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一把抓住那個身影,砰的一聲將那人摁在牆壁上。

那人慘叫連連:“哎呀,誰啊!知道老子是什麼身份嗎啊!”

這聲音,不對!

楚玄淩鬆手,那人轉過身來,兩人都是雙雙的一怔,好傢夥,竟然是……文王!

這傢夥和太師不是在晉王府和一眾賓客在前廳吃席嗎?

怎麼跑這裡來了。

“是你?”文王剛要發飆,發現扣著自己的人竟然是楚玄淩,他頓時樂了,“咦,本王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堂堂晉王殿下,難道晉王殿下也是聽說萬花樓來了新的花魁,特意趕來的?”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文王這廝向來是流連花叢的人,府中養了一堆的小妾,聽說萬花樓來了新花魁,晉王府又冇有熱鬨看了,他自然連吃席都不吃了,趕緊的溜出來看那也是他的常規操作了。

“本王認錯人了。”

楚玄淩皺了皺眉,剛纔確實是著急了,文王這一身和鳳兮若穿的男裝是一個顏色,一時間不察,竟然搞錯了。

忍了忍氣,楚玄淩轉身欲走,文王趕緊攔住他:“誒,晉王,來都來了,何必這麼著急著走呢,我們一起看看那個新來的花魁,怎麼,你怕你家王妃收拾你啊?”

楚玄淩冷冷的看向他。

文王嚥了咽口水,笑著道:“晉王,看看又冇怎麼樣,你家王妃不會動氣的,放心,要是真的動氣了,本王幫你說話!”

楚玄淩從來不喜歡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要不是為了找鳳兮若,他根本不會來。

“不用了,本王是來找人的,文王請自便!”

楚玄淩轉身邁步走了。

文王噎了下,哼了聲:“裝什麼裝!”

*

另一頭的房間裡。

鳳兮若拖著腮幫子靠在桌子上,悠然的喝著果酒,麵前一個紫衣姑娘坐在柳木琴跟前撫琴,琴音嫋嫋,如墜仙樂,確實好聽。

紫衣姑娘一曲完畢,扭著腰肢上前福了福身:“公子,聽完曲兒了,素素來伺候你。”

說著,紫衣姑娘靠了過來,伸手準備給他解衣服。

鳳兮若伸手摁住她的手:“素素姑娘,我想你搞錯了,今日來,我不是來尋樂子的,聽你一曲也是依著你的規矩而已,如今曲兒聽完了,素素姑娘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素素噎了下,在她旁邊坐下:“公子想知道什麼?”

“你喜歡鳥?”

鳳兮若指了指素素掛在窗欞之上的一隻金色的鳥籠,裡頭有隻翠眉鳥站在那裡閉著眼休憩。

素素點點頭。

“我聽說,之前你同晉王殿下的弟弟有過一點爭執,就是為了幾隻小金鳥?”

這個訊息也是智慧機器人收集回來的,不然鳳兮若何必這個時候跑到這裡來找這個素素。

素素一愣,急急忙忙的道:“公子,之前我不知道那個是晉王殿下的弟弟,而且都過去了這麼久了,難道晉王殿下還要因此來找我麻煩嗎?那我……那我……”

“你彆急,我不是晉王殿下那邊的人,我也想找哪種鳥,可一直都找不到,問來問去的,聽豆花鋪的掌櫃提了一句說記得楚小公子同你爭執過,就是為了那種鳥,所以我纔來打聽打聽,問問姑娘那種鳥是從何處買到的?”

鳳兮若拿出一點銀兩推了過去,“素素姑娘,這是一點心意,收著吧。”

素素小心翼翼的看了鳳兮若一眼:“真的不是晉王殿下要來找我的麻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