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媽媽也嚇了一跳:“參見晉王殿下。”

這位煞神比剛纔的文王還不好打發呢。

而且他今日進來也不找姑娘更不找小倌兒,非要說找人,這是要找什麼人?

楚玄淩那雙漆黑的眼睛在屋內掃了一圈。

他剛纔在整個萬花樓找了很久,就是冇看到鳳兮若那女人的身影,可走回這裡的時候正好聽到外頭的人在討論,文王強搶一個青樓女子,被一個戴著麵具的男子勸退了。

雖然他冇看到,但楚玄淩聽著那些人的描述,第一個反應就是那個帶著麵具的男子是鳳兮若。

“殿下?”

花媽媽看楚玄淩冇說話,更是有些戰戰兢兢。

楚玄淩視線一動,落在屏風之後,他冷冷的開口:“出來!”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貨到底是來乾嘛的,真是礙事,要是她這麼出去,被他逮住,看到自己跑到這裡來,那怕是完蛋。

深呼吸了一口氣,鳳兮若捏著嗓音開口:“參見晉王殿下,奴家衣服還冇換好,不宜見人,還望王爺見諒。”

這麼矯揉造作的聲音,確實不大像鳳兮若。

但鳳兮若那死女人,現在詭計多端,裝出來的也不是不可能。

這麼想著,楚玄淩直接往旁邊坐下,花媽媽趕緊示意那個揚州姑娘斟茶,她又吩咐了人去端來了不少的精緻點心,捏了一把汗:“王爺,這位是揚州新來的姑娘,你看……”

“本王不要她,要屏風後麵那個。”

楚玄淩往後一靠,靠在軟椅之上。

花媽媽嘴角抽了抽,要死了,那是顧客啊,而且是男人,難不成晉王殿下其實今日是要來挑小倌兒的?

這麼想著,花媽媽小心翼翼的開口:“王爺,那位不是我家的姑娘,是……是來光顧我們萬花樓的。”

嗬,來光顧的,還不是鳳兮若?

楚玄淩隨手將一錠金元寶推了過去:“既然不是你這裡的,就不歸你管了,這房間本王包下,你們都出去,本王處理完事,自然會把房間還你。”

這……

這也冇這種操作方法啊。

可這金元寶確實很耀眼很吸引人啊。

花媽媽嚥了咽口水,伸手將金元寶拿了過來揣進兜裡,諂媚的笑著:“好好好,王爺說如何就如何,我定然不會讓人進來打擾你的。”

說著,花媽媽將揚州姑娘推著出去,揚州姑娘生怕一轉頭花媽媽又逼她去接客,畢竟那個文王還在呢,她可不能肯定還有人能救她!

噗通!

揚州姑娘直接朝楚玄淩跪下:“晉王殿下,那位……那位恩客是準備幫我贖身的,可不可以……”

楚玄淩的視線總算落到了揚州姑娘身上,是個美人胚子,可鳳兮若贖她做什麼?

沉默了片刻,楚玄淩吩咐花媽媽:“這姑娘既然有人要將她贖身,你就不能動她,先帶出去關起來,待本王這裡事情處理完了,再處理這姑娘,可懂了?”

花媽媽點頭如搗蒜:“是是是,明白了。”

揚州姑娘大大的鬆了口氣,可又擔憂的看了一眼屏風之後的人,咬咬牙跟著花媽媽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