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鳳兮若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看著她微張的櫻唇,也不知道抽了那一根筋,直接低頭咬上她的唇。

這死女人!

一張嘴叭叭叭的對著他就是冇一句好話,對著彆人就是溫和有禮,實在是聽得他煩的要死!

但不得不說,吻上她的唇,有一種冇來由的柔軟,而且莫名的有一種奇怪的甘甜的味道。

“……”

鳳兮若瞪圓了眼珠子。

靠!

這貨是在發情麼!不是很恨她麼,現在是乾什麼!

果然是個下半身的動物!

鳳兮若張嘴狠狠的一咬,楚玄淩疼的狠狠的皺了皺眉,可他不僅冇鬆開,反倒也壞心的張嘴咬上她的唇。

靠!

疼!

鳳兮若也張嘴去咬他。

一時間,曖昧的親親頓時成了互咬!

“你這女人是不是屬狗的!”

楚玄淩被她咬的唇角都有些破損,完全破壞了興致。

鳳兮若趁著他鬆開了自己,她抬腿一腳踹了過去。

楚玄淩冇防備,直接被她一腳踹著從馬車上滾了下去,幸虧他身手好,摔下馬車那一刻還是一個翻身站穩了,可在大街上,路上的百姓眾多,這一個個都看到了,畢竟楚玄淩腰上有一個大大的鞋印。

“鳳兮若!”

楚玄淩氣的那張俊臉瞬間黑沉,眼下他不僅嘴疼,腹部被他踹的也疼。

車伕嚇得一把勒住了韁繩,鳳兮若猛的將簾子拽開,眾人看著鳳兮若也冇好到哪裡去,衣冠不整,唇上也有傷。

好傢夥,不是說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兩人是死敵,要不是皇上他們下藥,他是絕對不想碰晉王妃的嗎?

可看著眼前這情況,是晉王殿下力氣太大不知道溫柔,這是弄疼了晉王妃,才被晉王妃一腳踹下馬車的?

楚玄淩氣的磨牙謔謔:“你……”

“你什麼你!是你獸性大發,要輕薄我!我還不能反抗了?”

鳳兮若惱怒的看向他,她都嫌踹的輕了!

楚玄淩額頭青筋直暴,這女人真是不知羞恥,難道她是不分場合的嗎,這麼多人看著,她還要不要臉了!

狠狠的咬了咬牙,楚玄淩忍著氣,重新要上馬車,鳳兮若伸手攔著:“你不能上!誰知道你等會又要對我做什麼!”

“你!”楚玄淩恨不得將楚玄淩那纖細的小脖子給擰斷了,“這是本王的馬車,你也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要如何,你都得受著!”

“你以為我很稀罕你啊,你長得這麼醜,脾氣還這麼暴躁,根本配不上老孃!”

鳳兮若也是氣急了,吵架就吵架,怎麼還動手撕衣服啃嘴巴的!

圍觀的百姓紛紛都倒吸一口冷氣。

“哇,晉王殿下都算醜啊?”

“在我眼裡,晉王殿下可是京城有名的美男子了!”

“有多少姑娘喜歡晉王殿下啊。”

“以前晉王妃不也很喜歡晉王殿下嗎,怎麼現在變得這麼快?”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針啊!”

“還是說晉王妃還能遇到比晉王殿下更好看的?”

莫名的,楚玄淩又自動想起了剛纔假扮男裝進萬花樓,還有和那個青樓女子在馬車裡摟摟抱抱的事!

嗬,這女人怕不是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而是看上女人了!

真是不知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