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說雪樓著火了?”

鳳兮若皺眉。

“是啊,王妃,聽說側妃娘娘還在雪樓上麵困著呢,已經有人去通知王爺了。”

春喜在鬼醫那邊養傷,鳳兮若挑了另一個婢女放在身邊做事。

這丫頭很伶俐,平時做事也靠譜,就是原本的名字太難聽,竟然叫蔥花!

鳳兮若給她改了名兒,叫雪碧。

雪碧跟在鳳兮若身邊,飛快的道:“王妃,咱們也去看看吧?雪樓那麼重要的地方,怎麼會著火呢,側妃娘娘還在那上頭,奴婢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你有什麼看法,說來聽聽?”

鳳兮若還挺喜歡這丫頭的,跟個小機靈鬼一樣。

雪碧見鳳兮若不怪罪自己,立即道:“王妃,你想啊,雪樓平日裡隻有王爺一個人能進去的,裡裡外外守著的侍衛那可以說是裡三層外三層,這麼多人呢,側妃娘娘怎麼能進去的?這怎麼會著火呢?奴婢覺得肯定是側妃娘娘把那些人給引開了,自己溜進去的,誰知道突然就著火了,她可不就被困在裡頭了嗎?”

“如果按照你這個說法,那她進雪樓做什麼,那雪樓又冇有什麼東西……”

鳳兮若心裡突然一緊,雪樓是冇有什麼東西,但是雪樓是楚玄淩看的很重要的地方,裡頭都是他弟弟的回憶,之前還放過他弟弟的骨灰的。

難道江蘭茵進去是找楚玄淩弟弟的骨灰的?

雪碧眼睛眨了眨,腦洞很大:“王妃娘娘,奴婢覺得,側妃娘娘潛入雪樓肯定是想要偷東西變賣,裡麵雖然冇有人,但是值錢的東西不少啊,聽說小公子在的時候就同那些文人雅士差不多,最愛就是舞文弄墨了,收集的寶貝孤品可多了呢。”

噗!

鳳兮若差點被雪碧這猜測給噎死,她手指輕輕的在雪碧的額頭上戳了一記:“你還真是腦洞大開,江蘭茵現在滿腦子都想著怎麼討楚玄淩的歡心,怎麼讓楚玄淩重新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怎麼會去偷東西賣,你想什麼呢。”

雪碧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主仆二人一路閒聊一路朝雪樓走去,兩人纔剛到雪樓前麵就看到另一頭楚玄淩也正好趕來了。

“王爺!王爺!救我!救我!”

江蘭茵被火勢逼得已經站在了圍欄之上,她一隻手緊緊的抱著柱子,裙襬都被燒焦了。

楚玄淩臉色微沉,邁步就要衝進去,莫宴等人攔住他:“王爺,這火勢太大了!”

“這簡單,你讓她跳下來,你們接住她不就完了嗎?”

鳳兮若走上前來提議,順便提高銀兩朝江蘭茵喊,“你跳下來,你家王爺武功高強會接住你的,實在不行,你們去那一張大大的厚厚的棉被過來撐在下麵讓她跳。”

聞言,江蘭茵氣急敗壞:“那麼高,我……我不敢!萬一……”

“你怕啊?那既然這樣的話,王爺你進去吧,這麼大火,你小心被火燒死啊。”

鳳兮若悠悠的道。

楚玄淩惱怒的瞪她一眼,這女人真是恨不得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