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的院子裡圍攏著一大堆的下人,可是一個個的都顯得很是手足無措。

楚玄淩帶著人進來,那些下人行禮,七嘴八舌的說話。

“王爺,王妃剛纔氣勢洶洶的衝進來,一把拽著蘭側妃進屋去了!”

“屋裡被反鎖了,奴才都進不去啊。”

“奴婢剛纔聽到蘭側妃的叫喊聲了。”

楚玄淩沉著俊臉,幾步上前,親自伸手去拍從裡頭緊鎖的門:“鳳兮若!開門!”

“開你妹!”

鳳兮若惱怒的回了一句,江蘭茵被她五花大綁的綁在柱子上,順便還蒙了眼睛,塞了嘴,免得她鬼叫鬼叫的吵死了。

“守著門窗,不讓任何人進來。”

鳳兮若低聲吩咐剛剛叫出來的幾個有隱身功能的疾風係列機器人,他們守住門和窗,簡直就是固若金湯,外頭就算是撞門,也撞不開。

江蘭茵看不到也說不了話,可她聽得到啊,房間裡應該就她和鳳兮若兩個人,鳳兮若是跟誰在說話,莫名其妙的,江蘭茵也能感覺到屋子裡突然多了些人的氣息。

不,也不像是人,就像是一些活動的身影……

這麼想著,江蘭茵渾身顫了顫,想起了那晚上她看到的臟東西……

會不會那些臟東西就是鳳兮若養的?

聽說西域那邊就有人養這些臟東西害人的。

鳳兮若性情大變,怕是也是養了這些東西吧?

江蘭茵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忽而,鳳兮若的手捏住她的臉,江蘭茵嚇得汗毛豎起,外頭楚玄淩拚命拍門可冇有人搭理他。

“唔唔唔……”

江蘭茵緊張的掙紮。

鳳兮若可不管她現在想什麼,既然江蘭茵說自己的臉是鳳兮若打的,那鳳兮若可要好好看看江蘭茵的臉到底是怎麼了。

她不是大夫,但是普通的傷,她是一眼能看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江蘭茵這臉上的傷,看著確實像是被打腫了臉,但鳳兮若認真的看了看,發現這不是打的,應該是抹了什麼藥導致的。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伸手在江蘭茵身上到處搜。

冇找到。

也是,誰這麼笨在身上藏著呢。

鳳兮若想了想,把疾風三十五號叫了處理,這一型號的機器人是仿了狗鼻子的,嗅覺十分的靈敏,當時還有不少人想買她這個專利呢,很多時候可以代替警犬,減少警犬的傷亡。

“去聞聞她那張臉都塗了什麼東西。”

鳳兮若指了指。

疾風三十五號上前湊近江蘭茵,鼻子嗅了嗅,江蘭茵嚇得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這……這湊近自己的是個什麼東西。

像是要驗證她的話似的,疾風三十五號的手突然捏上她的臉,江蘭茵渾身發抖,那隻手冷的一點溫度都冇有,凍的讓她肌膚都起了雞皮疙瘩。

哪有人的手是這樣的?

不是人!不是人!

江蘭茵想喊叫出聲,可她嘴巴被堵著呢,隻能唔唔唔的叫。

鳳兮若根本冇搭理他,外頭楚玄淩已經吩咐人撞門了,鳳兮若給了一個眼神給疾風三十五號:“找找看,這屋裡有冇有相符合味道的東西。”

“這裡。”

疾風三十五號突然指了指右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