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鳳兮若狐疑的看了楚玄淩一眼:“你這麼盯著我看乾什麼?趕緊的,綁起來,不然等會你要是受不了非要生撲我,我可能會切了你。”

“……”

楚玄淩噎了下,深呼吸了一口氣,惱怒的將胳膊伸出去,“綁!”

鳳兮若勾了勾唇,趕緊上前給用繩子將他兩隻手都纏著,看了看她又覺得不安全,轉頭視線落在剛纔劉喜留下的那一桶冰上。

“你想乾什麼?”

楚玄淩心裡一緊,他就不該聽鳳兮若這女人的鬼話!

“我這是在幫你解決問題啊。”

鳳兮若把那桶冰拎了起來,繞到屏風之後,房間裡備著沐浴的木桶,還有溫水。

好傢夥。

皇上這是安排的體貼周到啊,這是要他們完事兒之後順便來個鴛鴦浴?

鳳兮若把那一桶冰全都都倒進了溫水裡,她伸手下去試探了一下水溫:“還挺冷的,劉喜還是幫你的,不然也不至於還偷偷給你留了一桶冰讓你降火。”

楚玄淩隻覺得暈眩的感覺是越發的厲害了,他死死的咬牙撐著,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和鳳兮若這個害死自己親弟弟的女人發生什麼關係!

雖然雪樓的東西又不知道為什麼重新被放回到原位了,而且那賊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確實冇有證據能證明和鳳兮若有什麼聯絡。

但,賊人就是在流光院消失的,楚玄淩覺得很詭異,特彆是鳳兮若這女人,跳湖自儘冇死成,還性情大變,完全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喂,你還愣著乾嘛,過來進去泡著啊!”

鳳兮若指了指,有些不耐煩。

楚玄淩回神,咬牙切齒:“本王憑什麼要聽你的?”

就算現在是夏日炎炎,但泡在冰水裡也是很冷的!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想幫你啊,就你那一身的蠻力,就算我給你綁起來了,等會你瘋起來把繩子扯斷了要非禮我呢?”

“你!”楚玄淩氣的半死,這女人還可以臉皮再厚一點嗎?

鳳兮若挑眉:“除非,你其實很喜歡我,對我是垂涎三尺,隻是苦於找不到藉口,拉不下臉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

“閉嘴!本王怎麼可能看得上你!”

楚玄淩狠狠的瞪她一眼,轉身快步走到木桶跟前,直接坐了進去。

嘶!

好冰!

但是不得不說,一進到這冰水裡,他渾身的燥熱確實瞬間減少了不少。

見狀,鳳兮若轉身禦騶,楚玄淩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你去哪裡!”

“去睡覺啊。”鳳兮若指了指那邊的大床,“你在這裡好好的泡著,等你降火了再叫我。”

楚玄淩氣的磨牙謔謔:“你給本王回來!”

“乾什麼?”

鳳兮若語氣很是不耐煩。

“憑什麼本王在這裡受苦,你卻去瀟灑!本王說了不許去就不許去!”楚玄淩就是看不得鳳兮若這副樣子,“劉喜那些人就在外麵,難保不會偷聽!你現在去睡覺,屋裡麵這麼安靜,像是發生什麼事的樣子嗎!”

“那不然怎樣?”

鳳兮若無語的瞪他。

楚玄淩冷哼了聲:“你叫幾聲。”

靠!

要不要臉!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拒絕:“要叫也是你叫!”

楚玄淩迎上她的視線,也不知道是冰水起了作用,還是他強忍住了,反正看著聽鎮定的:“你見過男人叫的嗎?”

額……

鳳兮若臉色一紅,怒目而視:“我怎麼知道!”

“本王還以為你很有經驗,說話這麼不要臉,原來你不過也是……”

楚玄淩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飛快上前伸出一隻手捂住他的嘴,另一隻手指了指門口的方向。

門口有人。

楚玄淩和鳳兮若對看了一眼,楚玄淩突然張嘴就咬在鳳兮若捂著自己嘴巴的手掌上。

“啊,你要死啊!疼啊!”

楚玄淩皺眉。

要命,為什麼她這句話他聽著這麼奇怪!

深呼吸了一口氣,楚玄淩閉上眼低聲道:“你不叫,那就等他們進來,啊……”

鳳兮若伸手在他俊臉上狠狠的擰了一下,疼的楚玄淩瞬間睜眼,喊叫出聲。

外頭偷聽的人忍不住竊竊私語。

“聽著狀況很激烈啊。”

“那可不得激烈嘛,聽說那種情纏散是皇上讓太醫院好幾個太醫翻閱古籍特彆配置的。”

“能徹夜不眠到第二日呢。”

“哇這麼厲害,要不是宮裡禁這些玩意兒,怕是那些個嬪妃都想要吧?”

“那可不行,皇上龍體要緊。”

“嘿嘿哈哈……”

鳳兮若和楚玄淩兩人刷的都紅了臉。

那些該死的太監宮女不去做事在暗中議論主子,嚼舌根,真是膽大妄為!

“誒,裡麵怎麼冇聲兒了?”

“不會是太激烈暈過去了吧?”

“這……這要不要進去看看?”

鳳兮若趕緊湊過去在楚玄淩胳膊上又擰了下,楚玄淩氣的低頭咬在她的手上。

“鳳兮若!”

“乾什麼!啊,你怎麼還咬人!”

裡頭尖叫聲此起彼伏,外頭聽得很起勁。

“咬人,是我想的那個咬嗎?”

“估計是,真刺激。”

折騰了差不多兩個時辰,冰水都被楚玄淩身體裡散出來的熱氣給溫熱了,楚玄淩隻覺得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似的。

鳳兮若趴在桌子上,揉自己的手和胳膊,楚玄淩這男人是屬狗的麼,一天到晚的張嘴咬人!

她轉過頭去照了照鏡子,真是的不僅胳膊上,就是臉上都被他咬了一口!

“楚玄淩!老孃要是毀容了,就滅了你!”

鳳兮若指了指她右臉頰一處牙印。

楚玄淩冷哼了聲:“難道本王的脖子上臉上的印子不是你掐的嗎?”

“你!”鳳兮若揉了揉自己臉,瞪他一眼,這纔看了看外頭的天色,“你藥效是不是解了,那我出去了。”

說著,鳳兮若準備要走,根本冇有等楚玄淩的半點意思。

這死女人!

利用完他就跑!

楚玄淩咬牙運了一下內力,將鳳兮若綁著他手腕的繩子斷開,剛要從浴桶裡起身,可整個人虛的很,他直接又往後一仰倒,眼疾手快之際,楚玄淩伸手一下抓住鳳兮若的衣服,狠狠的一拽!

“啊——”

鳳兮若被楚玄淩直接拽進了木桶裡。

咚!

水花四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