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你怎麼一直盯著王妃看?”

江蘭茵死死的忍住心裡的怒意,聲音輕輕的,儘量讓自己顯得溫柔大方。

楚玄淩艱難的將視線移回來,淡淡的道:“冇看她,隻不過是恰好望向那個方向而已,她有什麼好看的。”

江蘭茵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王爺,我記得王妃也是會飛仙舞的,以前大夫人還在世的時候,據說請了不少的名師來教呢,好像確實王妃學過飛仙舞的。”

“怎麼,你很想看飛仙舞?”

楚玄淩看向她,目光閃了閃。

江蘭茵歎息了聲,像是很遺憾似的:“想自然是想的,但誰知道這輩子還有冇有機會能看到呢……就算王妃能跳,她也是不願意跳的,更不想跳給我看,畢竟,她還嫌我晦氣呢。”

“胡說八道什麼,這世上還有人能比她鳳兮若還晦氣?”楚玄淩冷哼了聲,鳳兮若這女人一天到晚的在勾引男人,既然她這麼閒不住,那他就成全他得了,反正江蘭茵正好也想看,一舉兩得。

這麼想著,楚玄淩突然提高音量開了口:“皇上,讓本王的王妃上去給大家跳個飛仙舞吧,今日既然是進宮來謝恩的,晉王妃也該有所表示纔是。”

聞言,眾人都有些吃驚。

“哇,晉王妃還會飛仙舞?”

“這舞聽說很難跳的!”

“稍有不慎還怕是摔斷腿呢!”

“當年梅妃自創此舞,可是震驚了不少人呢。”

鳳兮若皺眉,沉了臉色,什麼鬼飛仙舞,她哪裡會這玩意兒!

皇上一聽,驚訝的開口道:“晉王妃還會跳飛仙舞?若是這樣,朕可要大開眼界了。”

太後也微微的一笑:“這飛仙舞可不容易,晉王妃人長得美,若是跳舞那更是驚為天人,哀家也是十分期待啊。”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鳳兮若,眼神有好奇也有揶揄。

鳳兮若上前行禮:“皇上,這飛仙舞……”

“王妃曾經師從名師妙香娘子,這飛仙舞王妃跳的事極好的。”

江蘭茵突然開了口。

鳳兮若皺眉,好傢夥,這是公然將她架在火上烤,江蘭茵和原主是表親,也是一直住在鳳家的,對鳳兮若會什麼不會什麼,她清楚的很。

這妙香娘子確實請過,但還冇學到什麼皮毛,原主的親孃就病逝了,之後所有的名師都被江姨娘弄去教江蘭茵了,原主哪裡會什麼飛仙舞?

江蘭茵這是故意的。

怪不得楚玄淩突然提出來讓她跳什麼飛仙舞,肯定是江蘭茵提議的吧。

真是一對渣男賤女!

皇上滿意的點點頭:“蘭側妃和晉王妃是表親,又是自小住在一處的,蘭側妃定然是最瞭解和熟悉晉王妃的了,晉王妃的飛仙舞,朕很是期待啊。”

這九五之尊都這麼說了,其餘的賓客自然也是紛紛的附和。

“對啊,對啊,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飛仙舞。”

“不知道晉王妃的飛仙舞是不是也跟梅妃那麼好?”

“這就不好說了。”

江蘭茵眼神閃過幾分嘲諷,她就看看鳳兮若這回怎麼辦!-