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太後,我好歹也是尚書府嫡女,堂堂的晉王正妃,還是皇上賜婚的呢,可蘭側妃仗著王爺的寵愛,在大家觀看祥瑞的時候公然汙衊我,這不僅是不將我放在眼裡,也是不將皇上太後放在眼裡啊!”

鳳兮若嗚嗚嗚的裝模做樣的抽噎著。

一聽這話,江蘭茵簡直是被氣的半死,她著急上火的道:“鳳兮若,你胡說什麼,我……”

“你看看你看看,好歹我也是晉王妃啊,她現在在人前也不知道偽裝一下,直呼我的名字!”

鳳兮若悄悄的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她眼眶瞬間就紅了,眼淚嘩啦啦的掉,“皇上,江蘭茵不滿意您的賜婚,王爺也護著她,既然這樣,那……那您讓我和王爺和離好了!”

皇上他九五之尊,大興的天子,說出去的話怎麼能收回來,這不是打臉麼,而且剛纔鳳兮若把楚玄淩的事事無钜細的都彙報了,他可高興了。

本來皇上還覺得原主那性子雖然好操控,但是對著楚玄淩有情,會不會不願做這細作,會不會做不好?皇上還暗中放了人在晉王府的,不僅是為了盯著楚玄淩,還盯著鳳兮若能不能做好。

誰知道剛纔鳳兮若的表現讓皇上滿意至極,而且說的和自己的探子傳來的都是一致的,皇上這會兒怎麼能允許這麼好的一個細作離開晉王府,離開楚玄淩身邊?

當然不行!

皇上立即就怒了:“晉王,你娶的好側妃,膽子很大啊,連朕的賜婚都可以不滿意了?是你教的嗎,是你不滿意朕?”

楚玄淩俊臉黑沉,誰都知道他不滿意啊!

這京城誰不知道楚玄淩和鳳兮若之間隔著親弟弟的死仇呢,人人都知道的事,可皇上還是和鳳尚書達成了秘密的協議,給他和鳳兮若賜了婚!

他特喵的能滿意嗎!

可楚玄淩不能說!說了那是藐視皇上,是抗旨!

哪怕他手握重兵,戰功赫赫,但要是他敢公然抗旨,怕是早就開始忌憚防備他的皇帝更會覺得他要造反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楚玄淩狠狠的剜了鳳兮若一眼,單膝跪下:“皇上,本王冇有這個意思,蘭側妃向來心底善良,也不是這個意思,晉王妃平日裡就想多,今日怕也是如此,不必介意。”

鳳兮若淡淡的道:“本王妃可以不介意,可規矩就是規矩,若是蘭側妃這隨隨便便的汙衊本王妃的事不做出懲戒,這傳出去,不是惹人笑話麼?”

“鳳兮若!你給本王閉嘴!”

楚玄淩惱怒的看向她,這女人又想怎麼害蘭茵!

太後悠悠的道:“晉王,你這屬實不公道了,也罷,既然你捨不得,哀家和皇上也自然會看你麵子的,不過罰還是要罰,來人,帶蘭側妃到坤寧宮幫哀家抄寫經文!”

楚玄淩眼神一沉:“太後……”

不過是罰抄經文而已,已經比彆的懲罰要好的多了,江蘭茵知道這是看在楚玄淩在這裡的份上才輕罰的,要是她還不識趣兒,怕是徹底要惹怒皇上和太後,楚玄淩位高權重,自然不會有事,但她會有事啊!

這麼想著,江蘭茵連忙拽了拽楚玄淩的胳膊,戰戰兢兢的道:“太後,妾身遵旨!”

太後深深的看她一眼,揮了揮手:“帶走。”

“是!”

兩個嬤嬤上前來將江蘭茵拽起來,走了。

楚玄淩忍著氣,冇去乾涉。

見狀,皇上微微一笑:“好了今日進宮你們也起來的早,先去歇息,晚些還有宮宴,來人,帶晉王和晉王妃去歇息。”

“是!”

宮女上前引路。

楚玄淩根本不搭理鳳兮若,徑直邁步走人。

鳳兮若也不在意,她禮數週全的給皇上和太後行了禮,皇上小聲的吩咐她:“早些懷上楚玄淩的孩子,最好生下來的是嫡子,到時候你的地位就穩固了。”

穩固了之後就能把楚玄淩乾掉了,這是皇帝的潛台詞。

鳳兮若乖巧的點點頭。

看著鳳兮若也離開了的身影,太後低聲道:“皇上,你可覺得這鳳兮若和以前不大一樣?”

豈止是不一樣,簡直是換了個性子!

皇上皺了皺眉:“無妨,一樣不一樣的,隻要達到朕的目的就好了。”

太後點點頭:“那是。”

轉念一想,太後又道:“但哀家瞧著眼下鳳兮若對楚玄淩不怎麼上心啊,她雖然確實彙報了情況,但要她真的生個兒子將楚玄淩拴住,哀家看有些懸。”

不愧是上屆宮鬥冠軍,薑還是老的辣,太後看的比皇上清楚的多。

皇上臉色微沉:“鳳明輝可是交了投名狀的,他女兒要是不好好的配合,他們鳳家一家子都得死,朕看著鳳兮若現在挺聰明的,應該不會為了這個事出岔子。”

“就算如此,楚玄淩也還恨著她呢,哪裡會同意,聽說昨晚楚玄淩和鳳兮若那是鬨得差點冇能拜堂,洞房也冇去她房裡。”

太後有些憂心,他們要找人代替楚玄淩,那隻能是楚玄淩的兒子,這樣老百姓也同意,隻要楚玄淩有了個兒子,他們捏在手裡,楚玄淩就算是被弄死了,他們也能以楚玄淩兒子的名義假意扶持,民憤也不會這麼大。

皇上沉默了片刻,在太後耳邊低語了幾句。

*

宮女將楚玄淩和鳳兮若帶到了寢宮休息。

門剛關上,楚玄淩就怒而回頭:“鳳兮若,你到底想乾什麼!”

鳳兮若迎上他的目光,淡然的道:“這個,你應該問問你的心上人江蘭茵,在太廟誣陷我燙傷她,在宮裡還想用刀片傷我,你覺得我是傻子,任由她欺負麼?”

叮。

鳳兮若將撿到的刀片直接丟到楚玄淩的跟前。

楚玄淩劍眉擰起,嘲諷的勾唇:“怎麼,你現在還想汙衊蘭茵嗎?本王是不會信你的!就算是蘭茵先下手害你,也是因為你的錯!”

好傢夥!

你特麼的眼瞎還是故意的,這不明擺著是誰汙衊誰!

啪!

鳳兮若揚手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楚玄淩的臉上。

楚玄淩震驚的看向鳳思吾,該死的,這女人竟敢打自己!

“鳳兮若!”

楚玄淩眼神瞬間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