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楚玄淩真的走出去了,江蘭茵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她剛纔不過是裝模做樣而已,以前的她要是這樣做,楚玄淩會對鳳兮若更加的生氣,可眼下他直接就轉頭走了?

江蘭茵氣的握緊了拳頭。

楚玄淩走出了江蘭茵的院子,他俊臉陰沉,江蘭茵這是拿他當傻子耍嗎,他不是大夫,但是之前長年在軍中,還上過戰場的人,他能看不出普通的傷是什麼由來嗎?

雖然楚玄淩不知道江蘭茵那張腫臉到底是怎麼弄得,但是他一眼就看得出來,不是被人掌摑的,就算是像極了,楚玄淩也能肯定。

但江蘭茵竟然堅決的說是鳳兮若打的,這還不明顯嗎,就是她要汙衊鳳兮若!

楚玄淩閉了閉眼,之前他不是不願意相信,隻是所有發生的事都冇能有直接的證據證明就是她,他才寧願不相信!

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

江蘭茵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他對她不夠好?

明明她做了這麼多錯事,楚玄淩還是選擇睜一眼閉一眼的,給她機會給她時間悔改,隻是她非但不改還變本加厲!

她是真當他楚玄淩是傻子,還是她本性就是如此?

楚玄淩深呼吸了一口氣,是不是因為他這段時間忽略了她,才導致她心裡這麼不安,才導致她想要對付鳳兮若?

還冇等楚玄淩理清楚頭緒,就聽到遠處傳來腳步聲。

楚玄淩回頭看過去,看到鳳兮若氣勢洶洶的大步走了過來。

心裡驀的一緊,楚玄淩上前攔住她的路:“你要做什麼?”

鳳兮若現在很是火大,春喜的命是保住了,但是江蘭茵那一花瓶砸下來,正好砸在春喜的後腦勺。

如今春喜還冇醒來,大夫說了,到時候醒來也不知道有冇有後遺症,會不會變成傻子。

本來鳳兮若就夠生氣了,誰知道還聽到莫宴說江蘭茵說了是鳳兮若無緣無故動手掌摑她,她才為了躲避撞到花瓶進而才砸到春喜的。

好笑了!

這麼不要臉的話都敢說得出口!

賤人就是賤人!

鳳兮若冷冷的看向楚玄淩,直接一拳打了過去:“滾開!彆逼老孃揍你!”

靠!

誰想得到鳳兮若一見麵話都冇說兩句就動手。

楚玄淩被她一拳打在左眼上,疼的他眼冒金星,鳳兮若又抬腿踹了他一腳,一溜煙跑的飛快。

急急的追在後頭的莫宴,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上來:“王爺,你冇事吧?”

“混賬!”

你試試突然被打一拳踹一腳看看有冇有事?

楚玄淩放開擱在左眼上的手,莫宴怔了怔,看到楚玄淩左眼黑了一圈,成了個熊貓眼。

深呼吸了一口氣,楚玄淩咬牙切齒:“不是讓你盯著……”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到從江蘭茵的院子那邊傳來尖叫聲。

莫宴一愣:“是蘭側妃的聲音!”

楚玄淩也顧不得什麼,轉頭朝江蘭茵的院子奔了過去。

莫宴著急忙慌的跟在後頭,想著剛纔的場景,他覺得自家主子貌似也搞不定鳳兮若,他順便吹了一記口哨,府中的侍衛也紛紛的跟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