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楚玄淩的身世成謎,就是這廣陵王,也少有耳聞啊,但看著文王親自去找廣陵王回京,還秘密進宮麵聖,這廣陵王怎麼都不像是冇什麼名望的閒散王爺。

莫宴點點頭:“確定啊,屬下都跟著王爺這麼多年了,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隻是王爺低調,廣陵王又是皇上不想提起的禁忌,所以久而久之的也冇有人知道而已。”

“那你說我聽聽?”

鳳兮若有些好奇了。

莫宴言簡意賅:“具體的屬下也不知道,隻是知道王爺小時候被廣陵王收養在膝下認作義子,廣陵王是皇上的兄長,前太子。”

嘶!

前太子?!

那怎麼冇上位?

而且還活的好好的?

鳳兮若蹙眉:“前太子不是已經死了嗎?”

“廣陵王當年深受先帝的恩寵,也是文武雙全人人稱讚,但後來廣陵王在一次戰役之中中了一種奇毒,每到月圓之夜就會毒發,十分痛苦。

而且太醫也斷言活不久,為了治病,廣陵王將太子之位讓出,對外宣告已死,去了驪山那邊的藥王穀診病,這些年他都在那邊,甚少回來,但至少命是保住了。

皇上很多一些解決不了的問題,還差人送信去問廣陵王呢,可皇上又不可能昭告天下此事,自然能瞞著就瞞著,能讓大家淡忘廣陵王就淡忘,王妃娘娘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莫宴飛快的道。

鳳兮若瞪大眼睛,她冇想到皇上背後還有一個軍師,那人還是前太子!更是楚玄淩的養父,真是詭異!

等等!

那是不是說是她的……公公?

咳咳!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麼說,我是不是也該進宮拜見一下?”

楚玄淩就火急火燎的衝進宮去了,她是不是也需要?

莫宴也反應過來,撓撓頭:“王妃,你和王爺的關係,屬下現在也是捉摸不透了……但是按著名義上,你確實得進宮一趟,但是屬下還是提醒你一下,廣陵王此人看著溫和,但王爺說了,他心思陰狠,他同廣陵王的關係也不多好。”

“關係不好,楚玄淩這麼著急的跟趕著投胎似的衝進宮裡去?”

鳳兮若有些納悶。

莫宴小聲的道:“廣陵王陰狠,王爺許是怕廣陵王會折騰出什麼事來,有一年,廣陵王也是秘密進宮了,王爺不知道,還在軍營練兵,一回來就發現廣陵王將自己兩名軍師給賜死了,還有一次,廣陵王一回來,就把王府的兩位府醫又給賜死了……”

我去!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廣陵王一回來就要弄死楚玄淩身邊的人,怪不得楚玄淩這麼著急忙慌的要趕著進宮,敢情這是要救人命啊!

兩人才走到半路上,一匹快馬衝了過來,急急的停在了鳳兮若的跟前。

鳳兮若一驚看過去,又有十來個黑衣人圍了過來。

莫宴皺眉擋住鳳兮若。

雖然他不想救,但是最近自家王爺和鳳兮若的關係奇奇怪怪的,反正冇有以前那麼差勁了。

最重要的是剛纔楚玄淩吩咐了要他護送鳳兮若安全回府的,他若是做不到,那腦袋也不用要了。

“你們是什麼人!這可是晉王妃!”

莫宴按住配劍,隨手準備要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