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門!鳳兮若!”

楚玄淩不耐煩的提高了聲音。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將被子拉起來蓋住自己的頭,聲音悶悶的傳出來:“我睡了,不要吵。”

睡個屁!

當他是瞎子啊,剛剛他還看到屋內亮著燭火呢,還是他來了,鳳兮若那死女人才滅了燭火的,明顯就是不想讓他進去。

春喜小心翼翼的道:“王爺,王妃娘娘睡了,要不……”

砰!

楚玄淩一腳把門給踹開了,鳳兮若飛快的起身:“你有病啊!睡覺都不讓睡了!”

砰!

楚玄淩隨手又把門關上了,他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咬牙切齒的走了過來站在她的床前:“本王都睡不著,你睡什麼睡!”

不自覺的,楚玄淩視線落在鳳兮若的身上,他在江蘭茵那裡莫名其妙的熱和暈眩,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出現了。

“你……”鳳兮若剛要反駁,就覺得他臉色不大對勁,她忽而反應過來,“楚玄淩,你是不是被下藥了?”

下藥?

楚玄淩擰了擰眉,鳳兮若的意思是江蘭茵給他下藥了?

但是他進了江蘭茵的房間,什麼都冇吃,怎麼就下藥了,江蘭茵也一直在害怕哭哭啼啼的,什麼時候有空給下藥了?

熏香!

楚玄淩突然反應過來了,那個熏香有問題!

因為現在想來,確實是江蘭茵點了所謂的安眠香之後他的感受奇奇怪怪的……

楚玄淩晃了晃頭,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現在很不舒服!需要鳳兮若這個王妃幫他解決問題!

既然她是王妃就有責任解決!

楚玄淩也不說話,直接就伸手解衣服。

鳳兮若瞪圓了眼睛,趕緊起身摁住他的手:“楚玄淩,你好意思嗎,我可是你的仇人,你要乾什麼,你自己想清楚!你弟弟要是知道……”

“你處心積慮的成了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然要將你物儘其用!”

楚玄淩咬牙切齒。

“等等!”鳳兮若立即道,“我有更好的辦法幫你!既不用你碰我,也能讓你冷靜下來,要不要接受,要是你不接受,那就說明你覬覦我!”

“本王豈會覬覦你!你以為你是誰!”

楚玄淩本能的開口。

“對對對,你可是晉王殿下,豈能覬覦我這樣的,來來來,我幫你!”

鳳兮若跳下床,赤著腳跑到窗前,一把推開窗戶:“春喜,你過來!”

春喜在外頭都急的不行了,她急急的奔過來:“小姐?”

鳳兮若探出頭去,小聲的在春喜耳邊說了幾句,春喜用一種震驚的目光看向她,鳳兮若揮揮手:“快點!快去!”

“你搞什麼鬼!”

楚玄淩強忍著體內的熱浪,磨牙謔謔。

鳳兮若回頭看他一眼。

仗著開著窗戶,外頭一堆下人朝裡頭看呢,她低聲朝楚玄淩道:“你放心,我正在幫你想最好的辦法解決問題啊!對了,你是被誰下藥的,誰敢給你晉王殿下下藥啊,難道是江蘭茵?

哦,我明白了,這是你們兩的閨房情趣,哎呀,這麼重口味呢,悠著點兒,年紀輕輕的不要用這麼多猛藥,到時候老了腎虧就不好了,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