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也不知道那個鳳兮若能不能信得過。”

皇上眼神陰冷,現在的鳳兮若雖然聰明絕頂,但和以前的那個完全不一樣,要不是她確實是鳳兮若,他都以為是換了個人。

“奴才瞧著王妃娘娘還是信得過的,她今日也想著同奴才單獨說話來著,但隻不過被晉王殿下攔住了,皇上,這麼多年都等了,可不能現在被晉王發現有人在暗中一直盯著他,不然到時候他氣的反水了,可就真的不好辦了。”

潘公公小聲的道。

皇上深呼吸了一口氣,惡狠狠的道:“楚玄淩那邊盯緊了,至於鳳兮若那邊,催她快些找到那一份名單,讓她過幾日進宮來一趟,朕有話親自同她說。”

“是,奴才遵旨。”

潘公公大大的鬆了口氣。

*

“側妃娘娘,你冇事吧,怎麼脖子這麼紅,是被什麼蚊蟲給叮咬了嗎?”

小昭小心翼翼的問。

提起這個,江蘭茵就覺得臉上燒的慌,她煩躁的瞪了小昭一眼:“少廢話,讓你問了嗎!滾出去,看著你就礙眼,什麼都不會!”

小昭趕緊出去了,她可不想觸黴頭,免得又被打。

這主子看著柔弱溫柔,實際上關起門來比誰都陰毒。

江蘭茵扯了扯自己的衣領,鏡子裡能看的很清楚自己脖子上的痕跡,確實是她自己掐出來的。

楚玄淩在葳蕤閣給她上藥,她使儘渾身解數的想要去勾引他,可楚玄淩都不為所動,她也不敢太過。

但一出來就看到鳳兮若,她知道鳳兮若肯定是來找楚玄淩的,她就忍不住要在她麵前炫耀一下,誰知道還被鳳兮若看出來了!

簡直是羞辱!

江蘭茵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自己身邊冇有一個用的順心的婢女確實不好,自從春桃被鳳兮若那個賤人弄走了之後,她身邊用的人總是不能得心應手!

看來她要對付鳳兮若,還真的要找個信得過的纔是,在晉王府找不到,那她要江姨娘那邊推幾個人過來比較好,畢竟江姨娘身邊不少鍛鍊了多年的人,比較信得過。

*

碧落軒。

楚玄淩和鳳兮若一前一後的下了馬車,韓文秀被人扶著站在門口,見著他們來了,趕緊上前行禮:“民女參見晉王殿下,參見晉王妃。”

“不用這些虛禮了,進去說話吧。”

楚玄淩淡淡的道。

韓文秀福了福身下意識的走到鳳兮若身邊,聲音輕輕的:“王妃娘娘,謝謝你救了我的命,我早就想親自謝謝你了。”

“這有什麼好客氣的,你身體虛弱,還是要多些休息,這才能恢複元氣。”

鳳兮若溫柔的笑道。

兩人走在前麵,時不時的低頭說話,看起來關係就很好的樣子。

楚玄淩皺眉,女人的關係真奇怪,有時候莫名其妙的好,有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壞。

鳳兮若扶著韓文秀進屋,順手要將門關上,楚玄淩單手撐住門,俊臉微沉:“鳳兮若,你什麼意思?”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我們兩女人說話,你一個大男人在這裡待著,算什麼事?”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