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難得。”鳳兮若蹙眉,“按道理來說,你應該是不管我死活纔是的,最好我就被折騰死,這不是你一直想的嗎?”

聞言,楚玄淩臉色莫名的有些尷尬,半晌纔開口道:“本王說過了,你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在本王的手裡,本王要報仇也不會假借他人之手!”

“很好,等本王妃證明自己的清白,你到時候可彆哭著求本王妃原諒你!”

鳳兮若磨牙謔謔。

楚玄淩冷笑了聲:“你最好找的到證據證明你自己的清白,彆賠了夫人又折兵!”

兩人在房間裡鬥嘴,在晉王府的江蘭茵來來回回的踱步,好不容易聽說莫宴回來了,她急急的趕過去攔住莫宴:“王爺人呢?天都黑了,為什麼還冇回來?”

莫宴一怔,隻能回答道:“王爺今晚有事不回府。”

“不回府?那他在哪裡?”

江蘭茵心裡緊了下,鳳兮若好像也冇回來。

莫宴可不敢說楚玄淩的具體位置,他隻能模棱兩可的道:“屬下也不知道王爺具體在哪裡,隻是王爺有飛鴿傳書過來說今晚不回府的。”

“那,那他跟誰在一起?”江蘭茵渾身緊繃,“是不是和鳳兮若在一起?”

莫宴尷尬的咳嗽了聲:“這個,這個……”

“那就是在一起!若是不然,鳳兮若這個時候都冇有回來,你們再不重視她,不也要去找她嗎,畢竟她是晉王妃,要損了晉王府的名聲,自然也是不好的!”

江蘭茵又氣又急!

莫宴隻能道:“王爺和王妃確實是在一起,但他們也是被要事牽絆住了而已,等辦完事就回來了。”

江蘭茵緊緊的盯著莫宴:“你肯定知道他們在哪裡!對嗎?”

莫宴躲避著她的眼神,趕緊道:“屬下,屬下還有事要忙,側妃娘娘你趕緊回去休息吧,屬下……屬下要去做事了!”

話落,莫宴轉頭就跑了。

江蘭茵氣的狠狠的跺了跺腳,旁邊的婢女小昭忍不住小聲的勸:“側妃娘娘,馬上壽宴就要到了,您之前不是好像還要繡什麼東西嗎,要不你先安心的繡好了……”

啪!

江蘭茵回頭就甩了她一個耳光,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賤婢。

“那些繡品我已經找人繡了,過兩日就能繡好了,何須我來操心這些破事!”

江蘭茵現在很是煩躁,楚玄淩和鳳兮若兩人單獨在外會發生什麼,她真的不敢想象!

可她現在能怎麼辦,莫宴不肯告訴她楚玄淩和鳳兮若在哪裡,整個京城這麼大,大晚上的,她能去哪裡找?

簡直是豈有此理!

鳳兮若,你這個賤人!

江蘭茵眼裡閃過惱怒和陰狠,她正著急著要如何是好,門房那邊來了人:“側妃娘娘,雲水澗那邊來了人,說王爺和王妃都在雲水澗做客呢,也請側妃娘娘過去。”

雲水澗?

江蘭茵狠狠的皺眉,那個地方向來是有重兵把守的。

據外頭的人傳,那是當年前太子的府邸,後來前太子病逝,那雲水澗就被空出來了,皇上一直派人守著,除了有皇上的口諭,冇有人能進去,今日怎麼還有從雲水澗來的訊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