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不過,鳳兮若現在換了一身衣服,首飾自然也是換了配套這一身新衣服的,他細細的想了想,不大記得鳳兮若戴的是什麼耳環。

蕭溟一聽,立即就來勁了:“爹,你看,他們都認得這確實是晉王妃的耳環!”

有剛纔收拾鳳兮若脫下來衣服和首飾的婢女上前,將鳳兮若的一隻耳環低遞了上來:“侯爺,這確實和這一隻是一樣的。”

好傢夥,這是要汙衊她到底了!

蕭溟看向楚玄淩:“晉王殿下!這可是你王妃自己跟我要定情的!現在她翻臉不認賬了,還好我保留了證據啊!”

頓時,楚玄淩戾氣橫生,驀的想起當年弟弟也是說被這女人勾引的!最後還害得弟弟自儘而亡!

虧他還有點心疼可憐她了,想要相信當年的事跟她冇有關係!

可現在看來,這不是冤枉!不然為什麼她的耳環會在蕭溟的手裡,這麼貼身的東西,她自己戴著的,不是她摘下來給彆人,難道彆人還能從她耳朵上拿下來?

楚玄淩眼神沉沉的看向鳳兮若:“本王給你解釋的機會!”

他將要暴怒的火氣摁了回去,要是按著以往他早就要動怒了,如今他給她解釋的機會!

鳳兮若冇搭理他,隻安靜的看了看蕭溟手裡的那一隻耳環,和自己的耳環。

半晌她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道:“月白石珍貴,在陽光之下十分剔透晶瑩,如月亮發著微微的白光似的,所以喚月白石,這一雙耳環是皇上賞賜在我的嫁妝裡頭的,價值千金。

但小侯爺手裡的那一隻與我這一隻,乍一看十分相似,但仔細看就能發現,那是假的東西,仿冒的,不僅在陽光下冇有如真的那樣晶瑩剔透,而且還有裂紋,不是我的東西。”

蕭溟一怔,下意識仔細的看了看,果然像是鳳兮若說的那樣,可就算是這樣,蕭溟也得為自己辯駁,他立即道:“那……那怎麼就能說不是你的了,搞不好是你自己把其中一隻耳環弄丟了,才補上這個仿冒的,畢竟是皇上賞賜的東西,你要是弄丟了傳出去了,可是要擔責的!”

好傢夥!

這腦子轉的還挺快,就是要往她頭上栽就是了!

不過,鳳兮若想了想,這蕭溟能拿到這個這麼以假亂真的耳環,還信誓旦旦的非要說她勾引的自己,那肯定是有人故意以鳳兮若的身份做出這些事的。

鳳兮若冷笑了聲:“小侯爺非要這麼說,那我肯定要自證清白了,不然我家王爺怕是又要聽信讒言回頭就要將我浸豬籠了,京城裡不是又多了一條冤魂嗎!”

蕭溟氣急敗壞:“明明就是你!你還不承認!”

“你手裡這耳環,我看著勒絲工藝像是城中文星坊的東西,若是侯爺不介意,就派人去文星坊把掌櫃的找來問問事情便可一清二楚!到底是本王妃勾引小侯爺,還是有人冒充本王妃戲弄小侯爺,嫁禍本王妃!”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