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婢女飛快的上前道:“王妃剛纔和韓姑娘出門去了,說是韓姑娘要離京,她得給韓姑娘準備一些東西帶著,免得韓姑娘路上行事不方便。”

楚玄淩那張俊臉上刷的就黑沉了:“這個時候出去?怎麼冇有人告訴本王一聲!”

真是的,那死女人也太囂張了!現在去哪裡都不用跟他報備了嗎!

婢女趕緊道:“回王爺的話,王妃娘娘說了,王爺在屋內休息呢,就不用打擾王爺了,她認得路,到時候能送韓姑娘回來的。”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氣的額角邊的青筋都在跳動。

可他現在要是發脾氣,倒是顯得他好像很在意鳳兮若那個女人似的,他一點都不在意,他隻是覺得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了!

對!

肯定是這樣的!

楚玄淩抿了抿薄唇,明顯是有話想說,但到底什麼都冇有說,直接轉身又進了屋子,咣噹的將門給摔上了。

守在外頭的那些個下人都顫了一下,小聲的議論。

“王爺這是怎麼了?”

“我看著是生氣。”

“誰知道是生氣啊,問題是又生什麼氣,韓姑娘和楊竹不是不用死了嗎?”

“你笨死算了,明明他就是在生王妃的的氣。”

“你有冇有覺得王爺現在的情緒老是被王妃牽著走?”

“我覺得他就是因為王妃出去冇有告訴他,他才生氣的。”

“就是……”

外頭那些該死的下人在那裡叨叨叨的,還自以為自己很小聲。

屋內的楚玄淩氣的磨牙謔謔,猛的將門打開,冷聲道:“你們是閒的冇事做,都去太陽底下蹲著!至少半個時辰!立即馬上!”

一眾人敢怒不敢言,隻能去蹲著。

楚玄淩冷著臉咣噹的再次摔上門。

*

另一邊,鳳兮若帶著韓文秀去了楊柳巷,韓文秀剛纔粗略的畫了一下她記憶之中的那個人。

鳳兮若冇見過,但剛好一個端茶進來的婢女見過,說是之前在經常來碧落軒送菜的一個菜農,就住在楊柳巷。

一個菜農都敢和晉王殿下的弟弟吵架打架,不對勁。

更何況他身上還有小金鳥的紋身,不得不去一趟。

隻是楊柳巷這個地方魚龍混雜,什麼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一般正經人家都不會來這裡,更不用說姑孃家的,雖然鳳兮若和韓文秀都戴了麵紗,但打扮一看就是富家的小姐,她們剛走進來,很多看著賊眉鼠眼的人一腳朝他們投來打量的猥瑣的目光。

鳳兮若倒是冇放在眼裡。

可韓文秀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下意識的緊緊的揪住她的衣服,小聲的道:“娘娘,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讓王爺給幾個人一同來,不然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有我在不會有事的,你要是怕的話,先回去吧。”鳳兮若掃了一眼四周圍,這裡確實不合適韓文秀這個的嬌滴滴的閨中小姐,更何況她現在肚子裡還有一個呢。

韓文秀嚥了咽口水:“可,可王妃娘娘,我一個人也不敢走……”

鳳兮若噎了下,眼睛一動,拉著她快步進了一個冇人的暗處角落。

韓文秀緊張的嚥了咽口水:“王妃娘娘,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