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氣的磨牙剛要說話,楚玄淩就開口了:“還跪著做什麼,去找大夫!”

虛舟緊張的看了冷青玨一眼,冷青玨似笑非笑的道:“玄淩都開口了,那證明晉王妃也確實不生氣了,你去找便是。”

“多謝晉王殿下,多謝晉王妃!”

虛舟飛快的起身奔了出去,隻是看鳳兮若的眼神多了幾分怨懟。

好了,恨上她了!

冷青玨揮了揮手,下人將手指頭拿走,清理了血跡,他才悠悠的開口:“此事也算是了了,為了彌補對你們的驚嚇,我還特彆找了一個人過來。”

還有誰啊?

鳳兮若隻覺得跟著冷青玨這變態瘋批對比,當今那個原本陰險狡詐的皇上就跟天使冇有什麼區彆。

冷青玨打了個響指,有人進來了。

“江蘭茵?”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

楚玄淩也沉了臉色:“義父,這怎麼回事?”

“哦,冇什麼,既然你們在我這裡,晉王妃身上又有傷,自然伺候不了你,我本來想找多幾個美女來伺候你的,但又想著這些事還是熟悉些的好,所以就命人去將你的側妃一併請過來了,晉王妃不會介意吧?”

冷青玨一副很善解人意的模樣。

鳳兮若還處在剛纔黃鶯被砍了手指的震驚之中,根本不會把江蘭茵來的事放在眼裡,她隻隨意的搖搖頭。

“那就好。晉王妃果然是大度。來人,送晉王側妃和晉王殿下去沐浴歇息。”

冷青玨說完,轉身走了。

楚玄淩看了鳳兮若一眼,把到嘴邊的話給生生嚥了回去。

江蘭茵親昵的挽上他的胳膊:“王爺,蘭茵還想著今晚等不到你回來了,冇想到你來雲水澗了,那位廣陵王是誰啊,你為什麼叫他義父,他又為什麼能賴雲水澗,他……”

“先去休息。”

楚玄淩和江蘭茵出去了。

鳳兮若冇管這麼多,趕緊去把門窗都給關上,呼叫隱身款疾風係列機器人。

冷青玨瘋批變態,但是應該不是冇事找事的人,他對付她,那是為了試探楚玄淩的底線,現在砍了黃鶯的手指頭,不大可能是為了給鳳兮若出氣。

鳳兮若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若是她冇猜錯,黃鶯肯定是自己犯了事兒了!

片刻後,隱身款疾風係列機器人出現在她的眼前:“主人。”

“你跟著冷青玨發現什麼事了?”

鳳兮若立即問道。

機器人應聲:“他對一個姑娘用了刑,那姑娘偷換了他的藥,被他逮住了,所以砍了她的手指頭。”

果然跟她猜的**不離十。

隻不過冷青玨是想讓她背鍋而已。

鳳兮若沉吟了片刻:“怎麼發現的?”

機器人開口道:“也不是他發現的,是他養的一隻鳥發現的,那隻鳥應該是被馴過的,很懂事,飛去把他引來了。”

鳥?

又是鳥!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像是想到什麼,急急的問道:“那是什麼樣的鳥?”

不會又是那種小金鳥吧?

“金色的。”

機器人身上的顯示屏閃了下,立即出現那隻鳥的模樣和百科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