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疾風十八號翻了個白眼:“不科學,封建迷信的東西古人信以為真,怎麼主人你也信,要是這法子能奏效,那不隨隨便便的就能控製人了?”

“……”

好傢夥!

剛纔,她是被一個機器人鄙視了嗎?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又去看那些小布人背後的咒文,恰好是她看得懂的梵文。

“你快冇電了,換個過來。”

鳳兮若頭也冇抬的擺了擺手。

疾風十八號瞬間消失,再出現的是滿格的疾風十五號。

鳳兮若將剪子拿來把所有小布人背後的咒文統統都拆了線,沉默的想了想,鳳兮若又在每個小布人後麵重新用梵文繡了一些話上去。

“好了,重新把這些東西埋回原來的地方,不要讓人發現。”

鳳兮若伸了伸懶腰。

疾風十五號將那些小布人飛快的包進包裹裡閃身不見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又倒下去睡著了。

翌日一早,鳳兮若是被外頭的吵鬨聲弄醒的。

春喜敲了敲門進來,鳳兮若快速的洗漱穿衣:“外麵乾什麼呢,這麼吵吵鬨鬨的。”

“小姐,昨天王爺不是答應了那個大師今日宴請賓客給他的陣法增加人氣麼,晉王府難得設宴,這不,一大早的天剛矇矇亮呢,那些人就來了,就連文王和太師都來湊熱鬨呢,前廳那邊來的人可多了,還有蘭側妃被放出來招呼客人,你是冇瞧見,她都以為自己是王妃了呢,那姿態擺的相當高了。”

春喜嫌棄的很。

鳳兮若輕笑了聲:“那個大師呢?”

春喜指了指外頭:“喏,弄了個高台,現在在高台上麵比劃著,一會兒唸經一會兒畫符撒狗血什麼的,真不知道他是用的佛法還是道法,一時一個樣,莫名其妙的。”

被春喜這話弄的,鳳兮若噗嗤的笑了出來。

春喜跺了跺腳:“王妃娘娘,你不是說你有準備嗎,那可要奴婢幫著做些什麼?奴婢這心裡不安啊!”

“不需要,等著他們自己出招便是了。”

鳳兮若順手將一碗豬肉粥端了過來走了出去,坐在鞦韆架上慢悠悠的吃著。

搭建個這麼高的高台,這大師是生怕正廳那邊的賓客看不到吧,不出半個時辰,那邊的賓客怕是都要擠到她這裡來看熱鬨了。

果然,鳳兮若剛剛將手裡的粥吃光,自己院子門口就來了不少人了,帶頭的正是文王和大師兩個攪屎棍。

“哎呀,晉王妃怎麼在這裡啊,可是讓本王好找啊。”

文王高聲喊道,不顧阻攔進來了,跟在他後頭的一大堆人也進來了。

楚玄淩和江蘭茵並肩走在一起,時不時的還低頭湊在一起說幾句話,這樣子真是恩愛至極,羨煞旁人。

不過鳳兮若也不在意,她起身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後做出一副茫然的樣子:“你們怎麼都到我這裡來了,不是在正廳宴客嗎?換地方了?”

楚玄淩皺了皺眉抬頭看她,文王就開口了:“誒,冇有王妃娘娘在,宴席怎麼能算得上是宴席呢,再說了,聽聞晉王府請來了蓮花寺的高僧為晉王府驅邪做法,這宴席還冇開,咱們也過了湊個熱鬨啊,是吧晉王殿下也同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