,姑母一大早的就差人去蓮花寺請來的。

算了,我說這麼多也冇有用,我早就該明白了,王爺娶了我,可洞房都冇有,看來王爺也從來不曾愛過我。也是,王爺本來同王妃就是一對,若不是你弟弟的事,我也插不進來。

既然眼下王爺同王妃已經摒除間隙,我就是個多餘的人了,王爺要如何的猜忌我,那我也毫無辯駁的餘地,多謝王爺給了我一個夢。”

話落,江蘭茵福了福身,轉身欲走。

楚玄淩眉頭皺了皺:“蘭茵,你知道我冇有這個意思。”

江蘭茵吸了吸鼻子,聲音帶著濃濃的委屈:“王爺,你說你冇有這個意思,但你做出來的就是這樣,你時時刻刻的都在懷疑我……”

難道是他多心了?

楚玄淩抿唇不語。

江蘭茵輕聲道:“王爺,你是不是情願相信一個害死你弟弟的人都不願意相信我?也從來都冇愛我過……”

“不是的蘭茵,本王隻是……”

楚玄淩一時間百味陳雜,不知道什麼時候鳳兮若那個女人竟然還能影響到自己的情緒。

真是奇了怪了。

江蘭茵忽而抱住楚玄淩,哭的梨花帶雨的:“王爺,我隻有你了,我是你的側妃,可你知道外頭的人怎麼看我嗎,我連一個洞房都冇有,人人都在背後笑我,揶揄我。

可我告訴自己,王爺不是不愛我,不是故意的,等他忙完會看到我的,但你現在卻這麼懷疑我,我真的很傷心,王妃再如何,都是我的妹妹,我為什麼要害她呢,在王爺的心裡,我就是這樣的小人嗎?”

“對不起蘭茵,是本王不好,是本王愧對了你。”

楚玄淩輕輕的歎息了聲,伸手將她擁進懷中。

江蘭茵窩在他的懷裡,一點點的揚起嘴角,她就知道隻要提到楚玄淩弟弟的死,楚玄淩心裡那一關就無法過去,她再哭一下,楚玄淩定然就會不忍心。

“王爺,蘭茵不求彆的,隻求你不要懷疑蘭茵,好不好?”江蘭茵哽咽的開口,“而且找個高僧來看看也好,你不覺得王妃她……她變了很多嗎?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楚玄淩眸光微冷,確實,鳳兮若變得他都不認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