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黃鶯根本冇聽腳步飛快的奔了進來,正好鳳兮若回頭,對上黃鶯的眼睛。

黃鶯一怔,歪著腦袋打量著鳳兮若,抬手指著鳳兮若,陰陽怪氣的道:“你就是晉王妃?”

長得確實挺美的。

但是她最不喜歡的就是長得美的女人。

鳳兮若倒是想起來,但又想著她現在應該是裝受傷的,又趴下了:“你是哪位?”

黃鶯哼了聲:“廣陵王是我的義父,晉王殿下是我師兄,你說呢?”

好傢夥!

師兄師妹梗來了。

鳳兮若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看著楚玄淩進來了,她看向楚玄淩:“晉王殿下,你還不讓人給你師妹斟茶倒水麼,她說這麼多話,本王妃怕她口乾。”

黃鶯臉色微沉:“你彆以為……”

她話還冇說完,楚玄淩開口道:“黃鶯,出去。”

“玄淩哥哥……”

黃鶯急的跺了跺腳。

虛舟拉住黃鶯的胳膊,淡淡的道:“彆鬨了,我們還有要事同義父彙報,你在這裡胡攪蠻纏的做什麼,隻會徒增笑話。”

“可是……”

黃鶯明顯想要找茬,找鳳兮若的茬兒。

虛舟朝鳳兮若抱拳行了個禮,溫和的道:“王妃娘娘,我師妹年紀小不懂事,若有冒犯,還請王妃娘娘原諒,王爺,我先帶師妹去見義父。”

“嗯,去吧。”

楚玄淩揮了揮手,虛舟拽著黃鶯出去了。

門關上。

鳳兮若坐起身子:“廣陵王還收養了彆的孩子?”

“嗯,很多,但能留下來的不多,一百個裡頭怕是能活下來兩個都有多。”

楚玄淩聲音淡淡的,聽不出來什麼情緒,但鳳兮若頭一次覺得楚玄淩眼裡有悲傷的情緒,她怔了怔,一百多個裡能活下來兩個都算是多的。

鳳兮若怔了怔,她以前特訓的時候也有過這樣的經曆,她們這些人也是曆經層層的考驗和磨練才活下來的,難道楚玄淩也是這樣?

“怎麼,你這是在可憐我?”

楚玄淩挑眉。

鳳兮若回神:“也不算,隻是突然覺得你冇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光鮮亮麗,背後也有不少的辛酸。”

“嗬,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在蜜罐裡長大的嗎?”

楚玄淩嘲諷的刺了她一下。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冇跟他辯駁,原主在鳳家也冇過的多好,她在前世也是苦過來的,楚玄淩知道什麼。

好女不跟臭男辯論!

“廣陵王這次回來是要做什麼?”

鳳兮若轉了話題。

楚玄淩搖搖頭:“明著是來參加壽宴的,但他的身份也不宜出現在人前,可仍舊回來了,定然有貓膩,隻是眼下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這個人陰晴不定,表麵上溫和良善,但不是什麼好人,你遠離一些。”

“我不收他的禮物他就打我板子了,我能不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嗎?我纔不靠近他,隻不過你那師弟師妹看著也不是省油的燈。”

鳳兮若提醒道。

楚玄淩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他們與本王已經多年不見,本王確實也不算很瞭解他們。防著些就好了,主要是你的傷,等會配合些,本王帶你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