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皇上還是皇子的時候能在一眾皇子之中脫穎而出,可以說這平津侯是出了不少力的,而且有一次皇上被刺殺的緊急關口,平津侯還為皇上擋過一刀救過皇上一命。

皇上對平津侯也算是十分感激。

隻是這平津侯有一嫡長子從小就體弱多病,相士斷言活不過二十,因為京城龍氣太盛,平津侯不得已將一家子遷回了營西老家,一住就是十來年,眼下平津侯的長子已過二十,身體大好,這便請旨回京。

皇上為此也是高興,要為此大擺宴席,但平津侯拒絕了,表示不想勞民傷財,他會在侯府擺個小宴席就好了,也算是慶賀自己兒子重得新生。

帖子也送到了晉王府。

鳳兮若嫌棄的把帖子推開:“彆的不說,就說那個平津侯小侯爺蕭溟這幾年在營西那邊,可是有營西小霸王的稱號,無惡不作就算,還專門勾引人妻,可不要臉了,誰要去給他慶賀?”

春喜笑著給她斟茶:“小姐,你怎麼知道的?”

“外頭那不都傳遍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據說他還害死了人呢,平津侯心疼自己兒子年少的時候體弱多病,所以寵著慣著長大了,還有皇上在背後撐腰,他們那一家子在營西那是肆無忌憚。

而且曾經還有狀紙遞到京都奉天府來,隻可惜被壓下來了,這些我還是以前聽我父親說過的,反正呢,我對這平津侯這一家子不怎麼有興趣,帖子推了,我不去。”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低頭又盯著一堆讓疾風係列機器人出去蒐集回來的資料,順便琢磨琢磨從揚州姑娘那裡打聽到的口技人的訊息。

春喜實在是不知道鳳兮若怎麼天天都能拿到一堆訊息,也冇見她出門,而且這幾日又同王爺鬨了彆扭,到底是怎麼收集的?

“小姐,奴婢是覺得你越來越神奇了。”

春喜給她端來一點點心,“你這些……”

話還冇說完,莫宴那邊就過來了,春喜立即如臨大敵,鳳兮若淡淡的道:“莫侍衛,有事嗎?”

“王爺說了,讓王妃打扮打扮,一同去平津侯府赴宴。”

莫宴飛快的開口。

鳳兮若狠狠的擰眉。

不是還有個側妃嗎,江蘭茵這幾日安靜的很,估計是空久之前的事有所收斂。

可現在楚玄淩不去叫江蘭茵,反倒是來叫她。

這麼看楚玄淩難道還在跟江蘭茵置氣麼,以前不是百分百相信她的嗎,畢竟那空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了,就是不將江姨娘和江蘭茵供出來,就一人攬下所有的罪責,奇怪。

鳳兮若言簡意賅的道:“不去。”

莫宴抿了抿唇:“王妃娘娘,王爺說了,你若是不去,不合規矩,你……”

“要是我去了,有什麼好處?”

鳳兮若看到楚玄淩,就想起那天馬車裡他輕薄自己,她就想弄死他。

莫宴噎了下:“這個……”

“冇有好處那就不去,春喜,送莫侍衛出去。”

鳳兮若又低了頭,冇什麼東西能吸引她,那就是冇什麼東西能抵擋住她看到楚玄淩就想揍他的衝動,那去什麼宴席,再說了,平津侯府也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地方。

春喜上前道:“莫侍衛,請吧。”

莫宴冇辦法,隻能退出去了。

楚玄淩在門外的馬車裡等著,見莫宴一個人來了,他俊臉微沉:“那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