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茵,本王已經給你很多次的機會了,可你不知道珍惜,你是真的把本王當傻子嗎?你是在揮霍本王對你的信任!”楚玄淩冷冷的甩開她的手,“冇有本王的命令!蘭側妃不能出去半步!誰敢再擅自放蘭側妃出去,本王定然不輕饒!”

“是!”

一眾下人趕緊跪下磕頭。

楚玄淩冷著俊臉大步離開,江蘭茵哭著要追上去:“王爺,你聽我解釋啊……”

“側妃娘娘,您不能離開。”

“側妃娘娘,您還是回去吧。”

“是啊,側妃娘娘,咱們還是消停消停吧。”

“王爺在氣頭上呢,側妃娘娘彆鬨了。”

一個個下人爭先恐後的道。

江蘭茵眼睜睜的看著楚玄淩從她眼前消失,恨的她臉都綠了。

*

鳳兮若站在春喜床前,親自給春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外頭擠著看的下人都在竊竊私語。

“不得不說,晉王妃對下人那是真的好。”

“是啊,春喜跟著她嫁過來的,對春喜好那也是正常,可平時對我們也好,買什麼東西都記得我們。”

“還給咱們做衣服呢,也不拘著禮數。”

“上回還讓我們都玩那個滑梯呢。”

楚玄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那些下人的後麵,將他們的話都聽進去了,他從來不知道鳳兮若是這麼一個人,在他的印象裡,鳳兮若就是個囂張跋扈,不知進退,還惡毒的女人。

可冇想到鳳兮若今日為了一個婢女,動這麼大的氣。

就算是之前那些事,鳳兮若都冇有生過這麼大的氣。

但這一回,鳳兮若不一樣了,就像是碰到了她的底線,她的原則。

楚玄淩抿了抿唇,揮手讓莫宴過來。

他俯身在莫宴耳邊低語了幾句,莫宴噎了下,點點頭,連忙出去辦事。

半個時辰之後,莫宴帶著牙婆子回來了,牙婆子慌慌張張的上前來:“參見晉王殿下!”

楚玄淩淡淡的挑眉:“莫宴都告訴你了?”

牙婆子嚥了咽口水,急急的把抱著的一堆畫像遞了過來:“這是按著王爺的吩咐,從我那邊找到的同莫侍衛說的那個春喜姑娘長得像的婢女的畫像,王爺請過目?”

正好這個時候,鳳兮若走了出來,她皺了皺眉,將牙婆子的話聽了進去。

她冷不丁的問:“為什麼要找長得像春喜的婢女?”

楚玄淩噎了下,莫宴幫著道:“王爺說了,王妃同春喜姑娘感情深,如今春喜姑娘還不知道會不會有後遺症,若是不幸真的成了傻子,那總不好再伺候王妃,王爺就讓屬下去找牙婆子那邊尋一些同春喜姑娘長得像的過來伺候王妃,也好讓王妃……”

“你是要找人來代替春喜?”

鳳兮若都冇讓莫宴說完,就看向楚玄淩。

楚玄淩不知道為什麼,被她這麼盯著看,總覺得有些心虛。

可他心虛什麼,明明是他在做好事,畢竟他從來不會為了誰這麼做的,而他現在竟然為了鳳兮若這個跟自己有仇的女人這麼做了,反觀她這什麼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