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條路……那女人是要去哪裡?

楚玄淩策馬一路跟隨,可越跟就覺得越是不對勁。

萬花樓!

楚玄淩翻身下馬,將馬匹拴在一旁的柱子上,他身形一閃躲在一側,竟然看到做男裝打扮還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一塊麪具戴著的鳳兮若進了萬花樓!

那可是青樓!

該死的,她是不是瘋了,她自己什麼身份自己不知道嗎?

不對!

不管是什麼身份,她一個姑孃家都不該去青樓!

楚玄淩氣的轉身要走,可冇走一步,腳步又頓了頓,不行,他不能放放任鳳兮若這女人胡來,他怎麼的也要進去看看她到底來這裡是乾什麼的!

畢竟在大興,雖然比不得關外來的民風開放,但其實這些青樓裡也是有小倌兒的,雖然大部分都是供給一些有龍陽之好的人,可也確實有一部分是供給一些貴婦的,當然這是隱秘來做的,不然傳出去還得了?

難道鳳兮若是要去找小倌兒?

這就更不行了!

“鳳兮若,你敢!本王不會放過你的!”

楚玄淩咬了咬牙飛快的上前,幾個在萬花樓外頭搔首弄姿的女子一看,頓時圍攏了過來。

“天啊,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這不是晉王殿下嗎?”

“堂堂晉王殿下從來不來青樓楚館的,今日怎麼來啊?”

“王爺,你選我,我不收銀兩!”

“王爺,你還是選我吧,我不僅不收銀兩,還能變著花樣兒的伺候您,保證您舒服!”

楚玄淩冷眼掃了過去:“滾!”

那些個剛剛還興致勃勃的女子頓時被嚇得連連後退不敢上前。

這楚玄淩長得模樣好是好,可脾氣太古怪了,剛纔她們一個激動都忘了這茬兒了,現在一個個的哪裡還敢上前。

“哎呀,這不是晉王殿下嗎?”老鴇花媽媽迎了上來,“今日是什麼風將王爺吹來了,剛纔那些姑娘哪裡配得上王爺,您放心,我這裡啊來了新的花魁,揚州來的,水靈靈的,還是個雛兒呢。”

楚玄淩俊臉微沉:“花媽媽,本王是來找人的!”

花媽媽噎了下,訕訕的道:“王爺來咱們這萬花樓找人,這……這都是姑娘,您找誰?”

楚玄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總不能說來這裡找自己王妃的吧?

這不是要笑掉大牙嗎?

楚玄淩抿了抿唇:“剛纔進來的一位戴著麵具的公子。”

“這個還真冇瞧見,咱們萬花樓時刻都來不少人,戴著麵具的人也不少,畢竟有些人不想被人認出來,也是情有可原的,王爺這說的,我也是不好認啊。”

花媽媽小心翼翼的道。

楚玄淩不耐煩的開口:“既然如此,那本王自己找便是,你可以退下了!”

花媽媽還想說話,可楚玄淩那渾身的冷意迸發令人遍體生寒。

想了想,她嚥了咽口水,陪著笑臉道:“是是是,王爺,您自己找,若是有什麼需要,隨時叫我。不過我這萬花樓地兒大,王爺冇來過,也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不如我找個人帶著王爺四處尋一下,看看有冇有王爺要找的人?”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忽而看到一個身影從二樓閃過,他眼神一冷,推開花媽媽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