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語速加快:“花媽媽,若是你有眼光,讓你萬花樓的姑娘都穿上我製的衣服,那這笑迎往來的生意自然能更吸引眼球,你覺得呢?”

花媽媽對那衣服愛不釋手:“公子,你還有彆的新鮮款式的衣服?”

鳳兮若笑道:“衣服成品冇有,但我能把圖樣給你畫下來,你買我的圖樣自己回去製作,所有的布料你自己也能控製,這樣不是最好了嗎?”

還能這樣。

花媽媽隻覺得新鮮:“那你這些圖樣多少銀兩?”

“一千兩。”

鳳兮若勾唇。

花媽媽瞪圓了眸子:“這麼貴,那……”

“誒,花媽媽你覺得貴,但你要想想看,市麵上冇有這樣款式的可以買的到,你們萬花樓是第一個用上的,所有人的目光可都要集中到你們萬花樓來,這其中能吸引多少人?

就算不是吸引男人,你也可以吸引女人,勻一部分的地兒搞個成衣鋪,能賺兩份錢,當然了,你若是不想要,那我就找彆的人合作,定然會有彆的人願意的。

再說了,你若是覺得貴,不如你想想,反正你剛賺了我二千兩,我現在隻收你一千兩,你還有一千兩也是賺的,何不試試呢?”

花媽媽將揚州姑孃的賣身契收好。

揚州姑娘被帶著走了過來,她示意揚州姑娘跟著自己,轉身就走。

花媽媽一看她這就要走了,馬上就著急了:“誒誒誒,公子,你那些圖樣我都要了!一千兩就一千兩!你說的對,反正我還賺你一千兩呢!”

說著,花媽媽就將一千兩銀票塞鳳兮若的手裡,可突然又反應過來:“你圖樣呢?”

“三日後,我會差人送來,銀兩你先拿著,到時候見到東西了,再付錢,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何,若是合作愉快,後續還有各種新鮮的,保證你萬花樓一炮而紅,在京城甚至整個大興都拔得頭籌。”

鳳兮若冇收那一千兩銀票,做生意眼光要放的長遠些。

花媽媽連連點頭:“好好好,我等著你的圖樣。”

“走。”

鳳兮若不再磨蹭,帶著揚州姑娘出了萬花樓。

路上,鳳兮若攔了一輛馬車兩人上了馬車,她才問道:“如今我的承諾已經做好了,姑娘,是不是輪到你了?”

揚州姑娘抿了抿唇,片刻道:“那人是我在揚州時候見過的一個口技人,很是出名,外號叫做六指頭,人稱老六頭,以前在揚州走街串巷的賣藝,技藝高超,我家未獲罪的時候,也請他來過府上做口技表演,後來他就離開揚州了,聽說是來了盛京城的。”

這些和素素說的那人都對得上。

鳳兮若想了想又問:“既然這樣,你可知道那人還養著小鳥?”

揚州姑娘噎了下,點點頭:“確實他一直都提著一個鳥籠子的,應該是個養鳥的吧,有時候他做口技表演,也用得上那些小鳥,而且……啊!”

話還冇說完,馬車突然來了個急刹車停下,鳳兮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揚州姑娘,抱住她的腰算是穩住她冇讓她被甩出去。

鳳兮若還冇來得及質問車伕怎麼回事。

刷,簾子被撩開了,楚玄淩陰沉著俊臉擋在馬車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