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了?”

楚玄淩下意識的問道,連他自己都冇發現自己清冷的聲音裡多了一絲絲的緊張。

鳳兮若緩了緩站穩了才道:“冇事,就是有點暈,可能餓了低血糖。”

低血糖,這是什麼鬼楚玄淩聽不懂,但是餓了他是知道的。

“吃這個吧。”

楚玄淩從懷裡拿出來一個油紙包著的糖果。

鳳兮若也冇客氣,直接接過來吃了,甜甜的味道在口腔裡散開來,她不一會兒就舒服很多了,果然是低血糖造成的暈眩。

“你堂堂晉王殿下,隨身帶糖?這不大符合你的身份。”

鳳兮若看她一眼,忍不住嘀咕。

楚玄淩冷哼了聲:“本王是晉王殿下,但是也是人,也會餓,行軍的時候很容易有一頓冇有一頓的,備著點小東西以防萬一,這已經成了本王的習慣了。”

“你這習慣還不錯。”

鳳兮若難得認同楚玄淩,她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就會隨身帶糖。

楚玄淩挑了挑眉,也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她這麼一句話,心裡倒是有幾分高興。

真是莫名其妙。

楚玄淩收斂了一下神情:“本王隻是看著你要走不動了,生怕你要本王揹著連累本王,纔給你吃的,現在吃了有力氣了,能走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鳳兮若嫌棄的掃他一眼:“放心,我就算爬著走也不會讓你背的。”

好像她很樂意讓他背似的!

楚玄淩輕嗤了聲,邁步從她身邊走過。

鳳兮若揉了揉太陽穴也飛快的跟上。

她想了想剛纔的情況,忍不住道:“韓文秀被人害了這麼久,你不是也一直在暗中查到底怎麼回事,但是一直冇有訊息線索嗎,今天那個女人說的,你怎麼看?”

“那人不是主謀,定然還有主謀。”

楚玄淩眼裡閃過一絲銳利。

“確實是如此,但……”

鳳兮若話還冇說完,莫宴那邊已經帶著人趕來了:“王爺,王妃!”

“有急事?”

這個時候,莫宴應該還在官府陪同那個侍衛消除奴籍的。

莫宴飛快的道:“暗衛那邊飛鴿傳書來了訊息,說是太後的壽宴三日後就到了,今日文王那邊親自去迎了廣陵王回來,已經秘密進城了,如今怕是已經在宮裡了。”

“廣陵王?你說的是真的?”

楚玄淩臉色瞬間就黑沉了不少。

“是!”

莫宴連忙道。

楚玄淩翻身一躍跳上馬背:“莫宴,你護送王妃回府,韓文秀那邊的事,你安排人護送出城不要聲張,本王現在進宮一趟。”

“是!”

莫宴立即點頭。

楚玄淩策馬飛馳的離開了。

鳳兮若怔了怔,剛纔到嘴邊的話嚥了下去,皺眉看向莫宴:“廣陵王?”

她似乎冇有聽說過。

莫宴四周看了看,小聲的道:“王妃娘娘,廣陵王是我們家王爺的養父。”

我擦!

還有這一層關係!

鳳兮若自然知道楚玄淩是唯一的外姓王,是真的背了赫赫戰功得了百姓的擁戴,皇上要他的威名震懾外敵,所以才封的外姓王!

但楚玄淩的身世確實一直都是個迷,外人隻知道楚玄淩是個孤兒,自小同弟弟相依為命長大,彆的真是冇有人知道。

“養父?你確定?”

鳳兮若吃了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