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這是什麼東西?”

江蘭茵微微的蹙了眉頭。

江姨娘湊到她的耳邊小聲的道:“這是一種西域來的熏香,有催情的效果,夾在平日的香裡,對男子有奇效,而且會上癮,這麼多年,我就是這麼抓緊你爹的。晉王殿下現在不是被鳳兮若那個小賤人給迷惑了嗎,你將這個用在晉王身上,定然日日與你歡好,你還愁懷不上孩子嗎?”

聞言,江蘭茵臉色泛紅:“娘,這東西……若是被髮現了,豈不是要被人說……”

“這一點點就能燃上一整晚,再說了,平日你不要讓彆人來操持這些,你自己親自去弄,哪怕是你最相信的丫頭都不能沾手,這還有誰能知道?”

江姨娘拍拍她的手,“你娘我忍辱負重這麼多年,現在肚子裡有個了,到時候生出來就能上位,而你我也會名正言順的帶你認祖歸宗,到時候就冇有人敢嫌棄你的出身,你再快些生個兒子,晉王的心思不就都回到你身上了?現在就讓鳳兮若得意兩日又如何。”

說著,江姨娘又從抽屜裡將另一個盒子拿出來給她:“我差點就忘了這個,也十分重要,你絕對不能讓鳳兮若先一步生下孩子,若是女兒也就算了,可要是兒子呢?

這就不好辦了。這也是一種熏香,無色無味,你找機會加入鳳兮若房中的香爐裡,讓她聞的多些,就算是懷上了也會小產,半年就會損傷身體,再也不能懷上,到時候就不用防備她了。”

江蘭茵驚訝的看向她:“娘,這些東西你都是從哪裡來的,靠譜嗎?”

“自然是靠譜的,你爹在子嗣上不豐盛,這麼多年了,你想想是為什麼,在鳳家他不是冇有彆的妾室,甚至在外頭都有一房外室,可那些人的孩子不是保不住就是生出來身體不好病懨懨的,你爹以為是風水不好,鳳家還遷了祖墳的,那有什麼用。”

江姨娘得意的勾唇。

江蘭茵瞬間反應過來:“你是說其餘姨娘她們……”

“那是自然的,有些時候就得有心機,耐得住性子,不然怎麼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你就是性子太急,眼裡揉不進沙子,你要知道,你同楚玄淩的感情本就不穩,如今生了嫌隙,你就該冷靜下來好好想想該如何挽回。”

江姨娘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白了江蘭茵一眼。

江蘭茵將兩個盒子都收了起來:“娘,我知道了。”

雖然江蘭茵嘴上是這麼說知道了,但江姨娘看得出來她一點都不甘心,生怕她又自己著急去弄出點什麼來,江姨娘想了想,低聲道:“你實在是忍不了,我還有一個法子,就是要冒險一些,我孕吐有些嚴重,怕是到時候不能去幫你,你得自己動手……”

聞言,江蘭茵連連點頭:“娘,你說!”

江姨娘湊到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

三日後,京城之中迎來一件大事。

平津侯一家人要回城了。

說到這平津侯那可是當今皇上的一大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