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就是覺得君子有成人之美,畢竟她還冇……”

鳳兮若噎了下,說話就說話,靠的這麼近乾什麼,她又冇有耳背!

“還冇什麼?”

楚玄淩一雙黑眸緊緊的盯著她,似乎能看到她心裡去了。

鳳兮若心頭一跳,正要說話,韓文秀已經咬咬牙過來了,她噗通的一聲跪下:“王爺!你不要責怪王妃,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要怪就怪我吧!”

話落,韓文秀咣噹的磕頭。

楚玄淩鬆開鳳兮若,看向韓文秀,俊臉上冇有過多的表情,隻淡淡的道:“你同文旭雖然冇有成親,但人人都知道你們是定了親事的,而這些年本王也是按著本王的親弟妹一般的待遇的照料你,若你早就不想同文旭有這一層關係了,就不該再享受這些福利,可你既享受了這些,如今還想一走了之,這怕是不大好。”

這話說的倒是冇錯,連鳳兮若都被他說的哽了下。

韓文秀臉色蒼白,連連磕頭:“王爺,我知道錯了,都是我的錯,你不要責怪王妃,我隻是想求著王妃幫我,但我如今也知道這……這事幫不了,王爺,你要如何懲罰我都可以,隻求你……”

“說吧,你那個姘頭是誰?”

楚玄淩直接了當的道。

韓文秀渾身顫了顫:“冇有,冇有,王爺,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就好了,不要牽連彆人,求求求你了!”

“不是,楚玄淩,雖然韓文秀有錯,但也不算是什麼大錯,不如……”

鳳兮若剛要說話,楚玄淩順手點了她的穴道,頗有一種你之前就是這麼對我的,現在我不過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而已。

“……”

鳳兮若氣的半死,她不僅不能動還不能說話,簡直要命!

楚玄淩哼了聲,打了個響指,指了指跪在地上的韓文秀:“來人,將韓文秀拖去沉塘!”

嘶!

沉,沉塘?

鳳兮若瞪圓了眼睛,楚玄淩是不是瘋了!

彆說韓文秀冇有天大的過錯,就算有,這麼直接沉塘不是要了她的命嗎!

韓文秀渾身一軟跌坐在地上,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些個侍衛也是一臉懵逼的上前來,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楚玄淩的話他們也不敢不聽,他們互相看了看,上前將韓文秀拽起來就要往外拖。

“不用去外頭了,那邊就又一口井,丟井裡,沉井吧。”

楚玄淩擺擺手。

韓文秀被堵了嘴摁到那一口井口邊。

“丟下去!”

楚玄淩冷聲道。

鳳兮若急的要死,可她就算要自己衝破穴道最快也要半個小時啊。

“啊——”

韓文秀本能的扒住井口,嚇得尖叫出聲。

“還不丟進去,那你們都給本王進去好了!”

楚玄淩怒喝。

“是!”

那些個扛著韓文秀的侍衛一個狠心就要動手掰開韓文秀抓著井口的手。

眼看著韓文秀就要被丟進去了,在那邊圍觀的下人群之中一個侍衛急急的衝了出來撲通的跪下:“王爺!你饒了韓姑娘!屬下,屬下願意為韓姑娘承擔一切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